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香港是否進入「准內戰」狀態?

政治運動本身是沒有打仗的心態,但是警隊變成一個軍事化的武裝部隊,從他們的角度就變成好像打仗一樣,是單方面打仗,單方面打仗是很恐怖,現在的鎮壓已經出現了人道的危機。我們香港尊重法制,法制的意思就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警察犯法都要嚴肅的對待,沒有人可以說在法律之上。現在我們看到的是從6月以來示威者被抓住的有5000多人,接近6000人,但是警察好像一個紀律處分的都沒有。

香港勇武派雖然暫時休兵,令周日區議會選舉和平有序進行,但理工大學內仍有多名示威者被香港警方以武力圍困,中大、理大接連兩場」戰役」,烽煙四起,槍聲不斷,街頭縱火,黑煙瀰漫。許多人形容今日香港有如真實的戰場。香港是否已經進入所謂的」准內戰」狀態?香港風雲邀請發表」香港內戰系列」文章的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教授羅秉祥與香港時事評論員潘東凱、陶傑深入分析。​

羅秉祥:我在文章中提出三點:1,為什麼是一個戰爭的狀態;2,只是一個半戰爭而不是全面戰爭;3,這種分析對我們了解香港發生的事情提供一個角度以幫助理解發生的事情。

首先關於戰爭的定義,我們會想到兩個打起來就是戰爭,但是回到戰爭最準確的定義,戰爭只是爭執用另外一種方式來延續下去,核心是一個政治的問題。另外,戰爭是以武力來強制反對者屈服於我們的意志,是以利驅人的一種方式,從這些方式來看,現在香港發生的事情有很多是有戰爭的狀態,第一種是武裝的衝突,這兩個月以來武力的衝突越來越大,所用的武力越來越強,示威者用的武力也是越來越多,另外一方面,範圍越來越廣,開始在街頭,後來蔓延到警察局旁邊,後來蔓延到民居蔓延到商場,蔓延到地鐵站裡面,到中環金融中心區,最後蔓延到大學區,蔓延的廣度變得非常大。第二,這種武裝衝突是因為政治的原因,剛開始是修訂逃犯條例,到現在大家最關心的眼前警察暴力的問題,長遠的說是一國兩制的問題,香港高度自治區多高的問題,背後牽扯兩個不同爭執的群體,如同所有其他戰爭一樣,一方是大部分的香港市民,對方表面上是香港政府,但是歸根究底是中國共產黨,兩個政治群體之爭,爭的是如何才叫一國兩制,怎麼樣才叫高度自治,這是一種戰爭的狀態。

但是我說這只是半戰爭而不是全面戰爭。第一,因為它是武裝衝突,警察方面有高度的武裝,可是示威者什麼都沒有,只能用很原始的東西,磚頭啊,等等,示威者根本不可能擁有武器,他如果擁有武器馬上就會犯法,警察就會抓他,雙方根本就不可能進行一個對等的武裝的衝突。第二雙方都非常小心翼翼的,不敢在眾目睽睽地下殺死對方的人,第三,示威者比較被動,他很少去主動攻擊警察。警察驅趕他們才發生衝突,第四,示威通常指發生在周末的時候,平常生活上班下班,這也解釋為什麼是半戰爭的狀態。由這種框架如何來幫助我們去思考這個問題,最主要是可以解釋警察的暴力,很多人投訴警察用了過多的暴力,而很多人解釋說警察只是為了驅捕犯法,可是從6月12號開始警察用大量的暴力,比如毆打示威者,抓到警署裡面虐待他們。大家都覺得警察失控了,但是警察不可能五個月以來都是失控狀態,一定是有一種非常精細的行動目標,這個行動目標類似於打仗,打仗上戰場就是要襲擊對方,傷害對方,減少對方還擊的能力,所以警察對香港示威者的做法完全是抱著一種打仗的心態,而不是警察的心態,到最後他們流行的口號,他們把示威者形容為蟑螂,出去「打蟑螂」即為「打仗」,這個不是執法,這就理解了為什麼警察五個月以來為什麼用那麼大的武力來對付示威者,他們最終的目的就是打仗,而不是執法而已。當然上面給他的命令可能就可以解釋,示威者不乖乖聽政府的話,不乖乖聽政府的話的人就危害國家安全,危害國家安全就變成國家的敵人,國家的敵人自然要去打,從這個角度來理解就比較容易解釋警察為什麼用這種方法對付示威者。

如何看香港現在已經進入「准內戰」或者「半戰爭」的狀態。香港警察已經不是在執法,而是在打仗?

