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如果不想成為齊奧塞斯庫第二 習近平真得靜下心來好好想一想了」

—王友群:最邪惡最愚蠢的中國共產黨

作者:
11月1日,我在大紀元發表了《習近平在善惡間面臨最後選擇》。我寫道:「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抓捕江澤民,解體中國共產黨,是神多少年前早就安排好了的事,誰也擋不住。」 「如果不想成為齊奧塞斯庫第二,習近平真得靜下心來好好想一想了。」 本文談到的兩個案例中的當事人,都是習近平的清華校友。希望習近平能夠認真看一看,靜心想一想。

原北京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副教授須寅於2010年7月23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的反迫害集會上講述了信仰「真善忍」的眾多清華學子,被中共關押在牢獄中,甚至遭到血腥虐殺。

今年是中共迫害法輪功20年。

20年來,中共花在迫害法輪功上的錢有多少?可能在數千億元人民幣以上!

20年來,中共花在迫害法輪功上的人力有多少?包括從中央到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各級610辦公室官員,中共公、檢、法、司數量龐大的警官、檢察官、法官、獄警,中共各級黨政軍學民機關的所有官員,城市最基層的居委會主任,農村最基層的村委會主任。

20年來,中共花在迫害法輪功上的物力有多少?中共所有的宣傳機器,遍及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各級各類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監獄內的一切設施,等等等等。

20年來,中共白白浪費了中國納稅人數不清的血汗錢,只為害人害己害子孫!

20年後的今天,中共傾舉國之力,把古今中外所有最流氓的手段全都使出來了,包括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但是,中共沒有「戰勝法輪功」。相反,法輪功洪傳到了全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

有許多在中國大陸受到殘酷迫害、九死一生的法輪功學員,到了海外後,照樣堅持修煉法輪功,照樣堅持向世人講清「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真相。

這裡,只講兩個案例。

1995年5月,清華大學博士研究生須寅開始修煉法輪功。

1995年7月,須寅獲博士學位,因品學兼優,被留校任教。

修煉法輪功之後,困擾須寅多年的失眠症一夜之間不翼而飛,校醫院再也沒有他看病的記錄,身心越來越健康。同時,他嚴格按照法輪功的核心理念「真、善、忍」做好人,獲得過清華大學「先進工作者」、「優秀教師獎」,北京市「教育教學成果(高等教育)一等獎」,「國家級教學成果一等獎」,教育部頒發的「在促進科技進步中作出重大貢獻獎」等。

有個學生在評語中寫道:「須寅教授是我從中學到大學以來遇到的最好的老師。」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前,清華大學有11個煉功點。清華修煉法輪功的人包括教授、副教授、講師,博士生、碩士生、本科生,人數最多時,可能有500多人煉功。1998年,清華大學各系免試直接讀碩士學位或博士學位的12名研究生中,9名是法輪功學員。須寅親眼見證了許多人修煉法輪功後的奇蹟。

2006年3月13日早上,須寅像往常一樣,送女兒上學後,回家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突然,十多個警察闖到他的家中,沒出示任何法律證件,就翻箱倒櫃,翻出幾本法輪功的書籍。然後,將須寅和他的妻子一起抓走。不久,須寅被非法「勞動教養」兩年,理由是他堅持修煉法輪功,家裡有法輪功的書籍。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一個重要手段,就是利用一切強迫命令手段,包括上百種酷刑,強迫法輪功學員「轉化」,即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

須寅被押解到北京市團河勞教所後,被單獨關在一個「小號」里長達8個月,只許1/3的坐在一個30厘米高的小凳上,一整天面壁,不許動,不許閉眼睛,因為凳子又小又矮,且坐的受力面積小,時間一長疼痛難忍。這是一種軟暴力,表面上,警察沒有打你,罵你,但是,長時間這樣坐又小又矮的凳子,會令身心遭受巨大痛苦。不要說在嚴密監控下坐8個月,就是坐8天,就會令人痛苦萬分。這是一個極端邪惡的酷刑折磨方式!

在肉體和精神承受巨大痛苦的情況下,須寅與勞教所的警察展開了一場「轉化」與「反轉化」的較量。他回憶說:「我盡量用他們能明白的話講,特別我是個學理工科的教師,我用嚴密的科學思維邏輯與警察那種中共流氓式的政治邏輯抗衡,我從自然科學角度給他們證明法輪功是非常好的功法,他們無法推翻我用的自然科學邏輯,警察也覺得我是個思維理智的人。和他們一談就是很長時間。就這樣,一個自稱『全國轉化水平最高』的警察也理屈詞窮了。用他的話講,『我們這裡的警察沒有一個能說服你,我們這裡的錄像和書對你根本沒有用』。再後來,他們誰也不願和我談話了。」

2008年3月13日,須寅走出勞教所。警察對前來接他的清華大學領導說:『和沒進勞教所一樣,回去還得看緊』!」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另一個極端邪惡的手段,就是「從經濟上截斷」。凡是堅持修煉法輪功的人,一律不許在中共控制下的一切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工作,或開除公職,或辭退,或不簽聘用合同,把你的飯碗砸了!

