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95後海歸留學生為何選擇逃離中國大陸?

一名海歸留學生,因為翻牆上網發微博,一夜之間成了中共重點監控對象。在遭受搜查,關押,全天候被監控等種種折磨下,他年紀輕輕就不得不選擇逃離中國大陸。

圖為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溫哥華校區。(受訪者提供)

一名海歸留學生,因為翻牆上網發微博,一夜之間成了中共重點監控對象。在遭受搜查,關押,全天候被監控等種種折磨下,他年紀輕輕就不得不選擇逃離中國大陸。

Ray來自中國江蘇省,是一名95後。今年11月初,他逃離中國大陸來到加拿大。Ray從高中起一直翻牆看世界,曾在加拿大讀大學,畢業後回國。當初覺得在國內事業發展機會可能多一些。

翻牆上網三次遭警察調查

今年7、8月份,警察突然上門來傳喚。到了派出所,警察拿出一大沓列印出來的紙,上面是Ray發布的微博信息、轉發的內容。

「主要是從2018年底開始,接觸一些時政、貿易戰,把外媒的資料做一些翻譯、編輯,放到微博上。因為研究過經濟,還發了一些對美國和中國大陸的經濟分析。」Ray說。

比如,他貼了一些財政數據,預測經濟形勢不會好轉,2019年年底大家可能會不好過,過了明年春天會更糟,不建議大家買房。這些都被公安局調出來,說你發這個什麼意思?是不是要製造恐慌?!說碰政治就是死。

近期,Ray還轉發了香港的幾個視頻,也被舉報。如指有些警察是中國大陸派過去的,包括黑警換衣服穿成示威者,混進人群里亂搞。

圖為Ray被舉報的一條微博。(受訪者提供)

Ray說,「他們跑到家裡來,拿了一張傳喚證,說我尋釁滋事,要跟他們走一趟。當時我家人也都在,想看一下傳喚書,拍個照片,他們也不允許,當場把我和家人的手機扣了。」

在派出所,Ray坐在手銬椅子上做筆錄,警察用空調18度狂吹他,讓他寫保證書,保證以後不翻牆之類。Ray被關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才放回家。警察要了他和家人的電話號碼等聯繫方式,要他隨叫隨到。

Ray然後回去上班了。過了半個月,一天早上8點多,警察又打電話叫他到派出所,網路安全保衛大隊(簡稱網安)的人也在那裡。網安問他寬頻上網流量一直往外跑,是不是用了Shadowsocks、Vpn這些翻牆的代理?Ray表示沒辦法,學術需要,工作上有些資料需要出去找。

這次警察到Ray的家中扣電腦、翻電腦,兩台筆記本、一台主機被扣走,警察沒有出示搜查令。然後Ray又被帶回派出所洗腦,關到第二天,也不給吃喝。讓他承認自己翻牆是看反動內容,要求他把Google賬號、臉書賬號等都交出來。

警察把電腦拉到網安大隊檢查了,一周後又打電話說硬碟加密了打不開,問他要密碼,Ray說很久也忘記了。警察威脅他老老實實配合,不然只能把他關進去。Ray被帶到網安大隊解鎖電腦,他只好雙手放在鍵盤上按著想,弄了半天,最後也沒解開。警方沒有任何證據,電腦一直被扣押在那裡,拒絕歸還。

Ray沒想到的是,警察第三次造訪,直接到他工作的公司,收走了他的相機和無人機,理由是由於他的專業,防止他製作和傳播影響黨的內容。老闆也因此炒了他的魷魚。

「相機、電腦、手機當時全部被封條封起來了,到現在都沒有歸還。」他說,「寬頻賬號是用家人的名字開戶的。他們還威脅我和母親,你再註冊微博亂髮帖或者翻牆,就停發我母親的養老保險金。」

留學生回國成重點監控對象

Ray認為,很多留學生回國都是重點監控對象。在留學期間,校內華人留學生經常跟港台留學生有衝突,中國學生會(Chinese Student Union)經常組織在學校里搞華人春晚、唱紅歌、表演還要穿中共紅軍的服裝,自己非常反感中共這些宣傳。

此外,境外人士入境也是全部記錄在案,有監控檔案,可以搜查國保重點、信訪人員、網路重點等不同類別。Ray透露了自己工作過的地方有接觸到外國人,警察就會問那些外國人平日有沒有反黨反中共的行為和言論。

圖為中共公安局出入境管理中心境外人員監控檔案。(網路圖片)

「我也是重點監控對象。因為他們把我所有國外的學歷、經歷都調查過了,其實他們對我在國外上學的經歷非常反感,覺得我在國外可以接觸各種東西,在網上比較活躍,發帖和各種觀點。」Ray說。

「他們知道我的職業,會經常在工作時間突然打電話過來問在幹什麼,我是真的怕聽到手機響,但是漏接,手機就會彈出緊急信息窗口:『xxx市公安局給你發送緊急來電要取得聯繫請回復』。」他說,「加拿大美國也就自然災害颶風地震手機才會有這種警報彈出來,國內是公安用來控制異見人士。」

經歷了不斷地上門搜查,關押,全天候的被監控,手機需要待命和隨時準備被傳喚去派出所,Ray的精神在事發一個月後徹底崩潰,工作也丟了。Ray選擇去比較熟悉的加拿大。

「在出來之前很難休息好,精神高度緊張,有時候會幻聽,或者聽到有人敲門有恐懼感,非常不安穩。路上看到公安的警察心裡會很恐慌。」他說。

對於中共不斷迫害民眾的手法,Ray表示,「我覺得中共是破罐子破摔了,這個東西始終是要崩潰的。現在也沒有辦法,它們只能是高壓強權走一步算一步。」

學生失蹤案再現認清中共本質

Ray離開中國大陸,逃得毅然決然。他表示,自己在高一就認清中共本質了。因為家人經歷過8964,當地的一個修煉法輪功的朋友被迫害,只能去芝加哥尋求庇護,還有當地三個高中生突然失蹤,父母因為報警直接被關起來。

「這些事情都是真實地發生在自己身邊的,而且武漢32個大學生突然失蹤,父母全部抓起來的事發生後,我就覺得(中共)不會變好了,只會變本加厲收割器官,迫害公民。」他說。

Ray披露,今年8月,江蘇省出現過3個高中生(十七、八歲)突然失蹤的案件,幾個家長到派出所跪求幫助,全部被關起來了。「家長就是哭喊怎麼會突然人沒了呢?監控呢?警察說監控你自己看,人就是突然沒得,我們也沒辦法,然後就是耍無賴。」

他表示,這種事情不會有官方新聞。「小城市地方電視台就一個,而且是官方直屬,現在上面規定人走丟、自殺、殺人、污染排放這些一律不播放,只放掃黑除惡,現在小區的旗牌室全關了抓賭。」

「這個事情我以為只是新疆還有武漢發生,沒想到江蘇這樣發達的地區也開始了。」Ray說,「在被抓的當晚,我也被抽血和錄走路姿勢。再不跑,我就會被摘掉器官,然後被消失。」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