陶傑:當然這六個月以來警方的暴力,正如羅教授所說,是跟示威者的反抗不成比例的,到目前為止已經超過200人在這六個月內自殺了,比起去年同期這個數字略有增加,警方可以說這個案子無可疑之處,但是這200人的自殺中年輕人的比例肯定比同期要高很多,而且有一些疑似的自殺案件包括我本人去現場看是不可能是自殺或者意外的,所以這種案件和事件累計的越來越多,累計的越來越多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越往後就越困難,因為不可能每一件都查的出來,而且會涉及非常巨大的人力物力,如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如果在六月底或者七月中都還來得及,現在已經來不及了。當然成立還是比不成立好,只能夠叫抓大放小,小的事情就算了,就把幾件大的事情查的水落石出,然後弄個調查報告,大概至少要兩年,但是這個對安定香港當前的暴力是會有幫助的。然後英國傳媒放出消息說三月份林鄭月娥會下台,或中共中央會允許她下台,三月份會有兩會和中共的政協會議,就看看那個時候會有什麼轉機,但是聖誕節,農曆新年,這兩個節日的消費經濟可以說是基本上泡湯了,因為再這樣下去,那些店鋪,餐廳,飯店一家接一家的關門,酒店的入住率長期偏低,國際的觀感對香港不好,因為林鄭月娥自己在6月12號搶先出來把香港定性為一個暴動的城市,如何讓外國人過來光顧。所以解鈴還須繫鈴人。

潘東凱:所以要面對現實,外國沒有插手香港的運動,這是很清楚的事實,但是為什麼他們對香港的發展表達很多的憂慮和悲觀呢,是因為香港政府處理這個危機的態度(能力太低)。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外國的遊客,投資者或者是平常的文化來往,都有很多合理的擔憂,剛才羅教授講的戰爭狀態,我不同意這個分析。因為我的分析是,政治運動本身是沒有打仗的心態,但是警隊變成一個軍事化的武裝部隊,從他們的角度就變成好像打仗一樣,是單方面打仗,單方面打仗是很恐怖,現在的鎮壓已經出現了人道的危機。我們香港尊重法制,法制的意思就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警察犯法都要嚴肅的對待,沒有人可以說在法律之上。現在我們看到的是從6月以來示威者被抓住的有5000多人,接近6000人,但是警察好像一個紀律處分的都沒有,但是我們用平常心很客觀的講,這麼大的衝突維持了半年,那警察就沒有犯法?我們看到很多外國的媒體的影片,沒有辦法抵賴,警察暴力是不受控制的,因為好像是警察,有一個錯覺就是警察是不會承擔後果的,不需要收到法律的制裁,這是非常嚴重的損害香港的法治。

羅秉祥:示威者和警察比較武裝實力是懸殊的很嚴重的,戰爭是政府發起的,可是示威者並不是說他們沒有採取任何東西回擊,假如不清楚的話,從中文大學和理工大學的案例,大家形容這兩次事件都是戰役,中文大學二號橋戰役,理工大學校門外的戰役。中文大學二號橋的戰役持續了12個小時,警方發起了超過1000發催淚瓦斯,集中的打擊對方,而對方也有還擊。理工大學更清楚,政府還用了裝甲車,示威者拚命扔燃燒彈。這兩個戰役很清楚的表明警察用很大的武力攻擊示威者,示威者拚命在防守,防守時還擊對方,這已經構成戰爭裡面防衛的還擊,雙方的武力是懸殊的不得了,以至於看不到像一般戰爭的樣子。這次記者拍到的中文大學二號橋還有理工大學的照片,看起來就是戰爭的場面,都是烽煙四起的。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