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袁斌:「香港暴徒的酬勞」?十足的驚天大謊!

作者:
「可是我要告訴我的大陸同胞們,世界上總還有些東西是金錢買不到的,無價無市,這就是對自由民主理念的追求。在以自由民主理念為本的公民教育下成長起來的這一代香港青年,仍然堅信它,仍然服膺它。因為他們懂得什麼是公民什麼是奴才,什麼是民主什麼是專制,什麼是自由什麼是極權。所以他們不屈不撓,以死抗爭。」

香港親共媒體卻接連傳出報導,宣稱香港有暴徒要在「十一」當天殺害警察,引起關注。(大紀元合成)

反送中烈火延燒至今,中共為了抹黑年輕的香港抗議者,矇騙民眾和輿論,從而給暴力鎮壓製造借口,費盡心機編造了大量謊言。其中之一就是誣陷他們是「有償示威」。日前中共政法委官方微信號「曝光」的所謂「香港暴徒的酬勞」,更是這類謊言的登峰造極之作!

11月13日,中共政法委旗下官方微信號長安劍發表了一篇題為《香港暴徒的酬勞曝光,「殺警」最高給2000萬「撫恤金」!》的長篇報導,指「參與暴力活動領薪酬早已是公開的秘密」,香港青年投身反送中不是為了信仰,而是為了獲得金錢酬勞。

能得多少酬勞呢?文章稱,「錢多少,取決於參加遊行的規模、在隊伍中的位置、暴力程度、是否襲擊警察等,女性示威者的酬勞高於男性。」示威者參與示威最少每天有500元。《禁蒙面法》推出後,為避免示威者退縮,酬勞就「大幅提高」至每天1.5萬元。到了10月1日前夕,「招募死士」計劃推出,「死士」只要殺警、假扮警員後殺人嫁禍、縱火等,可以獲得2000萬「撫裇金」。另外,也有部分「『勇武』核心成員」擔任判頭,負責分發酬勞並收取傭金,兩個月「凈賺超500萬」。

那麼這些酬勞又是由誰提供的呢?文章稱金主是地下錢莊,它是「美西方反華勢力、香港本土反對派勢力禍港亂港的金庫」,串連了「一大股東」和「四小股東」,由上而下輸送酬勞。「一大股東」由美國的非政府組織和一些金融資本集團組成,他們連結了「在港經理人」,並由他聯絡聯工盟、民陣、香港人權監察,以及壹傳媒創辦人,「『叛國亂港四人幫』頭號人物黎智英。」

至於「四小股東」的下線,則分別是612基金、香港的大學學生會、部分教會例如「好鄰舍北區教會」、以及一些小團體募捐例如「連登網民」、「邊城青年」,甚至台灣的「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亦有份。文章說,各名股東收到的錢除了分給示威者作酬勞外,亦為他們購買裝備,「策劃反動文宣、為暴徒提供法律援助、醫療救助和心理輔導等等,都需要源源不斷地支出大量費用」。

乍一看,這篇報導「曝光」的事實可謂繪聲繪色,有鼻子有眼,既列出了酬勞的具體數額、等次,也點明了送錢的金主是誰,難怪不少人信以為真。不過老話講的好,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如果你把這篇報導仔仔細細的看一遍就不難發現,整篇報道從頭至尾,既沒有告訴讀者有哪位或那些「暴徒」接受了「酬勞」,也沒有告訴讀者發放「酬勞」的人具體是誰,甚至連「香港暴徒的酬勞」這一消息是從哪獲知的——是記者自己採訪的還是由別人提供的也沒有告訴讀者。

比如,報導中提到「一個13歲小暴徒參加幾次暴亂活動後所獲酬勞」是3萬元,「這些錢,幫助他換了新款iPhone手機、遊戲機、名牌運動鞋等。他打算叫親弟弟一起做……」作者還專門為此配了一幅圖片,可謂有鼻子有眼吧。可是,這個「13歲小暴徒」叫什麼名字?他的情況是記者採訪的還是誰提供給記者的?報導中毫無說明。

具備新聞學常識的人都知道,新聞報導不是文學創作,不能憑主觀想像,它的主要內容是新聞事實,是凡合格的新聞都不會忘記告訴讀者,它所報導的新聞事實是記者自己採訪的,還是由哪個消息源提供的。因此,一篇報導不管再怎麼繪聲繪色,如果內容既不是記者自己採訪的,又沒有明確的消息來源,那麼百分百可以斷定它是假新聞。所以懂新聞的人一眼就能看出,《香港暴徒的酬勞曝光,「殺警」最高給2000萬「撫恤金」!》正是這樣一篇憑空捏造的假新聞!

正因為是憑空捏造的,它當然說不出消息的來源,也說不出拿了「酬勞」的「暴徒」有誰,又是誰給他們發錢的。試想,如果能說得出,它又何必藏著掖著呢?說出來豈不是更能取信於讀者?

行文至此,我不由想起了昨天在微信上看到的香港中文大學教授王璞評論所謂暴徒酬勞的幾段話,它們也正是我想說的話,故抄錄在此:

王教授說:「不約而同,有幾位大陸朋友給我發來一則訊息,說是香港抗爭青年都是被『外國反動勢力』收買了的,甚至定出了價位,兩千萬一條警察的命。這讓我覺得有些話不吐不快了。

「慢說到現在為止,死的都是青年學子,傷的也百分之九十以上是抗爭鬥士,便是這謠言本身,也透露了一個常識性問題:將心比心。造謠者們以自己拿錢辨事賣身有價的小人之心,度別人為信念獻身的君子之心,才會造出如此卑劣的謠言來。

「看今日之國內種種現實,從最高權位的官員到販夫走卒之徒,金錢本位已經到了無孔不入地步,從針頭線腦到官位到良心,皆標價出售。就連堂堂最高學府的教職,亦都成了有價有市之商品。所以當他們看到居然有這麼一個群體,不屈不撓、前撲後繼,為了某一併無實利的事物抗爭,絕對不理解,絕對不相信。

「可是我要告訴我的大陸同胞們,世界上總還有些東西是金錢買不到的,無價無市,這就是對自由民主理念的追求。在以自由民主理念為本的公民教育下成長起來的這一代香港青年,仍然堅信它,仍然服膺它。因為他們懂得什麼是公民什麼是奴才,什麼是民主什麼是專制,什麼是自由什麼是極權。所以他們不屈不撓,以死抗爭。」

王教授說的沒錯,香港年輕一代對自由民主理念的追求是錢買不到的,無價無市。中共編造的謊言不但抹黑不了他們,反倒暴露了其自身邪惡的流氓嘴臉。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