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林保華: 19屆4中全會的詭譎和「現代化」

作者:
由於會前已經傳出,中紀委書記趙樂際被習點名批判,因此可能已經被冷藏但又不便公布,趙的人馬也可能要被清洗。在敵我陣營還沒有分清的情況下,中紀委暫時只能「集體領導」,所以讓常委全體列席以便領會中央精神。

四中全會多次提出中共治理體系,即堅持中共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

千呼萬喚始出來的中共19屆4中全會終於發表了公報。由於開會前夕「處理」了一批官員,包括中將、少將各1名,還有一個被指控為前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死黨」的前雲南省委書記秦光榮,因此這個會議應該也籠罩著白色恐怖而不敢表達不同意見。

公報有一句話也很耐人尋味,就是:「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常務委員會委員和有關方面負責同志列席會議;黨的十九大代表中的部分基層同志和專家學者也列席會議。」

一般列席會議的是「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副書記和有關方面負責同志」,這次除了中紀委成員有擴大之外,最特別的是「黨的十九大代表中的部分基層同志和專家學者也列席會議。」

由於會前已經傳出,中紀委書記趙樂際被習點名批判,因此可能已經被冷藏但又不便公布,趙的人馬也可能要被清洗。在敵我陣營還沒有分清的情況下,中紀委暫時只能「集體領導」,所以讓常委全體列席以便領會中央精神。

而黨代表與部分基層同志和專家學者列席會議更是非常詭譎,因為不知道他們有多少人,用什麼標準與程序選拔他們列席會議。可以想見,都是選擇擁護習近平的人馬,以壯大習近平在會議中的聲勢。他們雖然沒有表決權,卻有發言權,充當打手。

中共黨史中,只有處於非常情況才如此「擴大」自己人出席會議,來擊敗反對派。例如1977年7月召開的10屆3中全會,也有地方和軍隊一些單位負責人列席會議。因為這以前的10屆1中、2中全會都是文革期間舉行的,雖然1976年10月抓了「四人幫」及他們的重要親信,然而絕大部分中央委員都是支持文革的派系成員。由於有大量葉劍英等老幹部指派的「負責人」列席會議,才使會議得以推翻由毛澤東欽定的批判鄧小平右傾翻案風,通過了《關於恢復鄧小平同志職務的決議》;於是才得以不久後召開中共十一大,人事全部洗牌,為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路線鋪路。1987年1月則是透過黨的「生活會」,由眾多不是黨中央委員會成員的老幹部圍攻胡耀邦,強迫他辭去總書記職務,奠定「八老治國」,爾後就是六四屠殺。

這次全會公報「充分肯定黨的19屆3中全會以來中央政治局的工作」。具體來說,「堅持和完善」16個方面的工作,等於全面肯定習近平所有極左路線而必須堅持下去;不夠完善的,還要完善。例如,新疆有了集中營,可能要推行到全國才得以「完善」;人臉辨識雖然已經執行,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現在研究推廣「情緒辨識」,就等於在每個人面前放上測謊器,測試閣下是否對黨「忠誠老實」;也許將來政治局開會都會進行「情緒辨識」,看是否每一個政治局委員都真正擁護習近平定於一尊。

這就是中央全會所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