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美科技戰 中資積極備戰 美軍上將:須準備與中共開戰 涉華為伊朗交易?多名員工失蹤

作者:

為了應對貿易戰與科技制裁,中資囤積美國進口晶元,多年高薪從海外挖角,來建立自己的晶元製造產業。台灣半導體產業已經有3千多名工程師前往大陸任職。其中長鑫存儲簡直就是德國奇夢達在中國的設計中心。美軍上將表示,必須做好與中共開戰準備。知情人透露,李洪元等多人被抓的真實原因,涉華為最高機密!大陸財新網曝除李洪元外,當月至少華為4位前員工在深圳被捕,文章被速刪

應對貿易制裁:中資囤積美國晶元,從海外挖角

12月6日,彭博新聞社援引最新的官方統計數據說,中共過去三年來從美國進口的半導體、集成電路與晶元製造設備急劇增加。儘管美中爆發貿易戰,中共今年8月依然從美國進口價值將近17億美元的晶元和相關設備,達到2017年初以來的最高額度,而且10月份的進口再次逼近這個水平。

報道說,華為公司和杭州的海康威視自從被列入美國商務部出口管制實體清單之後,都增加了美國晶元的進口。海康威視今年10月表示,已經囤積了足夠的關鍵部件,可以支撐一段時間的運營。

中共加緊從台灣挖角高端半導體人才。(台積電圖片)

美國之音報道,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簡稱DRAM)一直就是中國晶元產業的軟肋,原因是中共缺乏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的生產經驗、技術和知識產權。目前唯一的希望就是長鑫存儲技術有限公司。

圖:長鑫存儲

長鑫存儲合肥的工廠現有3千名僱員中,70%都是工程師和技術人員,其中很多都來自韓國和台灣。長鑫還從全球第二大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製造商、德國的奇夢達公司挖角,後者發明疊層電容器的副總裁屈斯特爾斯也以顧問的身份效力長鑫,而長鑫就是利用疊層電容器技術進行晶片生產的。

圖:奇夢達晶元

物件分析公司首席分析師漢迪就此對電子工程網站評價說,長鑫「基本是奇夢達在中共的設計中心,只是由於地方政府的資助而擁有一個嶄新的工廠」,因此「他們能夠使用奇夢達的所有知識產權。這讓他們比中共其他DRAM和快閃記憶體晶元的新興製造商處於更有利的位置」。

台灣《商業周刊》近日報道,由於中國半導體產業開出的高薪,台灣半導體產業已經有3千多名工程師前往大陸任職。現被列為全球第五大晶片製造商的上海中芯國際就有一百名工程師來自台灣的台積電,台灣DRAM產業教父高啟全也在2015年加盟清華紫光,負責DRAM的研發。

美軍上將:必須做好與中共開戰準備

圖:美國海軍部代理部長托馬斯·莫德利

12月6日,美國之音報導,上任美國海軍部代理部長不到兩周的托馬斯·莫德利5日在華盛頓的一個討論會上說,在他主理海軍事務的未來日子裡,如何應對中共威脅,將作為自己的首要任務。

莫德利表示,會將中共的威脅,作為一個主題、一個象徵和一項挑戰,因為這是美國面臨的最大挑戰。

他說,中共變了很多,它們在南中國海的存在、在南中國海咄咄逼人的動作,每個人都一目了然。他提醒美國海軍必須隨時準備回應這樣一個問題,如果美國與中共的衝突明天就發生,我們怎麼辦?

圖說:美國海軍作戰部長邁克爾·吉爾代上將(Admiral Michael Gilday)稱要有準備與中國一戰心態(美國之音黎堡攝)

討論會上,美國海軍作戰部長邁克爾·吉爾代上將也表示,他平時的心態更多地注重中共對美國構成的近期威脅,而非長遠挑戰。

吉爾代督促美國海軍官兵們,摒棄美中不會在中短期發生衝突的想法,並要求他們隨時做好戰鬥準備。

同時,美國海軍還提出了一套全新的方案來應對可能與中共發生的軍事衝突,包括建立全新的艦隊架構,以分散式的作戰平台提高美軍的殺傷力和在戰場上的生存力。

去年2月,美國《國家利益》執行主編卡齊亞尼斯(Harry J. Kazianis)就曾撰文推演中美戰爭,文章斷言中共必敗。

或涉知曉華為核心秘密,多名員工失蹤

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報道,人在紐約的中國公益機構「長沙富能」聯合創辦人楊占青,因曾與部分華為離職員工在一個微信群組,故而了解一些華為事件的內幕。他說,李洪元的罪名從「泄露商業機密」轉為涉嫌「敲詐勒索」,很有可能因為其與同事私下議論華為違反美國出口禁令、將含美國元件的設備違規賣給伊朗的機密。

楊占青說,「當時7、8個人在群組裡面討論,說要對(媒體)談伊朗的事情,才能被公司重視。」當時這些員工均因為維權得不到重視,故而希望借揭露華為向伊朗賣設備一事引起華為的關注。

楊占青給這些員工提議,只要敢說,就有媒體敢報導,並推薦了香港一家媒體;但是這些群組裡的員工擔心是「外媒」,把楊占青踢出了群組。

不過,該群組中有兩位員工同意向香港媒體爆料,故楊占青建立新群組,幫助這兩名員工聯繫記者。

楊占青提供的華為員工「似水流年」的妻子發給他的拘留通知書,上面的名字被家屬自己打了馬賽克。

微信是被中共監控的,結果這兩人在見記者前,一人被失蹤至今,一人被抓走。被抓走員工的被捕日期與李洪元相同,該員工的網名是「似水流年」,其妻子告知刑拘書上的罪名是「侵犯商業祕密罪」,但是後來又被改成「敲詐勒索罪」。

而李洪元在2018年12月被抓時,是華為向公安舉報,指李洪元涉嫌「泄露商業機密」,但後來李洪元的罪行被變成涉嫌「敲詐勒索」。

楊占青表示,李洪元的情況與他了解的華為員工、網名「似水流年」的情況很相似。

楊占青進一步分析,華為賣東西給伊朗,對華為員工來說是公開的祕密,對社會來說,則是華為犯罪的證據。「警方、檢察院不會用這個去定罪,想辦法用其他辦法打壓、定罪。」所以,李洪元的罪名從「泄露商業機密」變為涉嫌「敲詐勒索」。

除了一人被失蹤,一人被抓捕,楊占青對大紀元表示,在泰國的、華為前員工林夕亦被抓。

擴展閱讀:

財新網曝除李洪元外 當月至少華為4位前員工在深圳被捕 文章被速刪原文在此。

華為聯想「肉搏」[中共]大廠的年輕人被踩得像螻蟻……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