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國黑死病官方再認一例 網傳長春已陷落消息被封 中外歷史:大瘟疫是改朝換代的前奏

鼠疫在中國大陸持續擴散,11月27日深夜,中共內蒙古衛生局悄悄公布1例新腺鼠疫確診個案,迄今中共官方僅承認5起鼠疫病例。另外,近日網上傳疫情已擴散至長春。此外,中外歷史記載顯示,大瘟疫是改朝換代的前奏。

中國「黑死病」又增一例當局深夜悄悄公布

圖為在內蒙古鄂爾多斯市火車站,乘客逐個測體溫。(網路圖片)

11月27日深夜11點多,內蒙古自治區衛健委對外發布信息,27日,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市四子王旗江岸蘇木江岸嘎查1名牧民在四子王旗人民醫院就診期間,經國家和自治區專家會診,確診為腺鼠疫病例。

至此,官方已公布5起病例。首例為9月發生於甘肅酒泉市的敗血性鼠疫死亡案例,近期自11月12日起陸續確診4例病例,均來自內蒙古,包括錫林郭勒盟3例和烏蘭察布市1例。

網傳疫情已擴散至長春

鼠疫擴散至中國長春

微博上一名長春市民親人疑似感染鼠疫,並被各大醫院當成人球不願意收留,最終找到醫院願意接受,但卻在發病後八天去世並立即火化 pic.twitter.com/4wWVxzeu6Q

— Otto Huang(@OttoHuang120) November26,2019

海外推特流傳大陸微博已封殺的消息稱,鼠疫已擴散至中國長春。

網路截圖發於11月23日的微博用戶「曹大爺」帖文稱,自己的大伯患病被多家醫院拒收。「傳染病醫院拒收是醫院沒能力確診是否是鼠疫或是食物中毒,建議去吉大一院查;吉大一院拒收是因為病人有肺病,應該去傳染病醫院;市疾控中心說,從傳染病醫院出來說明不可能是鼠疫,否則涉嫌違法。所以整個醫療系統的作用就是:等待是否出現第二例來確診是否是鼠疫。」

帖文配了一張在公主嶺守安醫院的化驗報告單,顯示病人的名字叫曹洪志,年齡57歲。此次發病前,他的身體狀況為「經常在外面溜達」。

網帖表示,「為什麼我擔心是鼠疫,因為有高燒、休克、咳血、中毒等癥狀,還沒有出現紫鉗之類的,還有就是長春市傳染病醫院的醫生說無法排除鼠疫。」

接下來的兩天,該帖文的微博用戶「曹大爺」一直與網友互動,交流病人的病情,有人建議他到北京去,又擔心過不了檢疫站;後來由於內蒙的28人已解除隔離,家屬沒有聯繫北京疾控中心,選擇在家輸液和等待。直到25、26日,「曹大爺」才發消息稱,「病人已經去世,並且已經入葬,發病到現在差不多八天左右。接觸者沒有發現有類似癥狀。」他表示,直到去世也不知道病因。

但目前該用戶已消失。記者搜索發現,該賬戶是因被投訴而無法查看。

史料:大瘟疫是改朝換代前奏

大規模的疫病通常還能改變歷史的前進方向,導致改朝換代。大紀元時報《大瘟疫:改朝換代的前奏》詳細總結了這種變換。東漢末年、明末清初的例子不再贅述,請看後文的擴展閱讀。

尼古拉斯.普桑Nicolas Poussin(1594~1665)1630年的油畫《阿什杜德的瘟疫》

公元65年至565年期間,羅馬發生過四次大瘟疫,死人無數,致使強大的羅馬帝國由盛及衰。

前三次分別發生在65年尼祿統治時期、164~180年馬克烏斯‧奧里略時期和250~270年間蓋勒烏斯、克勞第烏斯統治時期。而這二百多年期間是基督教遭受羅馬皇帝迫害的嚴重時期。

基督耶穌被猶太教領袖以「謀反」的罪名釘在十字架上,奧里略將無數基督教徒的屍首肢解、掛滿街頭,為了煽動迫害,羅馬的學者們編造基督徒喝嬰兒血的謊言。因此,基督教學者普遍認為,三次大瘟疫是神對羅馬迫害基督教的嚴懲。大瘟疫中,曾經下令迫害的皇帝尼祿、馬克烏斯‧奧里略、克勞第烏斯都遭到報應染病暴斃。

[法]居勒-埃里‧德洛內(Jules Elie Delaunay,1828-1891),《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Pesteà Rome),1869年作,巴黎奧塞美術館藏。(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第四次羅馬大瘟疫是一場始發在541年查士丁尼統治時期的大鼠疫,史稱「查士丁尼鼠疫」。也是世界史上三次大鼠疫的首次。據拜占庭作家普羅柯比的記載,高峰期拜占庭每天死亡1.6萬人,「所有的居民都像美麗的葡萄一樣被無情地榨乾、碾碎。」歷史學家約翰描述:「人們相互之間正在進行著交談,突然他們就開始搖晃,然後倒在街上或者家中;一個人手裡拿著工具,正坐在那兒做他的手工藝品,他也可能會猛然倒向一邊,靈魂出竅⋯⋯」

後世學者說,拜占庭的死亡率達75%。「他們像蒼蠅一樣地死亡著。垂死者的身體互相堆積起來,半死的人在街上到處打滾。」

「在拜占庭根本不可能看到任何穿著官袍的人,特別是當皇帝也傳染上瘟疫的時候。」瘟疫使大街上很難看到行走著的人,偶爾有人出來,他必定是拖著一具屍體出來。

諸多基督教史學家認為幾場災難是「上帝對人類罪行的懲罰」。有研究者估計這場瘟疫可能使地中海岸的約2500萬人死亡。

在瘟疫來臨前夕,查士丁尼征服運動達到了高潮,他抱著企圖重建羅馬帝國的夢想,絲毫沒有想到,他擁抱到的卻是對帝國無情打擊的鼠疫,自此羅馬對歐洲文明的影響力一蹶不振。

【中外歷史記載大瘟疫和改朝換代的關係,擴展閱讀請看:中外歷史記載大瘟疫:改朝換代的前奏】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