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華國鋒被羅織罪名是鄧小平陳雲一手製造的

作者:
國鋒阻撓老幹部恢復工作,阻撓冤假錯案的平反,到現在為止找不到這種材料,倒是有相反的材料。就是當事人披露的材料讓韓剛發現華國鋒在恢復老幹部工作的問題上做了不少正面的事情。鄧小平給胡耀邦蓋棺定論的最無保留的一項歷史功績「主持平反冤假錯案」的整個過程都是在華國鋒的實際支持下才得以推動的,就是胡耀邦本人在「四人幫」倒台之後很快被恢復工作的過程也都是華國鋒一手促成。

本專欄的上篇文章《陳獨秀之於毛澤東與華國鋒之於鄧小平》引述當事人的回顧向讀者和聽眾們介紹了三十多年前的那個真實的華國鋒相比於當時的鄧小平,不但不是思想僵化,而且是十分是在意如何能夠在黨內和理論界形成中共建政之後只有在五十年代的一個短暫的時期內曾經出現過的思想活躍,不同觀點被允許討論和存在的政治氣氛。

近些年來一直致力於「還原華國鋒」的中國大陸著名黨史專家韓剛先生所披露出的第一手史料文獻說明,鄧小平直到華國鋒被迫下台的十幾年之後還不忘對他全盤否定的那句「他就是『兩個凡是』」,也是誣陷不實之詞。首先一點,能讓中共政權有了從鄧小平至江澤民,再從胡錦濤到習近平的今天的基礎的基礎——「一舉粉碎『四人幫』」,把毛夫人江青及其政權追隨者,甚至還有被晚年毛澤東和江青視為己出的毛遠新全部打入天牢的行動本身就是對「兩個凡是」的最大否定,更何況所謂的「兩個凡是」既不是華國鋒的專利,也不是華國鋒下令做為「中央工作的指導方針」向全黨正式發布的東西,而華國鋒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確實引用過兩次「兩個凡是」的說法,其語意環境和針對目標都不是政策制定和工作指導方針,而是基於要維護毛澤東的政治形象。

那麼無論是站在當年的鄧小平的角度還是站在今天的習近平的立場上,維護毛澤東的政治形象的出發點居然會被當成「罪行」來批判,等於是共產黨政權在自己狠扇自己的耳光。正如韓剛先生所說:華國鋒的所謂維護毛澤東形象的講話內容,如果從反共角度,當然是要否定的。但是日後從華國鋒手中奪取黨政軍大權的鄧小平堅決制止黨內從人格角度否定毛澤東的評價,堅持為維護毛澤東的所謂偉大領袖形象的所言所行,事實上比華國鋒還要過份。同樣一件性質的事情,華國鋒說了就是罪過,鄧小平說過並堅持實行就是所謂的真理或者說正確決策?由此可見鄧小平整肅華國鋒的手段與文化大革命毛澤東手下人整肅老幹部們的手段殊無二致,都是中國封建統治史上屢見不鮮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鄧小平當年奪取了華國鋒手裡的黨政軍大權之後,給華國鋒強加的許多莫須有的罪名中還有一項是「拖延和阻撓恢復老幹部工作問題」,而事實也是恰恰相反。先不說當今聖上習近平之父習仲勛一九七八年初被恢復「組織生活」並安排工作是華國鋒「欽定」,繼而習仲勛奉調廣東也是葉劍英和華國鋒兩人的決定,而當時的鄧小平只不過是表示同意,更鮮為外界所知的是,就是直到自己去世,鄧小平給胡耀邦蓋棺定論的最無保留的一項歷史功績「主持平反冤假錯案」的整個過程都是在華國鋒的實際支持下才得以推動的,就是胡耀邦本人在「四人幫」倒台之後很快被恢復工作的過程也都是華國鋒一手促成。至於習仲勛本人的「利用小說進行反黨」之冤案之所以被拖延至一九八零年初才被黨內正式正發文平反,幕後原因不但沒有華國鋒半點責任,而是因為礙於整肅高崗的毛澤東的兩個最重要政治打手鄧小平和陳雲關於「絕不允許為高崗翻案」的內部指示。

韓剛先生曾介紹他自己在多年來的對華國鋒的研究中,確實找到了汪東興阻撓冤假錯案的平反的材料,但是華國鋒阻撓老幹部恢復工作,阻撓冤假錯案的平反,到現在為止找不到這種材料,倒是有相反的材料。就是當事人披露的材料讓韓剛發現華國鋒在恢復老幹部工作的問題上做了不少正面的事情。韓剛先生舉出了兩個人的例子,第一個是胡績偉。

