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政黨 > 正文

毛派共黨策劃人馬厚芝10年刑滿獲釋 身份敏感官方嚴控資訊

2018年7月,深圳警方攔截聲援佳士被捕工人的左翼學生。(資料圖片)

被判刑10年的毛澤東主義極左派首領馬厚芝日前刑滿獲釋,但官方嚴密封鎖消息以防引發毛派人士聚集。評論指不但自由民主派人士遭打壓,過去毛派發動基層民眾革命的事迹,也被官方視為敏感問題。(黃小山/程文報道)

據左派人士陳先生透露,因為組建毛澤東主義共產黨,並在重慶籌備召開第十一次黨代會時被抓的馬厚芝,被重慶方面判刑10年,已於周一(14日)刑滿出獄回家。但因其特殊的身份,即便是已出獄,也依然不是完全自由的狀態。

陳先生說:馬厚芝?他這個昨天出獄了,2009年的時候,當時毛澤東主義共產黨,就是他牽頭組織的,當時是在重慶開毛共黨的會議嘛,在重慶抓的嘛。抓了3、40個。也是在重慶判的,判了之後,關在哪兒的,那就不知道了。當時他們那個審判都是秘密審判,沒有公開。判刑的有10個,他是最高的,判了10年。這種案子,當時我聽說好像是從國家那個層面,直接插下去辦的,重慶配合罷了。

據悉,當年馬厚芝組黨時,曾推舉薄熙來為該黨的總書記,並希望在薄的帶領下推翻被他們認為已成為修正主義的執政的共產黨政權,但其和數十名核心成員卻直接遭薄熙來和王立軍抓捕,並判刑。

陳先生認為,馬厚芝推舉時任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的薄熙來擔任「毛共黨」的總書記,但作為體制內人士,也未必會對他們的所謂組織感興趣。

陳先生說:雖然他們是推舉薄熙來為名譽黨主席還是總書記,但是,薄熙來認不認還不好說呢。薄熙來當時是政治局委員,體制內的,怎麼說呢,他是用了毛澤東時代的一些印記,一些色彩,但是,你要說他是像馬厚芝他們一樣,就是尋求激進的方式來改天換地,我覺得那也未必。

陳先生還指出,因情況敏感,他無法聯繫馬厚芝及其親屬,也無法獲得其一張照片。本台記者也沒能聯繫上馬厚芝。

據當年「毛共黨」成員發布的通報稱,馬厚芝等人於2009年10月15日,在重慶萬盛區黑山鎮黑山谷風景區開會時,被全副武裝人員包圍抓捕。當時控制會場的員警和國安就有150多人。此後,馬厚芝、魏晉湘等30餘人被逮捕,2年後才宣判,馬厚芝,魏晉湘獲刑10年,鄧國賓、牛勇、何遠發等被判5年。而僅僅一年後,王立軍和薄熙來自己也先後落馬。

重慶學者譚剛強則指出,當時馬厚芝和全國各地約200多名「毛共黨」成員準備投奔薄熙來,到重慶開會,但當時薄熙來的紅色重慶狀態,引發了外界廣泛的批評,所以,薄熙來不得不驅逐和抓捕這些「毛共黨」成員以示切割。

他指出,無論是「毛共黨」成員還是薄熙來、王立軍本人,他們的命運再次提醒民眾,沒有制度保障,哪怕你本身系高官,或意識形態的所謂「鐵粉」,依然都不會有安全。

譚先生還表示,當時這個事情他們也只是聽說,無法知道詳情。相關人士的照片也沒有公布。

本台記者多次聯繫重慶市公安局和重慶市法院,但都沒有回應。

旅美的原中國藝術研究院學者吳祚來指出,中共絕對不允許組織化力量的存在,而當時大搞意識形態秀的薄熙來當時本身作為體制中的權力人士,同時鎮壓自由派和極左派也屬必然。

吳祚來:共產黨不允許右邊的(自由派)組黨,它也不允許左邊的成立這樣的一些組織。原教旨的左派呀,已經跟現在的共產黨不是一個路數了。這些左派,包括後來北大(馬克思主義學會)學生支持深圳的(佳士工人)工會,工農組織、底層組織,對共產黨來講,特別的忌諱、特別的恐懼。薄熙來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所以他對這個既打右、又打左,這是必然的。

隨著社會矛盾加劇,近年來,中國社會以毛澤東主義為標準的極左派勢力迅速抬頭,而其效仿於中共早期革命,發動底層民眾起來反抗的做法,引發了中共現政權的警惕,以至於中共官方一邊高調地宣揚馬列主義,一邊又對原教旨的馬列主義和毛派進行殘酷打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