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李怡:香港百多年的法治被徹底踐踏 警察、林鄭一樣不安全

—安全的代價

作者:
在家安全嗎?警察可以入屋。坐車安全嗎?只要車中播放一首警察不高興的歌,警察可以把車中人拉下車逮捕。警察安全了吧?如果安全,又何須蒙面執勤?何須申請法庭禁令不可透露個人及家人身份呢?特首、高官安全嗎?林鄭除了有許多場合不敢去,去哪裡都要G4保護之外,她還要擔心烏紗不保、權力不穩,更甚者會在中共的權力鬥爭中突然被莫名其妙地栽上「罪名」。

既憂且憤地盯著螢幕,看著中大學生為守護校園,與防暴浴血對抗的驚心動魄影像。那是校園,應該是大學生平靜讀書的地方。能夠在那裡學習的,都會是城中比較優秀的青年。為什麼警察可以全副武裝進入一所寧靜的大學,讓校園變成年輕人的殺戮戰場?

警察已經瘋狂了!德國記者說香港警察比ISIS更可怕,因為無法預測警察的暴行,使香港變得極不安全。警察衝進各校園,衝進西灣河聖十字架堂,衝進私人經營的商場,私人屋苑。有台灣朋友問我,現在香港什麼地方最安全?香港什麼人感到最安全?

我的回答是沒有。原來的香港,在所有私人地方都安全。西諺說:「一個人的家,就是一個人的城堡,風可進,雨可進,國王不能進。」傳說在遙遠時代的普魯士,國王的鄰居因為國王強拆自己的祖傳磨坊而把國王告上法庭,最後三個大法官判國王賠款,重建磨坊。這是那西諺的來源。磨坊成為法治的見證。

香港百多年的法治傳統被徹底踐踏,現在沒有私人城堡了,風雨不能進的地方,警察可以進。

什麼人最安全?原來所有人,只要不觸犯法律都安全,都在法律保護下,都有法律權利。現在,只要看自6月以來,被捕的有3,000多人,檢控的只有17%,即證明濫捕情形極嚴重,也就是說,幾乎人人都有可能被權傾一時的警察逮捕。即使可以踢保,也無端受驚,並受臭格之苦。

在家安全嗎?警察可以入屋。坐車安全嗎?只要車中播放一首警察不高興的歌,警察可以把車中人拉下車逮捕。

警察安全了吧?如果安全,又何須蒙面執勤?何須申請法庭禁令不可透露個人及家人身份呢?

特首、高官安全嗎?林鄭除了有許多場合不敢去,去哪裡都要G4保護之外,她還要擔心烏紗不保、權力不穩,更甚者會在中共的權力鬥爭中突然被莫名其妙地栽上「罪名」。她的高危不下於被中共點名批判的「四人幫」。其他高官也居於次高危地位。

更何況,美國的《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若通過並執行,再有其他西方國家仿效,特首、高官及建制派還需擔心未來的容身之所。

羅斯福總統提出的「四大自由」之一的「免於恐懼的自由」,只有在厲行法治的地方才可以實現。在人治傳統根深柢固的地方,從掌最高權力者到各級領導和權貴,以至平民百姓,都沒有人是真正安全的。平民被欺壓,飛來橫禍固然司空見慣,高官權貴的嚴密衛護也絕非西方政要可比,而權力鬥爭之殘酷和不可預測性,也從最高層到最低層都讓人時刻提心弔膽。安全,免於恐懼的自由,哪裡有呢?它只存在於人人有平等法律權利去保護私人領域的法治社會。

送中條例最觸動香港人底線之處,就是人的安全感因這法例而頃刻消失。現在法例雖已撤回,但從6月以來,不受法律和制度約束的警暴無止境地上升,不斷衝擊香港人的免於恐懼的自由。由反送中運動帶來的全民覺醒,就是認識到香港逐漸落入中國這種人人沒有安全感的人治社會的危險。

香港人在今天的抗爭運動中確實充滿不安全感,但我們為的就是要力爭香港不要淪落為一個完全沒有安全感的社會。自由的代價是永恆的警覺,這也是安全的代價。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