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陶傑:澳洲賭場豪客 中國國情一部分

作者:
那位人民代表,肩負天下安危,一定要自己親自搓揉甩牌,兩手緊揑,一分一分挪移,幾十雙眼睛發光盯緊:黑桃A有了眉目,一齊加油喊喝,代表人開光,將一隻決勝的王牌,狠狠往桌面上一摔,位位收錢,全城歡騰。這才是中國國情。澳洲的西洋賭場,應該尊重顧客文化。

新加坡華裔(亦即中國人)富豪在澳洲雪梨賭場,輸了四千多萬元澳幣,因其本人亦賭業老闆,擁有VIP帳戶,不必馬上付鈔,哪知道回到新加坡,即刻反悔不付款。

理由為在賭桌之上,澳洲的洋人荷官,亦即派牌員,不尊重中國文化,不讓該豪客自己用兩隻手親自搓牌、親自揭牌。洋荷官懶洋洋的,按賭場規矩,一手主控開牌。該富豪認為,洋荷官的那雙手,壞了他的運氣。

澳洲賭場告到新加坡。豈知新加坡法庭不受理巨額賭場債務追討。如何擺平,恐怕要找國際江湖渠道私了。

中國人的賭博所謂文化,只有賭館、賭坊,呼盧喝雉,尤其百家樂,面對派牌的莊家手氣晦敗,幾十個賭客,一齊站在運氣好的閑家背後,借光其好運氣人人搭船。這時就要如大陸網路五毛一樣,展開人民聲浪戰爭,大堆頭的喧喊呼喝,將莊家的弱氣場,進一步喝垮。

此時那位人民代表,肩負天下安危,一定要自己親自搓揉甩牌,兩手緊揑,一分一分挪移,幾十雙眼睛發光盯緊:黑桃A有了眉目,一齊加油喊喝,代表人開光,將一隻決勝的王牌,狠狠往桌面上一摔,位位收錢,全城歡騰。

這才是中國國情。澳洲的西洋賭場,應該尊重顧客文化。中國賭客連輸十手,還可以歸咎於派牌的那個金髮女子,戴了一個黑色的胸圍,在玄學上,他坐的是天蓬星的位子,此為大忌,何況還有一個叫做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本色,這是什麼意思,明擺著與祖國的財富對抗。一拍桌子,叫洋經理換一個真空的中國女留學生兼職的上來。

澳洲的賭場倒與中國豪客打交道最早。白人經理坐在高櫈上,對中國人即露出陰狠的眼神,加強防範。皆因見過鬼,本想吸引中國人多來到,年來曾僱用留學生或移居澳洲的中國人來發牌,豈知血濃於水,雙方勾結,出千騙財,召來警察逮捕。

澳洲政府據說缺乏中國通,人才短缺,其實不必僱用大學裡研究中國問題的學者,在澳洲賭場,任何出任經理足一年的白人,即使不懂一字漢語,皆可稱職,去澳洲外交部做中國事務顧問。

這次以為是新加坡,應有差別,豈知不幸還是著了道兒。

中國人的錢,殺到索羅門群島之前,已經一帶一路,通過香港的旅行社雞頭率領,大量湧入澳洲的賭場。雪梨和墨爾本賭場的中國人VIP房,多年來已經有非常濃縮準確的沙盤推演,本來最了解的,正是這個應該為西方文明守護南太平洋前線的英語國家。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