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紅葉:論中國權貴資產階級

— 依權而富的中國「權貴資產階級」

作者:

社會財富,創造者工農拿到的極少,那麼,大頭是誰拿走了呢?被權貴資產階級拿去了。

過去,人們曾為中國未來發展的所謂「非資本主義」道路,激烈地爭論過。現實為那些爭論,作了總結。中國沒有跳過、也不可能跳過資本主義的社會發展階段。辛亥革命一百年來,早期軍閥混戰,帝制多次復辟;後來,十年內戰,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再後來,大刮「共產風」,「文化大革命」,社會動蕩,資本主義經濟發展一直艱難。近三十年來,情況大變,資本主義經濟得到突飛猛進地發展,已經越過「原始積累」,正在一路高歌猛進,把中國帶進世界。資本主義的發展,本來是先有經濟的初步發展,而後為了突破封建束縛,以求更大發展,進行革命奪權。中國恰恰相反,是先奪權,而後依靠「人民民主」政權,急轉直下,大搞權貴資本主義經濟,終於實現了辛亥革命以來始終求而未得的血腥的歷史進步。根據世界銀行的最新報告,美國5%的人口掌握了60%的財富。而中國現在則是1%的家庭掌握了全國41.4%的財富,財富集中度遠遠超過了美國。①也就是說,就其在社會經濟中的地位和影響力而言,我國資產階級早已遠遠超過了最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

主導中國社會發展的權貴資產階級,由三部分人組成:「公職」權貴資產階級,「鼠類」權貴資產階級,權貴資產階級「暴發戶」。以最後一種為其主體。我國現在也有私人資本家,但是力量微弱,在權貴資產階級的欺凌下,度日艱難。

盤踞在黨政機構里和掌握國有企業的大批官僚,組成「公職」權貴資產階級。

和美國社會資產基本都在民間個人和家庭手中的情況相反,在我國,多於76%的資產由政府擁有,民間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資產。⒄我國的發展成果,絕大部分被政府拿走。從1995年到2007年,如果去掉通貨膨脹率,國家財政稅收,累計增長了6.7倍左右,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增長1.7倍,而農民更低,才增長了1.2倍。②

黨政機關既然極其富有,「公職」權貴資產階級於是毫無顧忌地,大把撒錢,花天酒地。以2011年中央財政為例,根據最近舉行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會議的報告,總支出約56414.15億元,列入報告的教育、科學技術、文化體育與傳媒、醫療衛生、社會保障和就業、住房保障、農林水事務、節能環保、交通運輸、資源勘探電力信息、糧油物資儲備、國防、公共安全十三項,支出32838.62億元,佔總支出的58.21%;其餘占支出41.79%的23575.53億元,哪裡去了?

網上多年廣為流傳:我國的行政管理費(或曰公務支出)在國家財政支出中的比重極高,2000年為:25.7%,從來未見權威部門敢於出面否認。而德國(1998年):2.7%;英國(1999年)4.2%。相比之下,我們政府里的「寄生蟲」們把多達四分之一的國家收入自己開銷了,花的是不是多得有些出奇?侵佔、消費社會財富如此之多,早已不是什麼「鋪張浪費」的問題,而是表現了我們政權的性質。——它,是表現為「量」的「質」,一匹根本逃脫了民眾管制、隨心所欲、到處亂跑的「政治野馬」。

2004年,我國用於公款消費的財政支出:公款吃喝3700億元,公車消費3986億元,公款出國游2400億元,公款賭資外流2千億元。合計12,086億元,占當年稅收總值:47%(不包括各種農業稅)。③根據國家統計局《中國經濟景氣月報》資料,2009年中國的教育支出僅為8033億元,遠遠低於大陸官員公車消費、公款吃喝、公費出國的「三公」消費1萬4千億元。④十年前,筆者在歐洲旅遊,聽一位台灣導遊說,大陸官員在旅遊地買春以後,往往還要通過他向對方索要「娛樂」發票,以便回去報銷,感到十分驚異。最近網上更說:外國的「窗櫥女郎」熟知中國遊客的需要,在門上特地中文公告:「可以還價」,「可以開發票」。好一個「可以開發票」!在海外出醜,還要政府拿錢!中共治下的官員,如此之奢侈、無恥,如果我們還算「人民」政府,那麼,政府支出相當節省、政府的收入主要用之於民的上述德、英諸國算什麼?

