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政壇血腥清洗疑幻似真 北京政協常委姜亦珊自縊身亡

資深媒體人陳先生指出,他不清楚、也無法評判姜亦珊和袁慧琴這樣的個案,但京劇儘管已屬小眾曲藝,但這些具有藝術家銜頭人,依然是權力人士追逐的物件,加上這些藝人自己有捆綁權力的慾望,所以,藝術家委身於權力,並遭更大的權力碾壓,也是目前中國社會極為普遍的現象。

姜亦珊生前照片及劇照。(北京京劇院官網截圖/拍攝時間不詳)

年僅41歲的中國國家一級演員、北京市政協常委、著名京劇演員姜亦珊周四(5日)在家中自縊身亡,而同時有消息指包括其丈夫遭清洗。知情人稱此前京劇名家袁慧琴的丈夫也遭波及,但迄今為止京劇界都對此噤若寒蟬不敢置評。(黃小山/程文報道)

據多位北京京劇院的演員私下透露,該院青年團的知名演員姜亦珊,於周四上午於家中自縊身亡。而根據其微信朋友圈顯示,她絲毫沒有流露出厭世的跡象,在上月29日,還發布了她最新的演出資訊。

據了解,姜亦珊去世的消息傳出後,立即在京劇界引發震蕩。包括其同事王夢婷,都以不點名的方式對其表達哀悼。

雖然近年來姜亦珊少透露其家人的資訊,但此前大家所知,其丈夫姓柳,其結婚已有12年。其大兒子11歲,此前就讀於國務院幼稚園。姜亦珊自殺身亡後,有消息稱其夫已被抓,但迄今為止,沒有任何官方的消息給予佐證。

北京京劇院一位知情人周五(6日)向本台記者證實,姜亦珊確實已經去世,但現在他們都還沒有得到官方的許可,對外發布消息。並且迄今為止,其家人也沒有得到相關的回覆,因此,他們不能對外提供任何資訊。

北京京劇院︰看一下網上的新聞吧,我也沒法給你說。沒有為甚麼,我是傳達的領導的意思。現在沒有官方的消息允許我們回答你,如果你想採訪,你可以聯繫她的家人。但是不是從我們這個管道。現在家屬也沒有得到具體的意見,我建議你等一等。我也很悲痛,但是有一些事情我是不能說,我也不能解答。我作為朋友的角度、出於工作夥伴的角度,我都不能跟你亂說。而且,這個事情現在還在等待家屬和相關機構的消息。

而另據戲曲界人士的消息稱,除了姜亦珊遇難,國家京劇院的大佬、被稱為千面老旦的袁慧琴也疑似因親屬遭整肅而遇到了麻煩。但迄今為止,國家京劇院和紀檢部門都沒有官方消息。

國家京劇院在回應本台採訪時則要求,採訪院內任何人都必須先提供採訪內容,經領導審批同意之後才能接受採訪。

國家京劇院︰這個我們都不知道,如果你是採訪藝術上的事情的話,你可以給我們報一下選題,因為我們這邊所有的院內的人員、都需要經過劇院的領導的批示之後,才能夠接受採訪。不能私自接受採訪。

國家京劇院的公開消息顯示,袁慧琴去年1月被任命為國家京劇院副院長,此後就根據習近平的講話,排演了中共紅色意識形態劇碼《紅軍故事——半條被子》。這劇碼也被稱為拍馬屁工程而備受詬病。

袁慧琴升任副院長之後,立即排演了被稱為紅色馬屁劇《半條被子》,並在其中擔任主演。(袁慧琴微博截圖/拍攝日期不詳)

但從公開報道顯示,從今年3月袁慧琴公開接受採訪談及該劇碼之後,現在已很少有該劇碼的資訊。

資深媒體人陳先生指出,他不清楚、也無法評判姜亦珊和袁慧琴這樣的個案,但京劇儘管已屬小眾曲藝,但這些具有藝術家銜頭人,依然是權力人士追逐的物件,加上這些藝人自己有捆綁權力的慾望,所以,藝術家委身於權力,並遭更大的權力碾壓,也是目前中國社會極為普遍的現象。

陳先生說︰一方面,可能有政治去碾壓她們,另外一方面,也有她們主動的(因素)。到了這一步了,她一定認為不划算,不如她乾乾凈凈的做一個藝術家。一般的人不到那一步她誰能看得那麼遠呢?在這樣一個社會裡,大多數人他就願意依附於權力,那麼藝術反而成了她敲開權力的一塊磚頭了。她比普通老百姓更能接近官員了。這種官員也需要這種東西來點綴,貪圖這種美色。各取所需的嘛。

中共一直將文藝定位為宣傳工具,其中,由江青主導的現代京劇樣板戲,更是中共激進派的標誌性產物。近年來,戲劇界再度頻繁排演紅色意識形態劇碼。2015年,由習近平的夫人彭麗媛擔任藝術指導的歌劇《白毛女》在全國巡演,亦被指是仿效江青的文藝路線,並成為政治全面左轉的標誌之一。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