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山大學被老師性侵女生髮聲:被暴力強姦 不和解

“他(陶某某)早有想法,孩子說,陶某某經常半夜過來騷擾,敲門說,喜歡看貓。孩子對此很反感。”劉母稱,女兒單純,不會過多與陶某某接觸,“基本是收水電費、房租時才聊。”受害學生劉某於10月16日晚發表聲明稱,陶某某行為系暴力強姦,其家屬曾兩次面談,希望諒解,“但本人對陶某某的行為表示不諒解。”

劉某的母親接受紅星新聞採訪時稱,陶某某早有預謀,“經常半夜過來騷擾,敲門說,喜歡看貓。”

10月16日,劉某告訴紅星新聞,“就想讓陶某某受到法律制裁,我安安靜靜上我的大學,可現在很難很難做到了。”而劉某於10月16日晚發表聲明稱,陶某某行為系暴力強姦,其家屬曾兩次面談,希望諒解,“但本人對陶某某的行為表示不諒解。”

事發前曾組織聚餐飲酒有4名學生參加

10月9日下午5時許,廣州保利桃花源小區某棟別墅內,一場小型聚會正在進行。

組局者正是陶某某,他是中山大學南方學院綜合素養學部青年教師,曾獲“2017年度廣東省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青年教師教學基本功比賽”優秀獎。

劉某系陶某某學生,租住在陶某某別墅二樓的一個單間,當日應邀赴宴。

劉某向紅星新聞回憶,除陶某某和自己外,當日參加聚餐的還有陶某某的3名學生,一男兩女。

當晚,共有5人聚餐,劉某喝酒後頭暈

那日,陶某某煮了魚丸、牛丸等物,買了螃蟹,又備了酒水。劉某在與朋友聊天時曾稱,“只(喝了)一杯15°的青梅酒,半杯下肚,開始上頭;一杯下肚,渾身猛跳……暈頭轉向,走路不穩,我是天生的酒精檢測儀。”

聚餐後,劉某曾去教室。陶某某問劉某是否到達,並表示關心,“沒摔跤就好,靜靜地坐一會兒就會轉好些,多喝水,能沖淡酒精。”

聊天記錄顯示,聚餐後,陶某某曾對劉某表示關心

當晚,劉某從教室返回出租屋後,意外發生。據其稱,陶某某以看貓為借口,進入其房間實施侵害。

據警方通報,陶某某在受害人租住房間逗弄寵物時,故意與其發生身體接觸。在受害人表示拒絕後,陶某某強行與受害人發生了性關係。

10月10日,也即事發第二天,劉某的同學報警。在這之前,陶某某曾與劉某數次溝通,“說不清會毀壞你我的名聲,你的手機被監控了。”

劉某認為,陶某某此舉在威脅自己。接警後,從化警方趕赴現場調查取證。10月11日,陶某某被刑拘。

報警前,劉某受到威脅:你的手機被監控了

校方通報:盡最大努力幫助該女同學

紅星新聞從廣州從化警方獲悉,此案仍在調查中。

@廣州從化公安微博此前發出通報

中山大學南方學院相關負責人告訴紅星新聞,校方已就此事發布了通報,其他信息一切以警方為準。該校官網顯示,10月11日中午,有學生向輔導員報告陶某某上午未去上課。開課單位教務員接到報告後,立即打電話給陶某某,但一直未能取得聯繫,其同事也不知其去向。

10月12日上午,開課單位教務員聯繫到陶某某的妻子,得知陶某某被拘。該校保衛部從灌村派出所得知,陶某某在保利桃花源出租房內涉嫌強姦女學生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偵查中。

校方通報則稱,“校領導於13日中午開始聽取了女同學的傾訴,並給予關心和安慰。校領導按該女同學的訴求,聯繫了我校熟悉法律事務的老師給予諮詢,並向該女同學提供了心理諮詢的途徑。校領導同時向該女同學表示,如需法律援助,學校會提供幫助。鑒於上述情況,我校會全力配合公安機關的偵辦工作,同時盡最大努力幫助該女同學,做好人文關懷和心理疏導等工作。”

受害者母親:孩子說常半夜被騷擾

10月14日凌晨3時,事發第5天,在微信中,劉某給母親發來一句話:媽媽,我想跟你說件事,但是你別急。

許久之後,劉某稱,自己被陶某某性侵了。

第二日凌晨,劉母從東北家中趕到廣州,“孩子和兩個老師一起來的,瘦了、憔悴了,像只小鳥,受到了驚嚇。我什麼都不敢問。”

劉母告訴紅星新聞,目前,孩子的狀態很不好,不吃不睡精神崩潰,“她壓力很大,幾天幾夜了,一有聲音她就發抖,一說到敏感話題,情緒就激動,就抽搐。在用藥物讓她睡覺。”

劉母稱,經同學介紹,女兒租了陶某某別墅二樓的一個單間,每月租金1200元,樓下住陶某某一家,樓上3個房間分別租給3個女生,“我和她爸爸與陶某某夫婦見過,了解了住宿環境和安排,在那裡住了一段時間才簽的租房協議。”

“他(陶某某)早有想法,孩子說,陶某某經常半夜過來騷擾,敲門說,喜歡看貓。孩子對此很反感。”劉母稱,女兒單純,不會過多與陶某某接觸,“基本是收水電費、房租時才聊。”

陶某某在劉某的床鋪上實施侵害行為,床單已被警方拿走。“報警後,警方給她吃了緊急避孕藥。”

劉某為何選擇校外租房住宿?劉母稱,孩子被導員為難、室友排擠。對此,劉某的導員告訴紅星新聞,這麼說需要有證據,

“2019年4月,劉某辦了手續去校外住宿。他們如有需要幫助的,我們會積極配合。”

受害者曾在嫌疑人家中做家教

中山大學南方學院官網顯示,陶某某出生於1982年,安徽六安人,2010年,碩士研究生畢業於廣州大學,2015年,博士研究生畢業於中山大學。曾任臨海市民工子弟學校教師,吐魯番市新皖學校校長、法人代表,廣州大學外聘教師,廣東財經大學外聘教師。2016年2月加入中山大學南方學院。

陶某某宣稱,自己的工作理念是:努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一點點,讓人們更喜歡在這個世界的生活。

目前,陶某某的資料已從中山大學南方學院官網撤下。紅星新聞了解到,事發前,劉某曾在陶某某處兼職做家教。

在社交網站上,陶某某多為發表自己的感悟或心得。他曾稱,“即使是男人也沒有任何人願意看到自己的母親、姐妹、妻子、女兒遭受歧視和輕視,但這一切又是誰造成的?又是誰在推波助瀾?又是誰在歧視和踐踏女性的尊嚴和地位?”

陶某某的另一面無人知曉。

10月16日,劉某告訴紅星新聞,“我不明白為什麼一切都這麼複雜,分不清好人、壞人。我就想讓那老師(陶某某)受到法律制裁,我還是能安安靜靜上我的大學,但現在很難很難做到了,學校說轉學困難。”

劉母告訴紅星新聞,陶某某夫婦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第一次見到陶某某時,覺得他是個和善周到、節儉細緻的人,“陶某某說,別墅是朋友的。買了以後被學校的樓擋了,不值錢了,所以委託他便宜出租。”

目前,該案仍在調查中,劉母稱,“我給孩子請了一個月的病假,案子結束後,準備辦轉學。那個房子不住了,不安全,沸沸揚揚的。準備帶孩子旅遊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紅星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