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紅拂:你的正能量讓我噁心

作者:

前天我的李心草文發出後,有微友在友圈留言曰:「你怎麼就不能寫點正能量呢?是不是感情受過什麼傷害?」

我頓感無語,翻了翻他的朋友圈,果然滿滿都是「正能」,於是默默刪了此人,省得留在圈裡讓我噁心。

其實我很想問問身為人父的他,如果不幸猝死、死因可疑的是他的心肝寶貝兒子,他還會這麼「正能」嗎,會一口一個感謝X感謝XX然後悄悄把孩子埋了嗎?如果他會,他還是人嗎,還配為人父母嗎?如果他不會,那麼為啥對一位母親的不幸與絕望無動於衷,斥之為負能呢?今天他對別人的不幸無動於衷、冷嘲熱諷,等不幸降臨到他頭上,還有人幫他說話嗎?

況且,連大象都知道保護同類的孩子,我們生而為人,頂著「萬物之靈」的光環,卻如此缺乏同理心,對社會的下一代之死如此漠不關心,還有臉自稱為人嗎?

但我想起了伏爾泰說過:「在這世上,不值得我們與之交談的人比比皆是。」於是就默默把這些話咽了回去。

我知道,「正能」這東西猶如泔水,天天拿它當湯喝,人也會長出豬腦子,跟這種泔水浸泡過的豬腦子講道理,不僅講不通,還會被噴上一臉豬涎。因為,豬腦子們拒絕相信,自己迷戀的正能就是泔水。

譬如,一群人模人樣的磚家教授在一起一本正經開講座,主題是「英文是剽竊中文的產物」。光看這主題,石破天驚、劃時代的趕腳有木有?滿滿能激發自豪的正能有木有?但理論依據是啥呢?

丫燒掉稅民大筆銀子研究出的理論依據竟然是go源自中文的「狗」,因為狗的特點是雖然脖子上拴著狗繩,但永遠歡蹦亂跳拉著主人往前跑,這就有前行、去的感覺,也就是go。而yellow,諧音是中文的葉落,葉子黃了才會落,所以,yellow也來自中文。以此類推,英文就成了剽竊中文的產物。

看到這裡,只要腦子沒壞,是人都會笑到腹部陡現六塊肌肉。但正能人群卻真心為此自豪到熱淚盈眶,譬如上面我那前微友。

現場的磚家教授當然也一臉自豪熱淚盈眶,但丫一臉自豪的原因是又成功上下忽悠了一圈,撈到了不少經費,蒙來了不少榮譽,熱淚盈眶的原因是太過欣賞自己的聰明,無可救藥愛上了自己。有人說,騙子最愛和腦殘談正能量,此言信矣。

再譬如今天看圈發現的一條正能信息,說打工夫婦下班買6塊錢肉,出租屋炸一盤肉丸,小兩口吃的很滿足。一派知足常樂、歲月靜好的正能有木有?是不是讓那些整天嫌肉貴喊吃不起肉、嫌工資低喊日子苦的人很慚愧?

But,六塊錢的肉真能炸一盤肉丸?14億人一人給你丫六塊錢,讓你一人給炸一盤干不幹?尼瑪,給你一盤六塊錢的肉丸你敢吃嗎?顯擺正能消遣窮人有你丫這麼消遣的嗎?一群人渣靠忽悠和割韭過得朱門酒肉臭還不知足,天天還要忽悠窮人凍死也要知足,好洗乾淨脖子讓你們割是不是?

六塊錢肉炸一盤肉丸讓打工夫婦吃得很滿足、80多歲的老奶奶不給兒女添負擔補衣服一年狂賺60萬、女碩士撿廢品把日子過成詩,這就是所謂正能。所謂正能的問題在於掩蓋了一些令人心痛的問題,譬如那麼繁榮昌盛了窮人為啥還那麼窮、老人為啥還老無所飬、畢業生又為啥找不到專業對口的工作?

當然,如果你提出這些問題,正能就成了負能。記得網上有個笑話,說所謂的正能是這樣的:假如你說一個女大學生晚上去坐台,那就是負能,但假如你說一個坐台女每天白天去大學念書,那就是正能。所以,想想一些犯Z分子,還在一線為人民服務,真是很勵志。

嗯,這就是所謂正能。所謂正能,就是將問題包上糖衣,再遞給巨嬰吮吸;所謂正能,就是讓你雙眼一閉,無視問題,見有人提出問題就氣;所謂正能,就是讓你把心一冷,對不公不義不聞不問,見有人熱心公義就恨;所謂正能,就是把一撇一捺大寫的人截去腦袋,變成王八的八。所謂正能,就是讓你愚蠢讓你混蛋。

為啥有人如此推崇所謂正能?伏爾泰說得好:「愚昧是產生磚質的唯一土壤。」

今天發現,心草案出現180度反轉,由昨天的意外溺亡轉為成立專案組立案調查。嗯,如果沒有包括我在內的眾多有心人幫著心草母親傳播「負能」,那麼這反轉奇蹟會出現嗎?

所以,你可以嫌棄我負能,你可以因此辱我謗我恨我打壓我,我不恨你。我的心很大卻裝得很滿,滿滿都是負能,都是像李心草母親那樣需要和值得我關懷的人,我的心裡沒有一寸多餘,能裝得下對你的恨。但我卻必須因此遠離你鞭撻你,因為面對隨處可見的貧困不幸、不公不義,你的正能讓我噁心。

康德說:「良心是一種依據道德準則來判斷自己的本能,它不只是一種能力,而是一種本能。」我很慶幸,我和很多讀友自始至終沒有喪失這種本能。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拂曉之華 碧雲青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