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預示政治力量重大變化 民調顯示美國三分之一黑人支持川普

圖為7月25日川普總統在新國防部長艾斯珀上任典禮上發表演講。

最近的三項美國全國民意調查顯示:黑人對現任總統川普的支持率上升可能預示著美國政治力量平衡的重大變化。

在過去的八十年間,黑人選民一直是民主黨忠誠支持者。但是,今年11月22日拉斯穆森報道(Rasmussen Reports)宣布,最新調查中有34%的黑人說,他們現在支持川普總統。此後不久,艾默生民調(Emerson Polling)表明,有34.5%的黑人支持川普總統。最新的馬里斯特調查(Marist poll)顯示,包括黑人和西班牙裔在內的33.5%的「非白人」都支持川普總統。

由於只有8%的黑人選民在2016年大選中支持川普,民主黨最忠誠的選民的這種轉變很快在保守派評論員中引起了歡呼,在自由主義者中激起了憤慨。

實際上,黑人對川普的支持越來越不是新事物。當坎耶·韋斯特(Kanye West)於2018年在橢圓形辦公室與川普會面並宣布對川普總統的支持時,胡佛研究所教授維克多·戴維斯·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描述了黑人選民的改變對選舉影響的潛力:「即使只有20%的非裔美國人對川普表示支持,也幾乎摧毀了民主黨對2020年總統勝選的希望。」

民主黨戰略家羅賓·比羅(Robin Biro)也看到了威脅,在12月2日告訴《大紀元》(The Epoch Times),他最初對拉斯穆森的數字「有點懷疑」,直到他從馬里斯民意測驗中又看到了類似的民意測驗結果。他警告說,這三項民意調查「應成為我的民主黨同僚的警示性事件,不要在政治上將任何事情視為理所當然。」他說:「在民主黨總統辯論階段,關於我們計劃如何幫助有色人種社區的發言還不夠多,這些社區對此感到沮喪。」

然而,《大紀元》採訪的其他民主黨競選戰略家對這三個民意調查並不那麼悲觀。例如,Boots Road Group的執行合伙人克里奇利(Spencer Critchley)指出,蓋洛普(Gallup)的調查是該選民更現實的寫照。蓋洛普的中間調查顯示,過去三年來黑人對川普的支持率在統計上沒有變化:2017年為10%,2018年為11%,今年到目前為止(至11月20日)為10%。克里奇利還引用了共和黨民意測驗官弗蘭克·倫茨的警告,即在2018年選舉前一周,拉斯穆森顯示40%的黑人支持川普,但只有8%的人投票支持共和黨。

共和黨人對民意調查的熱情仍然很高。加利福尼亞州托馬斯合作夥伴戰略(Thomas Partners Strategies)運營副總裁詹妮莉·布朗(Jennilee Brown)在12月2日對《大紀元》說:「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中的左派激增可能會導致更多黑人流向川普。」布朗說:「我不認為川普會贏得大多數非裔美國人和少數族裔的支持,但即使是很小的支持,也將給越來越左的民主黨帶來麻煩。非裔美國人選民不再是民主黨中最左派的選民,這可能就是為什麼2020年候選人的經濟信息對這個群體有影響的原因。」

同樣,曾擔任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2012年總統競選活動資深顧問的華盛頓策略師凱文·謝里丹(Kevin Sheridan)在12月2日對《大紀元》說,在諸如賓夕法尼亞州和俄亥俄州這樣的戰場州,增加黑人支持尤為關鍵。謝里登說:「共和黨候選人在非洲裔美國人中已經走過了30多年的最低谷,所以這些數字的任何增加都使戰場州對川普看起來更好。」

稅改美國人會主席格羅弗·諾奎斯特(Grover Norquist)告訴《大紀元》,保守派長期以來一直在想:「為什麼非裔美國人和西班牙裔人支持父母選擇教育,教會出勤和強烈的親情觀點,但仍未轉化為對共和黨候選人的更強支持。民主黨人很久以來就明確表示,他們是與教師工會,而不是與父母在一起……不是希望在鋪砌好的街道,犯罪率低和擁有良好學校的家庭社區投票。」

傳統行動執行總監蒂姆·查普曼(Tim Chapman)對《大紀元》說:「趨勢正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他說:「我認為,這很大程度上歸功於川普堅持打破過去三十年的共和黨正統觀念。與此同時,他在宣判量刑,貿易和歷史性的對黑人學校的援助等問題上正在打破常規,同時他領導著一種對少數民族社區普遍適用的經濟。」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高宇清綜合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