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美媒焦點對話:華為251 官方態度反覆有玄機?

華為員工李洪元因為離職糾紛而被華為報案並被逮捕關押251天的醜聞爆發之後,華為遭到大批網民圍攻。 針對此事引發的輿論海嘯,中共官方態度幾度翻轉。

華為員工李洪元因為離職糾紛而被華為報案並被逮捕關押251天的醜聞爆發之後,華為遭到大批網民圍攻。

針對此事引發的輿論海嘯,中共官方態度幾度翻轉。先是按照慣例大量刪除網民評論,接著人民日報等官媒跟進民意,批評華為「以勢壓人」。但是很快,人民日報的批評文章被刪除,環球時報胡錫進也在批評華為之後轉向,表示輿論對華為的圍攻「令親者痛仇者快」,不可能「是一個完全自然的過程」。華為官員更轉發文章,直指美國是251「黑公關」背後的黑手。

官方對251事件的態度幾度翻轉,背後有何玄機?251作為一個經濟賠償案,為何驚動中國司法,網路審查和官方媒體?近日來開始浮現的251美國黑手論,能否說服中國民眾?

嘉賓: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香港暢銷專欄作家陶傑;政論作家陳破空

楊建利:官媒態度翻轉因不同政策目標互相矛盾,最終民族主義目標佔上風

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表示,習近平現在在中國推行平民主義,對鄧小平的權貴資本主義進行更正。所以產生某些矛盾時,平民直指資本家的弱點還是有一定言論空間,這就是平民主義造成的空間。

另外,華為已經在世界上成為新聞焦點很久了,大家都說華為就是共產黨,大家一直指責這一點。如果這次中共完全站在華為一邊,那就更坐實了這個事實,所以官媒一開始的反應可能是想跟華為做一定切割。這兩方面造成一定的批評空間。

2019年5月31日華為在泰國曼谷舉行的國際電子商務展覽會上的展台。

但是,華為作為一個民族主義的牌子,作為民族企業的旗艦企業,而且它涉及未來中國科技的發展,尤其是高新科技、軍事科技的發展前途,所以民族主義這個目標和前面兩個目標矛盾了,而最後民族主義目標佔了上風。

他們發現,反正華為已經被指責為和共產黨是一體的,現在我們不能失去了國外的市場,還要再失去中國的市場。因為中國市場是現在支撐華為沒有死去,而且可能繼續發展的重要因素,所以政府和官媒決定再用民族主義的牌,重新贏得國內民眾對華為的支持。把國內的市場保持住,這對華為的未來是個關鍵。楊建利覺得,官媒態度這幾番翻轉的背後是不同政策目標間的矛盾。

楊建利:有一手生活經驗的問題上,中國老百姓對公平正義的樸素追求不會泯滅

楊建利表示,人們還是可以通過自己的生活經驗判斷是非。即使中國政府控制人們的言論,限制人民的言論表達和行動,但這不意味著人們樸素的追求就沒有了。中國人對公平正義的樸素追求是不會泯滅的,只要有空間就會爆發出來。

「251事件」明顯就是一種不公,所以老百姓一旦有空間,就一定會把聲音發出來。諸如當地官員的腐敗問題,大公司對弱勢員工的欺壓問題,這涉及老百姓每天的具體生活,他們有一手的經驗,所以肯定不會和政府站在一起,政府告訴他們什麼都不會聽。

但是,其他有些問題就容易受政府操縱,比如遠在美國的問題,基本上和老百姓生活沒太多關係,他們也並不是非常關注,畢竟不直接涉及他們每天的生活。所以他們基於政府提供的信息做判斷,這時候可能就容易被煽動起民族主義情緒。這還包括西藏問題和香港問題,這些問題相對比較遙遠,他們沒有一手的生活經驗,這時候就容易被煽動。只要有一手的生活經驗,老百姓對於公平正義的追求是不會泯滅的。一旦有空間,就會爆發出來。

陶傑:中國沒有真正的「中產階級」,只有「中等收入階級」

香港暢銷專欄作家陶傑認為,中國沒有真正的中產階級,所謂的中國中產階級,其實只是收入在中高等的階級,但這不等於是西方意義的中產階級。

工業革命以來,工業技術帶出了專業人士,從而產生了中產階級。這也使馬克思的三流理論破產了。因為馬克思認為,將來的世界就是無產階級與資本家階級之間的直接衝突。他沒有想到,因工業革命中的技術而產生的專業人員能夠成立起中產階級。