2008年底竣工的浙江長興縣四套班子大樓造價六億元,加上周圍附屬建築,共計二十億元人民幣。造價與美國的白宮持平。奢華之風已經登峰造極。山東省臨沂市按照世界超一流標準設計新建了市府辦公樓。拆遷33個村莊,佔地面積33平方公里。所有的裝修材料全部來自歐洲的頂級奢華品牌,共耗資382億元人民幣,平均每建築平方米的成本32萬元,等於世界最豪華的迪拜七星級大酒店的三倍還多。⑤

控制著政府的「公職」權貴資產階級,一心在自己的揮霍享受上,用於社會福利者少而又少。目前中國教育、衛生、社會保障等公共開支僅相當於GDP的百分之六,比發達國家低二十二個百分點。⑥聯合國要求:教育開支至少佔國民生產總值的6%。世界公共教育經費投入平均佔GNP的5.1%,發達國家5.3%,撒哈拉以南國家4.6%,印度3.5%,最不發達國家也達到3.3%,而中國長期僅為2.3%,比台灣的10%左右要低得多。聯合國人權調查員托馬謝夫斯基曾經表示,中國在確保人民受教育權利方面甚至不如非洲窮國烏干達。④

掌握著國家經濟命脈的國有企業,是權貴資產階級謀利的有力工具。2009年,國企實現稅後利潤逾7千億元,上繳僅400多億元,比率約6%。其中的七成又透過多種途徑迴流國企,真正對社會保障所作貢獻少之又少,不足1%。也就是說,國企賺得盆滿缽滿,卻未能回饋社會,遑論惠及百姓。⑥「所謂國企是為了公共利益、國家利益,乃彌天大謊。」中石油、中石化憑藉壟斷,每年各有500億-1,500億的巨額利潤,但是他們對國家在財政上毫無貢獻,每年還向中央政府各自索取50億-100億元的「補貼」,而全國幾千萬人的低保也才不過100餘億。⑦我們到底為什麼要這樣的、與民眾利益無關的所謂「國有企業」?

企業高管的工資,世界平均是最低工資的5倍,而中國國企高管工資是最低工資的98倍。⑧香港特區金管局總裁任志剛,年薪酬1千萬元,被輿論指是世界各銀行行長收入之冠。但與大陸銀行高管的年薪相比,卻只能說是小巫見大巫。據中國銀監委披露:國資商業銀行董事長、副董事長、行長、副行長、總經理等高層,2006-2006三年,有37家銀行122名高管的年薪酬在1千萬元以上,最多至4,770萬元。月工資加補貼僅約1萬元的前副總理吳儀,一次,在國企高層會議上問道:「請問台下哪一位沒有高級別墅,請舉手!」近千名與會者沒有一個舉手的。吳儀又問:「請問台下哪一位銀行董事長、副董事長、行長、副行長、總經理的年薪、津貼、獎金不超過一千萬?」與會者仍舊沒有一個人舉手。⑨把這些不顧人民死後、以侵佔民財為生的官僚,定性為「『公職』權貴資產階級」,冤枉他們了嗎?況且,他們還既是權貴資產階級「暴發戶」的扶植者,又是「鼠類」權貴資產階級產生的溫床。靠這樣的一批所謂「幹部」,依靠他們來「為人民服務」,豈非空談!

所謂「『鼠類』權貴資產階級」,指黨政機關企業里靠貪污受賄致富的盜賊。根據官方統計,1999-2001年10類腐敗經濟損失達到GDP總量比重的14.5%-14.9%,每年達一萬多億元。國家每年創造的財富這麼一大塊,就這樣被他們輕而易舉地拿走了!⑩貪污受賄百萬、千萬者,比比皆是,貪污上億、乃至十幾億、幾十億的,亦非個別。最高人民法院最近向全國人大提交的工作報告稱,法院去年審結貪污、賄賂瀆職犯罪等案件共2.7萬件,判處罪犯2.9萬人。而在我們的貪污受賄群體中,他們卻只是極小的部分;我們腐敗被發現的概率是很低的,大約在10%-20%之間。被發現之後受法律懲處的概率更低,大約在6%-10%之間。⑾懲處了大約0.6-2%,就已近3萬人,如果全部懲處,每年該有多少?從這裡可以知道:貪腐問題在我國已經嚴重到何種程度?衣冠楚楚地坐在主席台上的袞袞諸公,很難說其中到底有多少是乾淨的,沒有腐敗行為。

官員財產公開,是民主政治起碼的應有之義。早在1766年,瑞典公民就有權查看從一般官員到首相的納稅清單。目前世界上已有90多個國家建立了相當完善的官員財產申報制度。2005年10月,我國的全國人大常委會也批准中國成為《聯合國反腐敗公約》的締約國。該公約規定:「各締約國均應當考慮根據本國法律對有關公職人員確立有效的財產申報制度裁」。⑿可是,到現在,我們已經搞了二十年了,還沒有名堂。為什麼?我們的各級領導班子如果不是被貪污腐化分子或他們的代表所長期左右,要求官員財產公開的主張怎麼會佔不了上風?

