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國產客機」C919爆醜聞 美最新報告揭間諜和黑客 曾被曝重大隱患數據造假

C919十九大型客機承載著中共當局讓“中國製造”走向全世界的期待。不過,美國網路安全公司發布的一份最新報告表示,中共的這個“大飛機夢”是鑄造在網路黑客和間諜活動偷竊之上的。這些黑客的目的是幫助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最終能夠與行業巨頭美國波音公司及歐洲“空中客車”競爭。然而此前曝出,C919客機數據造假,存在重大隱患。

最新報告揭示中共為圓“大飛機夢”使用黑客和間諜

美國之音報道,美國網路安全公司人群罷工(CrowdStrike)在14日夜間發布一份最新報告,詳細闡述了“北京政府如何利用中國地下黑客網路、國安部官員、公司內部員工,以及國家指示,來填補關鍵技術和情報的空缺”。

報告顯示,這架飛機的很多關鍵零件都是從國外進口的,包括在2009年最初宣布時選用了美法合資公司CMF國際的Leap渦輪發動機。同款發動機也被用于波音737MAX和空客A320Neo。

報告稱,從那時起中共國安部就開始針對擁有這些C919關鍵技術的外國公司發起網路黑客和間諜行動,並稱可信度很高。這其中,江蘇省國家安全廳主要負責。

報告指出,一方面,在2010年到2015年間,江蘇省國家安全廳的相關人員通過使用惡意軟體Sakula攻擊了包括霍尼韋爾(Honeywell)、法國航空航天及防務安全高科技跨國公司賽峰(Safran)、美國燃氣輪機及渦輪製造商凱普斯通(Capstone)和通用公司(GE)等多家航空工業的公司。這份惡意軟體開發人暨代理俞平安(音, Yu Pingan)已經被捕,並被美國司法部起訴。

這份報告稱,另一方面江蘇國家安全廳也在同時進行傳統的“人工間諜”(HUMINT)工作。同樣已經被美國司法部起訴的許彥君(音, Xu Yanjun)在幾年的時間裡,聘用通用電氣(GE)公司的趙曉卿(音, Zhao Xiaoqing)、中國出生的美國後備軍人季超群等,進行情報搜集工作。

報告稱,中國商飛的C919客機還面臨很大的阻礙,它需要獲取國際認證,以及面對中美貿易戰。而正在進行的中美貿易談判是否會限制北京通過中外合資、強制技術轉移、人工間諜活動以及網路盜竊等手段繼續加速其航空工業的發展,該報告表示這還有待觀察。

網安公司人群罷工的報告認為,這些人的被捕並不會阻止北京繼續進行此類黑客和間諜活動,來推動那些有戰略意義領域的躍進式發展。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報告披露,這些黑客攻擊行動的目的,就是為了協助“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C919商用客機的研製,大量獲取外國相關公司的有關知識產權,並縮小中國航空業,在製造大型客機的方面與外國同行之間的差距,從而最終能夠與行業巨頭美國波音公司及歐洲“空中客車”競爭。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當局實施的這些黑客攻擊與以往的類似行動有一個區別,那就是,它主要招募和利用中國地下黑客團伙成員,尋找進入目標公司網路的通道,然後安裝類似Sakula、PlugX,以及Winnti等惡意軟體,再把這些技術信息偷送到遠程伺服器上。如果這些做法不成功,另一個國家安全部團隊就會設法招募在目標公司里工作的中國人,並通過他們在公司電腦網路上安裝惡意軟體。

C919客機數據造假存在重大隱患

C919是由中國商用飛機公司研製的大陸首架國產中型客機,專為短程到中程的航線設計,屬於單通道150座級,標配168個座位,最多可容納190個座位。

2017年5月,C919在上海浦東機場進行了首飛。

據此前報導,2018年6月C919客機疑似出現重大隱患,一度全面停飛。6月15日,西方航空業網站“ATW”稱,C919原型機在測試中出現碳纖維復材升降舵剝落現象,已暫停試飛活動,進行維修。另一位消息人士透露,C919原型機的油箱也正在進行改裝。

在此之前,C919在2016年12月首次地面滑行測試時,僅僅滑行了十幾米,便因故障而停止了試驗。當時擔任機長的蔡俊向媒體透露說,測試時“明顯能感覺到啃剎車的這種感覺。”如果剎車不好,飛機在滑行和降落時,分分鐘都可能出現機毀人亡的事故。

此外,C919還爆出測試數據造假的醜聞。網路上一則署名為“Tao教授”的C919客機網帖稱,618所總工程師與幾乎所有項目組成員均宣稱,“今後我絕不會去坐C919”。

618所總工程師主要是負責引進,用於C919的美國霍尼韋爾公司的操縱系統。

網貼稱,原因是霍尼韋爾公司在檢查驗收時發現,618所的系統性能測試中,存在大量的弄虛作假,偽造數據,數據記錄不全的惡性事實。嚴重影響對飛機安全性能的判斷,隱藏重大安全隱患。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