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海底撈與麵包之爭 是沉淪與反沉淪的對決

作者:

理大之戰,被困在校園內抗爭者的日與夜,可歌可泣。他們的堅韌、廚師對他們不離不棄每天煮飯的故事、百多個勇武派用游繩逃走再被電單車送走的驚險、四百多個示威者在精心細密的組織下通過下水道逃生的事迹,足以在香港重光後拍成電影、傳頌後世。

理大圍城時,警察的一些荒謬言行,其實也有重大意義,值得載入史冊。例如一個晚上,包圍校園的一位警察用揚聲器向校內學生喊話,說現在受過高等教育的學生無腦,諷刺死守校園的學生要捱冰冷的生命麵包,他下班後便可到深圳食海底撈,還奚落生命麵包都是基層拾荒者老人家吃,十分可憐。

港警的這番喊話,正好體現了香港社會現在的撕裂,是甚麼一回事,撐警的所謂「藍絲帶」與支持示威者的「黃絲帶」之間的最大分別,到底在哪裡。海底撈,就是中國大陸近年急速擴充的一個四川麻辣火鍋連鎖店,從中國開到香港和國外。海底撈的老闆,更成功移民新加坡,最近成為新加坡首富。

不知從哪時開始,重慶麻辣火鍋忽然在中國很紅,還輸出國外成為中國軟實力的象徵。我在好多年前開始留意到,處於赤道附近、全年酷熱的新加坡,麻辣火鍋竟然也開到成行成市。後來有當地朋友提醒,火鍋店都是中國新移民開,因為開餐廳不用廚師,廚房也不用,本少利大。現在我在美國的城郊住區,竟然也開了兩家。

香港食家蔡瀾今年年初在大陸電視節目,被問到如果有特權讓一道菜色消失,他會選擇甚麼,他斬釘截鐵的說是火鍋。因為火鍋是「一種最沒有文化的料理方式」,把切好的東西讓客人自己扔進去,沒有廚藝可言。

蔡瀾對火鍋的攻擊引起很多中國玻璃心的猛烈反彈。但支持他觀點的,則表示火鍋,特別是麻辣鍋,不單不用廚藝,連新鮮用料也不用,放了很多天快壞的肉或快霉的菜,丟進味道很濃很辣的湯里泡,根本沒差,跟多用清湯、講究食材新鮮的廣東火鍋與日本刷刷鍋很不一樣。大陸最近甚至興起奶蓋鍋、綠茶鍋,撇開地溝油和各種有毒調味劑的問題,也很噁心。

在大陸這個信用破產社會信用卡發展不起來,支付寶才會出現。支付寶本來只是一種廉價替代,也有很多安全問題,但在鋪天蓋地的宣傳之下,竟然在香港被視作高科技前衛生活的象徵。同理,讓斂財商人不用廚房不用新鮮食材也可開餐廳發大財的麻辣火鍋,現在竟然成了港警眼裡高級優質生活的標誌。

而港警強調他是到深圳食火鍋,更是可圈可點。在二十多年前開始,很多香港人便很熱衷於上深圳消費玩樂。十多年前我在香港教書時,便知道不少等退休或已過退休年齡卻仍未退休的學者,常常在深圳度周末,白天打高爾夫,晚上不知幹啥。而香港某位一代經濟學泰斗,因為在美國逃稅被美國通緝不敢留港,晚年長居深圳,年近八十也被拍到經常跟不同妙齡女郎把臂同游。深圳對這些人來說,簡直是一個色香味俱全的慾海天堂。

相反,生命麵包可能可以令很多土生土長香港人,回憶起讀小學早起時母親準備好的腿蛋治的溫暖和玻璃瓶牛奶的鮮甜,折射出一種簡樸的安逸。

香港支持建制、支持警暴的少數,與追求光復香港的多數之間的矛盾,其實也是深圳海底撈與生命麵包之爭,背後體現的,便是粗野橫蠻的土豪濁流與細膩溫馨的本土品味的衝突,亦是沉淪與反沉淪的對決。

-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