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驚:40名華人開了這個銀行賬戶後 損失2900萬

滑鐵盧大學大四數學系學生ChangLi(李同學)發來的一份實名爆料信息。

據李同學介紹,他和他父親是2011年年底來加拿大的投資移民。經BMO某分行介紹,他的父親認識了BMO萬錦分行的一位名叫YujieLiu(劉經理,音譯劉玉潔)的華人客戶經理,並委託劉經理進行投資理財。

YujieLiu劉經理

官網:https://www.yujieliu.com/

在過去5年,劉經理一直在管理他父親的投資,他的父親很信任劉經理。而李同學也一直幫父親管理這些資金賬戶,時間長達3年。

不久後,劉經理向李同學提出建議說:「有一個投資策略非常安全,符合你父親對風險的要求,我也知道你需要買房。」

李同學曾提出一些疑問,但因缺乏足夠經驗而被劉經理說服。

誰知在一年的時間裡,投資發生巨額虧損,$120萬加幣的本金現在虧得只剩$40萬,總共虧了$80多萬。

李同學親口敘述

$80多萬是這樣損失的...

從2018年年初,劉玉潔第一次推薦這個投資策略開始,我就和他說這筆錢我們要在年內用來買房。在此之前,我父親因為擔心風險從不投資股票,並且一直持有大量現金。

據YujieLiu的linkedin介紹,他畢業於清華大學,在2004年拿到了約克大學舒立克商學院的MBA。從2004年開始,他就已經進入BMO旗下專門負責財富管理的NesbittBurns部門工作,從未換過工作。

劉玉潔知道我父親對風險的態度並說此類投資非常安全,符合我們的風險承受能力,並將文件郵寄發給了我的父親,我的父親簽了字。保證金賬戶(MarginAccount)在5月初開啟,劉玉潔建議的投資就這麼開始了。

結果,在11月或12月初時,我就發現賬戶資產已經虧損了$30萬加幣左右,並立即和劉玉潔通電話,表達了我的憤慨並詢問是否應該清盤止損。

劉玉潔的回應是,這是正常的市場波動,應該繼續持有,明年會迅速反彈。

我記得很清楚,之所以氣憤是因為我當時看好了一套房子,準備下offer,卻發現錢被股票套住了。而劉玉潔說,我會感謝他,因為明年房市會大幅下跌,這個投資會很好。

此外,劉玉潔還說,因為這些投資產品流動性不好,如果清盤會造成更大的損失。因此,我錯過了止損的時機。在去年12月底時,虧損已經達到了$50萬加幣。

李同學的保證金賬戶信息

今年年初,劉玉潔還跟我說投資組合會反彈。結果,年初的股市反彈並沒有對我的投資產品產生多少影響,而虧損卻一直持續。在今年五月,就虧了十多萬加幣。

李同學的保證金賬戶信息

由於今年4月份槓桿爆掉,我只能又向賬戶里投進$20萬加幣,否則現有股票會被強制賣出,損失更大。

李同學提供截圖

今年春天我曾向其他BMONesbittBurns的投資顧問詢問,如何處理當前情況。這位投資顧問看過我賬戶情況第一個建議就是找律師進行起訴。

此外,我曾向Scotiabank的投資顧問和全球債券總管諮詢,他們全部認為這種投資是投資顧問進行個人賭博,與美國08金融危機情況類似,BMO需要負全部責任。

而RBC投資顧問則在看了我的賬戶情況後直接問我,投資顧問是不是姓劉,表示這件事在業內已經傳開。

之後我因為對BMO失去信任,希望把賬戶從BMONesbittBurns轉走,但卻被其他銀行拒絕,原因是槓桿過高,不符合證監會規定。BMONesbittBurns的回應是他們是北美唯一一家銀行可以使用這種槓桿結構,而他們無法幫助,也無法因其他銀行不接受這種結構而承擔任何責任。

劉玉潔的上司,BMONesbittBurns行長FaisalHassan在接管我的賬戶時,面對我的質問曾說,他不會給他自己的客戶進行這種投資。而BMO的執行長SandraHenderson則拒絕回應關於槓桿結構為BMONB獨有,其他銀行無法解盤的情況。

