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陳美華: 澳大利亞擺脫不了中共影響「孔子學院」和「一帶一路」再惹議

作者:

2010年6月20日,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在墨爾本出席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中醫孔子學院授牌儀式。

「孔子學院」和「一帶一路」這兩個備受西方批評的中共「銳實力」,最近在澳大利亞引起很大爭議。在孔子學院與昆士蘭大學共同開辦的課程中,對於爭議話題,如香港示威,新疆問題,南海議題,都只陳述中共官方單方面的觀點。譬如教材一張投影片中,一張香港「反送中」示威者與警方衝突的照片,標題寫著「這是恐怖主義嗎?」

教材中還有一個「中國的恐怖主義」主題,內容強調新疆的維吾爾穆斯林參與了不少中國境內的恐怖活動,並解釋中國政府透過行政關押、再教育營來「防治恐怖主義」。

為什麼這種和中共官方一樣的論調,出現在澳大利亞的大學課程中?在悉尼科技大學任教的馮崇義教授表示,昆士蘭大學的校長曾經被漢辦聘為顧問,親共立場堅定。

他說澳大利亞受中國影響和統戰相當深遠,政界、學界、商界、教育界、媒體界各階層被中共全面滲透,形成非常強大的利益集團。即使這幾年澳大利亞一些有識之士採取了很多行動反擊,甚至澳大利亞在全球充當對中共反擊的民主前沿陣地,起帶頭作用,但是親共的力量不會很輕易的放棄陣地,因為他們有利益所在,還有他們很深的偏見,是長期影響下來的。

他說澳大利亞在經濟上這些年,是自己造成對中國的依賴,譬如礦物資源和農業出口,澳大利亞在其他市場大規模收縮,集中在中國市場。

他說在教育方面,澳大利亞學校吸納中國留學生和與中國各大學,研究院,軍事院校進行大規模的科研合作,就是為了經濟利益和商業利益,把中國當成最重要的夥伴。他們把民主自由人權完全擱在一邊,純粹有利益就合作,不考慮價值觀和中共的影響,將經濟利益和認知錯亂糾在一塊兒。

他說像這昆士蘭這位大學校長,還有像維多利亞州州長10月23日與中國國家發改委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這已經在媒體和聯邦政府都發過很強烈警告,但維州州長仍一意孤行,認為搞項目能增加就業機會。他說維多利亞州州長是工黨的,而工黨裡頭有一批極端親共的政客,相當於美國的「擁抱熊貓派」,他們都有在中國聘為顧問,或者有私人投資,所以他們的認知和利益是揪在一塊的。

2010年6月20日,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在墨爾本出席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中醫孔子學院授牌儀式,發表講話。

馮崇義說,他們就奔著商業利益過去,把澳大利亞的價值觀和兩種制度之間的衝突矛盾撂在一邊。他們一直講的說辭就是,「我們知道制度不一樣,但把擱置放在一邊,為了經濟發展和利益來合作」。基本上是把價值觀徹底踩在腳下。現在中共政權在全球的統戰能如此成功,就是西方民主陣營一大批政客,沒有民主自由思想,他們一直對西方民主制度有懷疑,認為民主制度沒有效率,弊病叢生,在西方反民主反自由的政客是相當多的。而學界的左派,因為對資本主義質疑,就把中國看成是另一種出路,另外一種選擇。他們對共產極權沒有感覺,認為只要把經濟搞上去就可以,一直講中共使多少人脫貧,認為中共推全球化,反而美國在搞孤立主義,他們把商業利益和這種認知糾纏在一塊。要改變這種狀況不是那麼容易。

馮崇義說,他們接受中共的邏輯,只問勝負,不問是非,他們認為中國經濟增長這麼多年,增長這麼快,社會穩定,說明中國模式肯定做對了什麼,而這正是中共一直宣傳的邏輯。這些西方的親中人士沒有認識到中國的維穩,是通過全面打壓人權,打壓異見人士,用高壓的方式來控制住火山口,不讓爆發,壓在底下,他們把這種穩定當作成功範例。