胡績偉是文革前《人民日報》的副總編輯,文革當中當然作為走資派被打倒了。文革後期被調去參與《毛澤東選集》第五卷編輯工作。粉碎「四人幫」以後,當時《人民日報》的主要負責人魯英是毛澤東在世時姚文元和張春橋等人從上海《解放日報》調來的,水平極低,被諷剌為草包主編,所以《人民日報》的編輯、記者都紛紛強烈要求罷免魯英,調胡績偉回來。據胡績偉自己回憶,在1976年的10月底,華國鋒就親自找胡績偉,胡績偉推脫說自己能力不夠。華國鋒當時用了個激將法,他說你能力不夠,總比得上那個草包主編輯吧?這一下把胡績偉給激起來了,他說我水平比他當然還是要高一些。華國鋒說,既然他能幹你就能幹。胡績偉就這樣回到了《人民日報》。

第二個例子是胡耀邦。胡耀邦在1976年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以後就靠邊站了,在家裡賦閑。在粉碎「四人幫」以後,華國鋒親自到胡耀邦家裡登門拜訪,請胡耀邦出山,被胡耀邦拒絕了,這是胡耀邦的女兒滿妹在書中自己說到的。後來華國鋒又請葉劍英來做工作,因為葉劍英與胡耀邦私交甚好,有很深的私誼,所以經過葉劍英的動員,胡耀邦答應了。緊接著,華國鋒第二次找胡耀邦談話,而且明確地告訴他派他去中央黨校擔任副校長,主持日常工作。可見胡耀邦在毛澤東去世之後得以在中共政壇上步步高升,首先是受益於華國鋒。

如果說當年夥同鄧小平共同取代了華國鋒的胡耀邦居然是被華國鋒「兩顧茅廬」才「出山」工作的史實已經令讀者和聽眾們大跌眼鏡的話,更讓人不敢相信的鄧小平等人強加在華國鋒頭上的「罪狀」之一「經濟工作好大喜功」的唯一證據原本竟然是鄧小平自己的錯誤。

事件的原委是,1978年6月下旬,華國鋒、葉劍英、聶榮臻、李先念等聽取了谷牧訪問歐洲五國的彙報後都表示,是下決心採取措施的時候了。鄧小平沒有參加這次彙報會,他把余秋里、谷牧、康世恩等找去談話,強調引進國外先進技術和裝備的緊迫性及重要性,要求研究擴大引進規模的方案,提出「同外國人做生意要搞大一點,搞它500億。利用資本主義危機,形勢不可錯過,膽子大一點,步子大一點。不要老是議論,看準了就干,明天就開始,搞幾百個項目。」

1978年7月至9月,國務院召開務虛會,研究加快中國四個現代化建設的速度問題,鄧小平又在會上提出了「引進800億美金」。當時的鄧小平在國務院副總理中並不是分管經濟的,但分管經濟的李先念在作總結報告時遵從了鄧小平的提議,提出要組織國民經濟的新的「大躍進」,要以比原來設想更快的速度實現四個現代化,要在本世紀末實現更高程度的現代化,要放手利用國外資金,大量引進國外先進技術設備。8年基本建設投資從原設想的4000億元增加到5000億元。10年引進800億美元,最近三四年先安排三四百億美元。

會後,陳雲對大引進計劃有相當的保留。他專門找有關人員說,引進這麼多資金,又那麼容易,但考慮過沒有,引進了國外資金,我們中國要有配套資金。就算人家借給你那麼多錢,我們自己有那麼多資金配套嗎?

接下來發生的故事就是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召開完成了迫使華國鋒下台的第一步。與此同時,陳雲在黨內的實際地位也被陡然提高。

會後,因為陳雲的據理力爭,令私下裡不得不承認相比陳雲,「經濟工作自己是外行」的鄧小平同意安排陳雲兼任中央財經委員會主任,令原來在國務院系統的經濟工作一把手李先念為陳雲打工,同時收回了自己最先提出的「引進八百億」的狂妄之言。陳雲也許是為了回報鄧小平,在主持經濟工作大調整,否定「大幹快上」的黨內會議上罔顧「洋躍進」的始做俑者首推鄧小平,其次是李先念,都有白紙黑字之會議報告或內部傳達過的「重要談話」為證的事實,把「不切實際的高指標」的「罪過」硬栽到已經面對「牆倒眾人推」局面的華國鋒頭上。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