尤其激起民憤的,是當權者使用竊取的權力,肆無忌憚,公然將國家財產化為私產,一夜之間暴發成為「富翁」。俄羅斯在轉型中,國家財產的私有化,公開進行,由國民平分,不多不少,人人一份。我們不,背著民眾,一切暗箱或者變相暗箱操作,喏大企業,頓時歸於個人所有。誰的權大,誰的份兒高。隨手一例:山東最大的國有公司——魯能集團被幾個身份不明的神秘人物,以738億元悄然黥吞。而這個橫跨煤電、礦業、房地產、工程建設、金融、港口、高速公路、體育等多項產業的「經濟王國」,按照最保守的估計,其實際資產也絕不會少於上千億。驚天大案暴露了所謂「國企改制」不過是一場有預謀有計劃的掠奪。⒀權貴資產階級政治經濟力量之強大及其貪婪,於此可見。

國有資產因此大量流失。據1996年5月8日國有企業清產核資會議公布的數字,國家資產總額72,873億元,但自20世紀80年代後期至1996年底,國有資產流失已達6,000多億元。目前,在經濟學界流傳的一個比較認可的數字,就是國有資產平均每天流失1億元。⒅每年損失三、四百億。2003年3月10日

家屬子女借高級幹部的權位,大發橫財,成為「富翁」,是「中國特色」資產階級成長的又一捷徑。在5個最重要的工業領域——金融、外貿、地產、大型工程、安全業,85%-90%的核心職位掌握在高幹子女的手中。⒁據BBC2010年2月4日,引香港科技大學社會學教授丁學良教授:在中國超過1億元以上的富豪當中,有2,932人是高幹子女,佔91%,擁有資產20,450餘億元。家庭背景的權力資本成為他們「合法」取得資產的手段。他們是中國權貴資產階級的主體,最令人痛恨的一群!

中國已經迅速權貴資本主義化了,不是什麼簡單的「貧富差別」問題,那是社會經濟發展過程中自然出現的。我們是「官民對立」、「貧富對立」的問題,是依靠政權暴富、由權而錢、權錢合一的問題,這是「一黨專政」的專制體制使然的。鄧小平的「積極推進經濟改革」、「實際禁止政治改革」、「使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錯誤改革道路所要達到的目的,由此得到了實現:中共「實際禁止政治改革」,牢牢控制著統治權;「積極推進經濟改革」,為控制著統治權的中共高官及其子女創造了自肥的土壤,這「一部分人」確實果然富起來」了。

權貴資產階級已經成為我國社會政治經濟的主導力量。

胡潤研究院與群邑智庫聯合發布《群邑智庫‧2011胡潤財富報告》,顯示中國大陸千萬富豪的人數已達96萬人,包括6萬名資產逾億的億萬富豪,當中有4,000名十億富豪及200名百億富豪。⒂

波士頓諮詢公司(The Boston Consulting Group)發布的《2006全球財富報告》說,中國的150萬個家庭(約佔全國家庭總數的0.4%)佔有中國財富總量的70%――這還只計算了存款、股票等公開的金融資產,未計算灰色收入。⒃

根據世界銀行的最新報告,美國5%的人口掌握了60%的財富。而中國現在則是1%的家庭掌握了全國41.4%的財富,財富集中度遠遠超過了美國。①

這就是今天中國的殘酷的現實。與前面「民眾處於被掠奪地位」的「殘酷的現實」相對應。

中國權貴資產階級形成的基本過程:第一步,掠民財為「國有」,第二步,掠國財為私有。就像何清漣在《60年建國「成就」的內在邏輯矛盾》一文中說的,中共執政60年完成了一個歷史輪迴:「以暴力消滅有產階級始,以權力製造暴富階級終。」

註:

①《中國1%家庭掌握全國41%財富》,多維新聞2010年6月8日

②《全世界都費解的問題中國人為什麼勤勞而不致富》,強國社區2010年12月16日

③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政策動向課題組:《收入制度改革,一場靜悄悄的革命》,2006年8月10日,轉引自《一周捐款竟趕不上公款一周吃喝!》,https://q.sohu.com/forum/20/topic/2435311

④顏昌海:《國教育史上最黑暗的時期》,鳳凰博報-博採眾家之言-顏昌海的博客

⑤辛子陵:《GDP大旗下胡作妄為》,《開放》2010年11月

⑥《國企紅利肥自己施惠於民成空談》,《東方日報》2010年10月11日

⑦胡星斗:《壟斷國企十宗罪》,胡星斗中國問題學、弱勢群體經濟學網站:www.huxingdou.com.cn

⑧劉植榮:《世界工資研究》,轉自鉑程齋www.dapenti.com

⑨《國資銀行高層巨額年薪已為世界之最》,新一塌糊塗網站•New YTHT.Net•2009年7月27日

⑩《中國的腐敗究竟到了什麼程度》,中華論壇

⑾胡鞍鋼、過勇:《公務員腐敗成本—收益的經濟學分析》,《中國社會科學文摘》2002年第6期24頁

⑿鍾沛璋:《2008憂思錄》,川流不息@2008-04-08

⒀《驚天大案,738億國有資產被私吞!》,百度空間•愛芹海

⒁胡星斗《廢除特權制度,建設嶄新中國》,西祠衚衕https://www.xici.net/b676246/d61669447.htm

⒂《明報》2011-08-25

⒃何清漣:《60年建國「成就」的內在邏輯矛盾》,結構-雅昌博客頻道

⒄陳志武:《中國的政府規模有多大?》,網易-新聞中心-媒體評論

⒅《國有資產大批流失–11萬億國資虛實之辯》,《財經時報》2003年3月10日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