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小鮮肉慘案

作者:

台灣藝人高以翔在大陸電視台趕錄綜藝節目,要玩跳高攀低的高難度挑戰,不幸猝死,躺在地上半小時,其他人身邊經過,無人理會,就此送了一命。

在大中華圈裡,「藝人」這個行業不知道是幹什麼的。在外國,無所謂藝人不藝人:不是明星,就是演員,不是歌星,就是舞蹈家。還有就是表演脫口秀的專家,加上司儀。各有才能專長,分得清清楚楚。

做演員當明星,若要擔綱動作片,飛檐走壁、攀石爬牆,俱有各種特技演員做替身,慎毋撈過界,因為保險問題。制度分明,人權有保障。

當然也有少數例外的。譬如史提夫麥昆,還沒有進這一行的時候已經擅長電單車花式飈車。畢蘭加士打進荷李活之前,在馬戲團當過空中飛人。查理士布朗臣少年貧窮,做過礦工,長大後加入美軍,在太平洋戰爭中與日軍肉搏過。此等特殊人物,俱因經歷了一個特殊的時代,另有不同的才能。

但大中華影視圈的小鮮肉不是。憑一張臉孔、一台尖叫,速食麵一樣即刻做了浪漫電視劇主角。然後整個社會氣氛,突然收緊,電影電視劇本因種種政治理由碰壁,小鮮肉明星轉拍法國義大利名牌廣告。

但是隨著大陸打貪,經濟下滑,歐洲名牌消費下跌,小鮮肉們改行兼做玩命的所謂綜藝騷。

如此「藝人」,並無藝術可言,在一個網路點贊打賞的喧噪市場,取悅億萬低智商的感官消費者。這種所謂綜藝騷,電視台攝影機掃到觀眾席時,看看那些晃動紅綠螢光棒、手持心心紙牌、大呼小叫的所謂粉絲,就知道是何水準。高以翔飛得高,他們要求再高一點。高以翔滑翔得很險,他們叫再偏刁一些。一夜出鏡十五萬元人民幣,這個錢你要不要?你不要,大把人排隊等搶這個機會。

即使幾年之間有數千萬粉絲流量,水裡來火里去的兼過幾多場空中飛人,一下子台海局勢遠遠的忽然有變,藝人不慎在微博講錯了半個字,那兩千萬明明喧笑翻騰把你當耶穌在世的微博粉絲,忽然青面獠牙的將偶像聲討為台獨分子,喝令馬上滾蛋。

將此等中國娛樂市場喜怒無常的風險計算進去,還要在一個虛擬的IT舞台扮解放軍衝鋒,十五萬元人民幣一條命,未免廉價。

高先生台灣出生,移民加拿大。已經是加拿大國籍,據說那邊多元文化,據說人人機會均等,大學畢業,為何不去溫哥華電視台與洋人一起露臉?那邊有工會、有制度、有人權、有尊嚴、有保險,不會將一個本屬戲劇的專才,當做走穴的猴子耍。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