須寅回到清華後,立即面臨被「經濟上截斷」的問題。校領導要求須寅必須寫認錯、不煉功的聲明,否則,就不續簽教師合同。須寅不願昧著良心寫這樣的虛假聲明。就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不動搖,這個深受學生歡迎的好老師,最終不得不離開中國。2008年8月27日,須寅一家三口,飛抵美國中部城市芝加哥。

須寅抵達美國後發表聲明說:「我愛我的工作崗位,我愛我的學生,我愛我的親人。我不願離棄生我養我的那片中華大地,我不願離開我熟悉的課堂和學生期待的目光。但是,在信仰與利益相互矛盾時,我要為我的學生做出示範:我為講真話,為揭露中共的迫害,為喚醒被中共邪惡謊言迷惑的民眾,我只能放棄我所熱愛的一切,離開中國,到我能講真話的地方表達心聲。」他說:「我要以我的親身經歷告訴我的學生和全世界的人:中共有罪。」

王為宇是我在北京市前進監獄第一分監區的難友,也是我見過的少有的天才學子。

在清華,王為宇照樣品學兼優,曾獲得過優秀學生獎學金、優良畢業生獎章、中國儀器儀錶特等獎學金(首次授予本科學生)和飛利浦獎學金等。1996年本科畢業後,因成績優異,免試直接攻讀博士學位。

王為宇當過班長、團支部書記、系科協副主席、系團委副書記、97級本科生輔導員。就因為堅信法輪功,修煉法輪功,堅持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王為宇一生最寶貴的青春年華,有8年半,是在中共的非法監禁中度過的。

2002年8月12日,正在一家外企打工的王為宇,在出差途中,被中共國安當「小偷」給抓走了。從此,直到2004年初,長達一年多的時間,王為宇被「人間蒸發」。期間,王為宇有半年多被關押北京天堂河一個無法無天、卻被稱為「法制培訓中心」的地方。這是一個高牆電網圍著、武警24小時看守著、對法輪功學員實行肉體和精神雙重摺磨的人間魔窟!

王為宇在這裡經歷了他有生以來最刻骨銘心的酷刑。他回憶說:「我經歷過一晚上的電刑。全身上下所有地方都被電過。十個手指頭全部被電過,他們把電棍放在我的脖子上,直到它放完電,最後來不及充電,直接插在220伏電壓的插座上電,電的滿屋子都是肉皮的焦糊味,直到電的昏死過去!」

然後,王為宇被秘密判刑8年,被押解到北京市前進監獄。這是專門關押被判刑的北京籍法輪功學員的人間魔窟,王為宇在這裡也遭受了各種酷刑折磨,身心受到嚴重摧殘。一次放風時,他的右腿跟腱被踢傷,前腳掌不能著地,拖了3個半月,獄方沒有安排任何檢查和治療,不僅如此,還強制他完成每天所有的體力勞動!

中共對天才學子王為宇的殘酷迫害,令王為宇一家人對中共徹底絕望,最後,一家人全部逃離中國。

2013年,王為宇逃離中國,與家人團聚。一到美國,王為宇立即投入到法輪功的修煉中。只要有時間,就堅持學法,煉功,積极參加法輪

功的各種活動,他的身體迅速恢復健康。作為嘉賓,王為宇參加了新唐人電視台拍攝的《細語人生——清華大學博士生的人生經歷》(上、中、下)。鏈接如下:

【細語人生】清華大學博士生的人生經歷(上集)

【細語人生】清華大學博士生的人生經歷(中)

【細語人生】清華大學博士生的人生經歷(下)

現在,王為宇在美國一家世界500強企業工作。在中國大陸被迫與他離散8年半的妻子,與他在美國團圓。現在,他們有了一個活潑可愛的兒子。20年間,飽受磨難的王為宇一家人,經歷了許許多多的變化。只有一個不變,即堅持修煉法輪功不變!

如果沒有這場邪惡的迫害,王為宇可能成了一名優秀科學工作者,須寅可能成為桃李滿天下的教育家;如果沒有這場邪惡的迫害,中國修煉法輪功的群體中,會湧現出多少重德向善的傑出人才?然而,中共卻以最邪惡的方式迫害他們!

這些最優秀的中華兒女,歷經九九八十一難之後,來到有信仰自由的海外,都把法輪功視為他們生命中最重要的珍寶,堅定實修,重新煥發生命的活力,重鑄生命的輝煌。

也就是說,在中國大陸,中共用了20年時間,花費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強迫他們放棄信仰,到頭來,全部白費。尤其可悲的是,中共還在繼續浪費大量人力、物力、財力迫害法輪功。

天底下還有比中共更邪惡、更愚蠢的政黨嗎?

法輪功的偉大體現在許多方面。比如,在神州古國,重新喚醒了人們對於神的信仰與敬畏;比如,其凈化身心的奇效,受到超越國界、黨派、種族、性別、年齡、職業、語言、文化背景、宗教信仰的各階層人士發自內心的推崇。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與中共鎮壓法輪功靠強迫命令相反,法輪功洪傳於世,從未搞過任何強迫命令。

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中反覆強調:「誰也不能強制你去修,那等於是在幹壞事。誰能強制你轉變你的心呢?」

11月1日,我在大紀元發表了《習近平在善惡間面臨最後選擇》。我寫道:「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抓捕江澤民,解體中國共產黨,是神多少年前早就安排好了的事,誰也擋不住。」

「如果不想成為齊奧塞斯庫第二,習近平真得靜下心來好好想一想了。」

本文談到的兩個案例中的當事人,都是習近平的清華校友。希望習近平能夠認真看一看,靜心想一想。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