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鄭宇碩教授專訪:「香港人用選票表達訴求」

德國之聲:您認為這個選舉結果,能否會改變北京處理香港事務的態度?鄭宇碩:這個可能性很低。北京政府也不是不明白香港的民意,他就是不讓步,就是要教訓教訓香港人。他們的意思就是不能對一個群眾運動讓步,也擔心對中國國內起示範效應,...更擔心讓步會引起對政府的懷疑。所以北京真正讓步的可能性還是很低,這個香港人也都明白。

香港區議會選舉在25日下午全部選票點算完畢,結果顯示民主派大獲全勝,在全部452個議席當中拿下390個議席,相當於86%。在幾個選區甚至出現全部都是泛民派當選的情況。這樣的選舉結果將如何影響香港接下來的發展?

開始投票的第一個小時之內,選民的投票率就已經創下紀錄,投票結束後,投票率更是創下香港歷史有史以來最高的71.2%。泛民派取得壓倒性勝利,在17個區議會獲得過半議席,整體而言也大幅超越建制派得票率。德國之聲訪問了前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鄭宇碩分享看法。

德國之聲:區議會選舉結果顯示民主派大勝,您認為這個結果最重要的意義是什麼?

鄭宇碩:最重要的意義當然是香港人用手中的選票做了一個發聲的機會,告訴全世界、告訴北京的領導人,我們堅持我們的訴求,希望政府回應我們的訴求,我們不能接受這種強調一味的打壓解決問題,香港人利用手中的選票,表達這個訴求。你看星期天早上七點半鐘很多人就在排隊,我自己也在排隊,這個情景讓我非常感動。

德國之聲:區議會本身沒有很大的政治權力,那麼這個選舉還能有什麼實質的政治影響力?

鄭宇碩:區議會是地區層面的基層機關,權力只是基層的性質,也只有小小一點錢作一些地區性的小計劃。但是不管怎麼樣,選民還是利用機會表態,跑出來表達訴求、表達不滿意。事實上你要知道香港人目前對林鄭政府也好、對北京政府也好,是沒有太高的期望的。但他們還是期望把握每一個機會表示自己的不服氣。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說,政府會尊重投票結果,認真反思

德國之聲:剛剛林正月娥也針對選舉結果發表了她的意見,說「特區政府一定會虛心聆聽市民的意見,並認真反思。」您認為她是否還會有更多行動來對選舉結果做出反應?

鄭宇碩:一般相信不會。就像我剛才說,大家對她也沒有什麼期望。昨天選舉完,這麼多人出來投票,選舉的結果也很清楚,她還是出來說這麼一句話,非常充分表示她沒有誠意。在香港人眼裡非常清楚,在這種時候還說這些都是官話。最簡單的一個回應是,你是不是要成立一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香港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要求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你連這一個要求都不答應,還談什麼聆聽、跟社會對話,現在大家就是看不到前景。看不到隧道盡頭的曙光。你一味的打壓,沒有對話,沒有回應政治訴求,這怎能讓香港回復正常呢?

德國之聲:所以,您認為,如果林鄭需要藉由回應運動訴求才能展現誠意嗎?

鄭宇碩:這是最清楚的。坦白說,要是政府不回應的話,我很擔心警察跟示威者的衝突還是會繼續下去。最起碼一個很中性的訴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這也是很多人支持的,是香港人一直以來超過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支持的要求。

德國之聲:那麼從「反送中」運動方面的人來看,在區議會選舉出來之後,他們還能做什麼呢?

鄭宇碩:這也不是能做什麼的事情。而是清楚表達訴求,就是林鄭這個行政長官、這個區政府,我們要求民主選出來,沒有民主選舉出來的政府,不會捍衛市民的訴求,不會捍衛市民的價值,只會一面倒地聽北京的話,這個我們不接受,我們要求有改革。如果不反應的話,香港人會持續的抗爭下去,用和平的不合作運動顯示這個政府不能有效的管治。

此次香港區議會選舉,投票率是香港歷史上最高的一次

德國之聲:您認為這個選舉結果,能否會改變北京處理香港事務的態度?

鄭宇碩:這個可能性很低。北京政府也不是不明白香港的民意,他就是不讓步,就是要教訓教訓香港人。他們的意思就是不能對一個群眾運動讓步,也擔心對中國國內起示範效應,...更擔心讓步會引起對政府的懷疑。所以北京真正讓步的可能性還是很低,這個香港人也都明白。

德國之聲:媒體認為,因為特首選舉委員會的委員也會由區議員互相選舉產生,因此這次泛民派壓倒性贏得選舉的結果可能會影響到2022年的特首選舉。您認為這個幾率高嗎?影響會多大?

鄭宇碩:到時候選舉的制度,還是北京掌握整個過程。就算我們在區議會贏了,也頂多是在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拿到117個席位,也還不夠多數,北京還是能掌控多數的。所以要是北京一樣推派他自己認可的候選人出來,全力動員,那個候選人當選的把握還是大的,這個制度的前提就是讓特首不脫北京的掌控。我們也不寄予厚望,總之我們就儘力而為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