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李怡:香港人需緊急救援 更重要的是自救

—求救亦須自救

作者:

前晚屯門逸生閣大堂,警察強行進入,迫令大批街坊「行刑式」跪地搜查。同一晚,屯門餐廳東屋台老闆娘姐弟,因為拒絕警察入內搜查,遭警方拘捕,通宵扣查,東屋台昨早暫停營業。兩次行動,警方都沒有搜查令。

網上有「大叔」說:「懇請大家面對現實!黨鐵在宵禁,黑警是皇軍,港人將滅族,香港正淪陷……現在是戰爭。」

法治社會對私有產權的保護是最核心的價值。18世紀英國首相威廉.皮特(William Pitt)說出精髓:「一個人的家,就是一個人的城堡,風可進,雨可進,國王不能進。」這句話的意思是:即使最窮的人,他的寒舍也是他的城堡,哪怕在風雨飄搖中,未得寒舍主人允許,國王和千軍萬馬也不能跨入這間門檻已破損的房子。這句話後來成為法治的標記。它強調在法的統治下,一切個人財產和權利,不論貧富,都受到法的保護,受同等尊重。

沒有搜查令,警察進入私人空間執法,必須有明確而具體的疑犯在內,若無具體疑犯、單憑可能有被懷疑人士,仍然是不能進入的。因此,軍警隨意進入私人地方,就已經不是法治,而是軍法戒嚴的狀態了。香港警察現在已經不是維持治安、保護市民的警察,他們更像是戒嚴狀態下的軍人,從打扮到行為到舉止到語言都是,甚至更兇惡。

緊急令下達反蒙面法,其實已經是戒嚴法的一種。頒布時特首和保安局長都說記者採訪可以豁免,但早兩天警察就公然扯去一記者的面罩,又逼一個記者脫去面罩並無理拘捕。在警謊會上,警方說記者並非獲「豁免」。特首和保安局長的話原來不算數,而是警察說了算。警權之大,超越特首,是軍法的徵象。

另一方面,向記者施暴也反映出警察對傳媒據實報道的反感。越來越多的事件顯示,警察把記者當敵人。這也是許多實行戒嚴的地區,都封鎖新聞報道的原因。敵視新聞界,正是害怕真相和力圖掩蓋真相的表現。

當民調顯示,超過五成的市民對警察零信任,當市民見到警察不再感覺安全而是感覺害怕,還能說這不是軍法戒嚴狀態嗎?

市民不能蒙面,但警察蒙面,警察不顯示編號,警察不出示委任證,警察的住址、家人姓名不能公開,這已經不是警察,而是秘密警察了。

在鏡頭下,我們看到五六個警察把一個孩子壓在地上,孩子的頭流血,警察依然在暴打;我們看到警察把孩子推到牆角,在孩子沒有抵抗能力的狀態下繼續暴打……。看到這些畫面,正常人都會相信一些沒有得到證實的「傳言」:太子站死了人,從高樓下墜的大都是已經被虐打而死的屍體,新屋嶺有殘暴行為,警隊混入大量公安、武警……。

黃之鋒被DQ,向國際社會證明香港沒有公正選舉。在既無法通過體制內爭取權益,而市民的示威訴求又被設下重重限制、警察暴力卻受保護的狀況下,街頭抗爭再激烈也變得合理了。

香港人今天面對的,就是上述種種現實。香港確實是處於急需人道救援的狀態。明天全球33個城市將集會聲援香港,香港也將以「求援國際,堅守自治」的主題在維園集會。在沉溺中求援是應有之義。但更重要的,是有更多香港人面對當前現實,走向自救的行列。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