目前,我的虧損已經達到了近$85萬,剩餘的大部分資產也已經在其他投資顧問的建議下清倉了。

約40名華人客戶

總計損失$2900萬加幣

在事件曝光後,李同學收到了不少「受害者」的信息。截至目前,共聯繫上大概40位投資人,已統計的總損失竟有$2900萬加幣。下圖是李同學提供的統計表,目前已有27名華人透露虧損金額:

據悉劉玉潔有兩百多個客戶,絕大多數為華人,應該有更多受害人還未聯繫上。上述虧損金額已經是最保守的統計了。

據某些投資人親述,劉玉潔在他們不知情的情況下,在他們的賬戶里使用了槓桿。部分客戶因無法看懂英文簽署了保證金賬戶(MarginAccount)申請,而部分客戶則是先被使用了槓桿,而後補充了保證金賬戶文件。

BMO官網給出劉玉潔介紹

據悉劉玉潔曾發給他們一些文件要求籤字,並對他們說這都是BMO的標準文件。儘管知道這些客戶無法看懂英文,劉玉潔依舊不對文件做任何解釋,而部分夫婦因其中一方不在加拿大甚至被劉玉潔要求代簽對方的名字。

出於對劉玉潔的信任而簽字的客戶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劉玉潔開了保證金賬戶,而後劉玉潔使用了槓桿進行高風險投資造成了難以挽回的損失。此外,劉玉潔對部分客戶所發文件中只有簽字頁,連文件主體都未經客戶過目。

最出格的是,在客戶簽字後劉玉潔曾在賬戶申請上手寫客戶已知保證金賬戶風險,有足夠的知識和足夠的承受能力來面對隨之而來的情況。這些客戶在產生損失後向BMO討要文件作為訴訟證據時才發現這些手寫部分。

據律師分析,BMOcompliance部門應該已經發覺劉玉潔的一系列操作,從而要求劉玉潔進行文件補充。而滿足開保證金賬戶進行高風險投資的客戶比例本應是少之又少,但目前聯繫上的投資人有大概一半的人都被劉玉潔開了保證金賬戶用槓桿進行風險投資。

部分投資人非常氣憤的是,在投資下跌近半年的時間裡,劉玉潔和BMO並沒有進行任何通知,導致錯過了止損的時機。在他們發覺之時,很多人都已經蒙受了超過30%的損失。對客戶的詢問,劉玉潔則表示這只是市場波動,一個季度就會漲回來。而實際情況則是一個季度之後客戶們受到了更大的損失。

之後劉玉潔刪除了眾多客戶的微信,稱自己病了並把客戶交給了其他同事。至今,一些客戶仍然作為劉玉潔的女兒的客戶每個月交著高昂的管理費。

BMO對此事的回應是,Cherry之前已經加入了劉玉潔的團隊,所以這是團隊內部的客戶轉移,並非親屬之間的轉移,儘管眾多劉玉潔的客戶從來都沒見過CherryLiu。

劉玉潔生病,消失不見

集體訴訟,控告BMO

事件曝光後,劉玉潔一直稱病,無法聯繫。就連曾經跟他很熟的客戶,也都聯繫不上他。

51網記者曾試圖聯繫BMO的華人客戶經理劉玉潔,但其電話留言說本人休假,有投資問題可聯繫其他同事。劉玉潔的同事CherryLiu說,劉玉潔因為身體原因目前在休假,所有客戶有投資問題都可以找她。

她解釋,市場波動是正常的,投資有風險也是所有投資客戶經理一定會和客人講的,而且一定要有客人簽字許可才會進行投資管理活動。她非常理解客戶在遭受短期投資損失後的心情,也希望客戶多與投資經理保持溝通,譬如是否需要調整投資組合。

CherryLiu認為,投資的風險一般與客戶的期望值成正比,比如有的客戶希望20%的回報目標,那就一定是一個高風險投資組合。

今日收到爆料後,51網記者想再次聯繫CHerryLiu確認情況,但對方一直都無人接聽。

與此同時,李同學代表各個受害投資人已經與多個律師進行溝通,並委託了一位在多倫多處理投資訴訟最著名的律師,準備集體訴訟,控告BMO銀行。按照律師的建議,BMO應該要對劉玉潔的行為負責。

李同學組建的微信群:BMO投資訴訟共45人

據李同學透露,本周六(11月2日)是律師首次與所有受害投資人的見面會。如果你也是受害者,請郵件聯繫李同學:

[email protected]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加國無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