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聯邦黨人:拜登既然沒有被彈劾 川普也不應該 美國人不傻

圖為川普總統11月14日在路易斯安那州的競選集會上。(AP Photo/ Evan Vucci)

美國保守派網路雜誌《聯邦黨人》(The Federalist)刊文質疑民主黨用比對待拜登更高的標準對待川普。因為拜登任副總統時曾經在電視上公開要求烏克蘭利益交換,卻沒有因此被彈劾或強迫辭職。這篇文章還表示,美國人不傻,川普將在2020連任總統。

文章說,「烏克蘭電話門」的核心是所謂的「利益交換」。這個「利益交換」是為了廣義上的美國利益,還是川普總統希望在競選中擊敗拜登的私人利益?還是兩者兼有?雖然川普總統和烏克蘭雙方的動機可能永遠不會知道,但彈劾川普總統的理由顯然很薄弱。

既然拜登在公開場合宣布其與烏克蘭的利益交換後仍然留任副總統,那麼川普總統當然就不應該被彈劾,至少應該等到2020年大選時讓選民投票決定。

交換經濟學

在市場經濟中,消費者用錢購買商品或服務,以獲得最大滿意度。商家賣給消費者產品或提供服務,獲得比成本更高的收入。

比如,我買一輛3萬美元的汽車,這意味著我認為這輛車的價值超過3萬美元。而汽車經銷商則認為我的3萬美元超過這輛車的價值。

在對外援助時,美國對受援國政府在法律、商業和社會行為方面的要求也是如此。就烏克蘭問題而言,唯一的問題是,交換條件背後的動機是公共利益還是私人利益?

正如公司的管理者是股東的代理人一樣,民選政府官員也是公民的代理人。因此,民眾期望他們為國家的最大利益履行職責,即所謂的公共利益。當民選官員為了個人利益時,他們就不再是公眾信任的好管家。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可能會被解僱或通過自由選舉免職。

私人利益與公共利益之間界線模糊

前副總統拜登曾經在電視上公開宣稱,在那名調查他兒子公司的檢察官被解僱之前,他不會發放給烏克蘭的援助。拜登這樣做是出於家庭的私人利益還是美國的公共利益呢?不幸的是,兩者並不互相排斥。

奧巴馬政府對那名烏克蘭檢察官有正當的關切,這並非不可想像。問題是,該名檢察官被解僱使拜登個人直接受益呢,還是間接受益?

模糊公私利益界線不是好事情。為了維護公眾的信任,民選官員不僅必須避免不正當行為,而且還必須避免看起來像不正當的行為。至少就後者而言,拜登失敗了。

同樣,作為美國人民代理人的川普總統,有合法理由要求烏克蘭根除腐敗。他本可以毫不猶豫地向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表示,美國的援助取決於消除烏克蘭政府中的腐敗。這就意味著要找出和起訴所有與腐敗有牽連的人,無論其是什麼政黨派別。

這樣的聲明本可以包括足夠廣泛,而無需涉及拜登的名字。川普在談話中提到了亨特·拜登,模糊了公私利益之間的界線,但這僅僅因為喬·拜登是川普潛在的總統競爭對手。如果拜登只是一位普通的公民,就不存在任何問題。不能僅僅因為拜登正在競選總統,他就保證獲得免責通行證。

不同的標準

錄像中清楚地證明,拜登將美國的援助與調查他兒子公司的那名檢察官被解僱聯繫在一起。這樣做對美國有既得利益嗎?

川普和拜登是否將個人利益置於公共利益之上?我們可能永遠不會有確切的答案。但我們知道,拜登沒有被調查、彈劾或強迫辭職。當拜登的個人利益證據比川普的還要強時,彈劾川普總統的標準是否比彈劾拜登的要高呢?這是沒有道理的,特別是拜登也在競選總統。

這並不是說民主黨不想用不同的標準對待川普總統,因為實際上他們已經在這麼做了。但是,這是民主黨大贏或大輸的賭博之一。

如果「烏克蘭電話門」事件不能取得超過「通俄門」的成果,那麼民主黨人將不會當選總統或獲得參議院的多數席位,並有可能失去眾議院多數。

美國人不

現在的問題不是總統是否犯了「重罪和輕罪」,儘管這些術語可能定義不清。真正的問題是,對一個候選人已經發現不構成「重罪和輕罪」的行為,而對另外一個候選人是否仍然可能構成「重罪和輕罪」?

美國人不傻。他們在總統選舉投票時表現出不尋常的智慧和遠見。就現在的情況看,川普將連任總統,而拜登甚至連自己的黨內提名都做不到。

如果所有這一切還有好的一面的話,那就是國會正在調查可能的腐敗行為,而不是通過破壞經濟的立法。如果2016年總統大選有不同的結果,腐敗在今天將是正常的了。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