馮崇義說,經濟發展也一樣,中國是用共產暴政,完全不顧工薪階層的利益,犧牲環保、人權,降低生產成本,以這種方式吸納全球的製造業去中國投資,然而這種方式代價非常大。這些西方人就不顧這些理由,就認為中國發展了,發展很快,就認為中國模式是正確的。

澳大利亞社會已經發現中共在澳大利亞的統戰,已嚴重干預了澳大利亞的內政,破壞民主政治、新聞媒體和學術自由、壓制移民社群的異議。因此在2018年6月,澳大利亞參議院以壓倒性的票數通過了《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法案》、《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兩項重要法案。

馮崇義說,立法確實能帶動輿論風向,但是澳大利亞人口少,安全部門人手少,政府部門規模小,立法之後本來有個說法是要增加撥款,擴大國土安全部,去訂立細則,去落實執法,但他們現在沒有能力去認真執法,執法力度是相當小的。

目前中國是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夥伴。不過澳大利亞將近28年經濟不衰退的輝煌紀錄,可能會破滅,今年上半年澳大利亞經濟成長率只有1.4%,是10年前金融風暴以來的最低數字。這使得當地政府更加重視經濟問題。

馮崇義說,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率領的新政府資歷淺,權力不穩固,若考慮眼前經濟利益,他們不敢開罪中國,影響經濟。

澳大利亞意識到中共滲透,去年通過立法阻止外國干預,但依然擺脫不了中共影響力。圖為悉尼地標歌劇院。

澳大利亞華裔老師揭露孔子學院自派教師排擠當地老師

關於孔子學院的爭議,澳大利亞布里斯班的一位華裔中學老師張鈺健,披露了孔子學院師資及教材的情形。他說從中國派到澳大利亞中小學的孔子學院老師,大部分沒有經過教育學訓練,跟澳大利亞當地的華語老師相比,他們的教學水平非常低下。澳大利亞當地的老師,最低要四年的教學訓練,或者通過學士學位之後需要再接受兩年的教學學習,也就是至少需要四到六年的高等教育學習,教育是專修。但孔子學院派來的老師對教育學毫無概念,特別對於先進的教學方法更是沒有能力,而且孔子學院的老師英語水平不達標。

他說孔子學院採用的教程完全是漢辦的教程,一般澳大利亞中小學是採用澳大利亞教程,較好的學校採用國際教程。漢辦的教程完全是中共官方的觀點,如同政治性宣傳。舉例來說,學習藏族文化時,不可避免要了解西藏歷史,了解達賴喇嘛。但孔子學院完全不提達賴喇嘛,澳大利亞本地老師會提達賴喇嘛,會告訴學生中國的觀點,澳大利亞的觀點,聯合國的觀點,不會只呈現單一觀點。張鈺健說他自己在教七年級和八年級學生的時候,就是呈現這些不同觀點。

他進一步指出,當孔子學院進入澳大利亞學校,澳大利亞本地的老師就不會得到聘用,漢語教學完全就被孔子學院壟斷。新南威爾士州政府已經認知到孔子學院的問題,因此兩三個月前已經停止了中小學的孔子學院,但是澳大利亞北領地(Northern Territory)的中小學仍然還有孔子學院。

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簽「一帶一路」當地華人聯署反對

孔子學院在西方引發高度爭議,澳大利亞很多學校仍然與孔子學院合作。1991年從香港移民澳大利亞的林松是新南威爾士大學的政治學博士,目前住在悉尼,對當地政情有長期觀察。他說澳大利亞政府給大學撥款愈來愈少,大學以增加招收留學生的方式或者和孔子學院合作以取得資金。他還指出,維多利亞州和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引起很大關注,很多澳大利亞人擔心和中共滲透有關,因此維州州長被很多人投訴,他說當地華人已經發起簽名運動,要求調查州長跟中國有沒有特殊關係,並且要求維州調查貪腐的部門去調查這位州長。

撰稿人陳美華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