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林彪為何劃定「武鬥」底線 望紅衛兵不要打死人

後來關於這段恐怖的歷史,基本上都由林彪、四人幫來承擔責任,尤其林彪在天安門大聲喊紅衛兵小將的行動「好得很」,更印證了這一點。但是,林彪的講話畢竟不是代表他一個人的,也畢竟是經過集體討論的。毛澤東說:「北京幾個朝代的遺老沒人動過,這次破四舊動了,這樣也好。」一向跟得很緊的林彪也說:「這是個偉大的運動」,但接著講了一句當時誰也不敢講的:「只要掌握一條,不要打死人。」

既然「要武」,年輕的紅衛兵就沒有譜了。一場空前的武鬥開始了,與後來的武鬥不同,有派性的武鬥是雙方持有武器,你打我也可以我打你,你拿棍子、槍我也可以用棍子和槍還擊。1966年「8.18」之後的武鬥,是紅衛兵針對手無寸鐵的百姓,這些被打的多為所謂地富反壞右資以及一些有成就的老知識分子。紅衛兵走上街頭破四舊(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一時間,他們給街道、工廠、公社、老字號商店、學校改成「反修路」、「東風商店」、「紅衛戰校」等革命名稱,打人、掛牌子、揪斗學者、文學家、藝術家、科學家等「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暴力行為成風。行動的狂熱,整個社會一片恐怖。

當時的輿論工具也在鼓吹「要武」,「8.18」之後紅衛兵迅速「武鬥」,第二天的8月19日《北京日報》發表文章《把革命家譜永遠續下去》。紅衛兵更加瘋狂地湧入社會。新華社也不甘落後,對此進行了連續的肯定性、歌頌性報道,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好得很》(1966年8月23日):「許多地方的名稱、商店的字型大小,服務行業的不少陳規陋習,仍然散發著封建主義、資本主義的腐朽氣息,毒化著人們的靈魂。廣大革命群眾,對這些實在不能再容忍了!」「千千萬萬『紅衛兵』舉起了鐵掃帚,在短短几天之內,就把這些代表著剝削階級思想的許多名稱和風俗習慣,來了個大掃除。」

1966年夏,毛澤東、林彪在天安門城樓上

這股潮流迅涌速向全國,各地紅衛兵競相效仿:首先是抄家,不用任何批准,想抄誰家就抄誰家,可以任意燒、毀,可以把家中任何東西抄走。他們衝擊寺院、古迹(包括山東曲阜的孔廟、孔林),搗毀神佛塑像、牌坊石碑,查抄、焚燒藏書、名家字畫,取消剪指甲、美容、摩面、潔齒等服務項目,停止銷售具有「資產階級生活方式」色彩的化妝品、仿古工藝品、花發卡等商品,砸毀文物(海瑞墓、龍門石窟佛頭、善本圖書),燒戲裝、道具,勒令政協、民主黨派解散,抓人、揪斗、抄家,從城市趕走牛鬼蛇神,禁止信徒宗教生活,強迫僧尼還俗……甚至打擂台似的相互競賽,看誰的花樣翻新出彩。

最可怕的是紅衛兵的打人,紅衛兵一般都是用鞭子抽,用棍子打,1966年8月後期,北京火葬場的死人特別多,粗略統計截止9月30日北京市抄家3.3萬戶,打死約1700人。有的是被凶殘的紅衛兵活活打死,有的是不堪侮辱自殺而死。其中最殘酷的是有數人現在還能做證的崇文門外花市大街紅衛兵用開水活活澆死一個所謂的「地主婆」。「人民藝術家」老舍在北京市文聯被紅衛兵暴打後晚上選擇了跳進太平湖……

對於這個臭名昭著的紅衛兵運動,當時的領導人態度迥異,多數人口頭上不得不承認大方向是正確的,但私下也在說真話。已經被降職的劉少奇「8.18」在天安門上對伍修權說:「北大聶元梓的大字報我反覆地看了幾遍,實在看不出它的意義為什麼比巴黎公社宣言還要大」。周恩來多次勸說紅衛兵「要文斗不要武鬥」,挽救了相當一批人。在得知紅衛兵要衝故宮,周恩來立即指示故宮閉館,同時通知衛戍區派一個營的部隊前去守護,免於這個在全世界都堪稱極品的宮殿沒有被毀壞。直到事過9年,周恩來臨終前還對老舍的死和馬思聰被打出逃感到惋惜和難過。

毛澤東檢閱紅衛兵的車隊行進在長安街上

後來關於這段恐怖的歷史,基本上都由林彪、四人幫來承擔責任,尤其林彪在天安門大聲喊紅衛兵小將的行動「好得很」,更印證了這一點。但是,林彪的講話畢竟不是代表他一個人的,也畢竟是經過集體討論的。而且有些事情隨著當事人的回憶,也在接近真實。文革中的重要人物、北京市領導吳德回憶,他看到抄家、傷人、打死人的情況造成很壞的影響,心裡有想法也不敢制止,恰好毛澤東找吳德去彙報「破四舊」的情況,吳德在彙報前的想法是想向毛澤東反映情況,希望剎一剎這股風,並表示北京市委沒有力量控制局面,解決不了「破四舊」產生的混亂局面。毛澤東說:「北京幾個朝代的遺老沒人動過,這次破四舊動了,這樣也好。」一向跟得很緊的林彪也說:「這是個偉大的運動」,但接著講了一句當時誰也不敢講的:「只要掌握一條,不要打死人。」

這句話在當時還需要一些勇氣,因為革命就是你死我活,紅衛兵打死了那麼多人,都要承認大方向正確,這一「正確」別人也就不敢反對「正確」了。而副統帥在承認大方向的前提下還強調不要打死人,可見林彪從內心也不贊成紅衛兵的很多做法。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金汕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