但是,西方19世紀中產階級的壯大是跟其人權和民主的不斷發展成熟同步的。西方在19世紀初以來,隨著工業革命蓬勃發展,火車、蒸汽機、柴油機等發明之後,馬上就有解放黑奴的運動。東印度公司由於販賣黑奴,受到英國中產階級的道德批判。所以英國在19世紀就有自由黨,美國也有了民主黨。這些黨派都是中產階級的利益代表。

真正的中產階級不是用錢來衡量的,它有一套價值觀。他們早就意識到,人權、民主和自由是非常珍貴的。而且,西方19世紀的中產階級已經能夠主動關懷下層階級。100年前的查理·卓別林,雖然貧民窟出身,但因其才華而成了出色的喜劇演員,闖蕩好萊塢賺了很多錢,但實際上他還是個中產階級。他拍的《城市之光》、《摩登時代》都是關懷貧窮階級的。這才叫中產階級。

2016年4月16日,在瑞士科韋爾河畔的互動博物館展示了查理·卓別林的屏幕

但中國沒有這種中產階級,中國的是「中等收入階級」,說來說去就是「歲月靜好」,我過好自己的日子,買兩輛汽車,養條小狗拍些可愛的視頻。這種所謂的中產階級早晚也會成為待宰的豬羊,因為中國沒有補上歐洲或西方19世紀工業革命以來民主和人權的覺醒。

陶傑:中產階級只有關懷和解救全人類才能救中產階級自己

陶傑表示,我們也可以問問李洪元之流,你在華為幹了這麼多年,是不是也在幫助中共的統治階級開發人臉識別這類入侵個人隱私的系統?你本來也就是它內部機器的一顆螺絲釘。如果你是真正的中產階級,你必然會有種常識推論,思考自己研發這個工具,到底是為怎樣的政府或政權服務。

第二,歐洲中產階級從19世紀一路走來,確實有很高的自覺性。就借用馬克思的話,無產階級只有先解放全人類才能解放無產階級自己。我們可以給這句話換一個主語,中產階級只有關懷和解救全人類,最後才能解救中產階級自己。歐洲的中產階級在佐拉、巴爾扎克和雨果的時代早就有這種意識,在中國沒有。

陳破空:嚴密控制下民意都能大反轉,當局措手不及,只能猛刪帖

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指出,在中共控制所有媒體和信息頻道的情況下,僅僅一年時間,對於華為和孟晚舟,中國民意就出現如此驚人的逆轉。

去年孟晚舟被捕,華為面臨美國或國際打壓時,中共的煽動很見效,華為自己的申辯也很見效,當時國內很多被洗腦的民眾都以愛國主義為口號群起捍衛華為,把孟晚舟塑造為英雄,把華為塑造為愛國主義的品牌,給人同仇敵愾的感覺。沒想到,在中共的互聯網封鎖沒有鬆動一絲一毫的情況下,僅一年後,網友們面對孟晚舟的「雞湯文」和李洪元251天黑獄生活的爆料,都炸了鍋。

這其實是個非常自然的過程,這就是民意的爆發。在一黨專政的嚴密控制下,民意都能如此反轉,更不用說如果是個正常國家、正常社會,如果有新聞自由的話,民意會如何洶湧澎湃了。所以當局顯然大吃一驚、措手不及,就開始猛烈刪帖。

陳破空:讓一個人白白失去251天自由而不受追究,民意沸騰很自然

陳破空表示,中國國內有個網站上有這樣一種說法,說中國民眾對技術進步的渴望和對法治進步的渴望同樣重要,對技術進步的渴望不能代替對法治進步的渴望,當兩者發生衝突時,後者是人民的選擇。同樣,據此我們可以推演一句話,中國人民對經濟發展的渴望和對民主發展的渴望,這兩者發生衝突時,人民絕對不會放棄對民主發展的渴望。

即便是在中共的洗腦之下,人民對於一些基本事實還是可以做比較,作出判斷。這次李洪元事件引出的更多華為黑幕,讓人民很氣憤和反感。比如有網友就說,你可能也會成為李洪元,但你永遠不可能成為孟晚舟。也有人說,孟晚舟在千萬豪宅里談大雪紛飛,而李洪元在陰冷的看守所談四季如春。

另外,李洪元出來後的要求是要和任正非對話,而華為則不予理睬。目前為止,華為還未說聲抱歉,還未有賠償,而且它觸犯的刑事犯罪也還沒有追究,華為的誣告罪到底要如何處理?難道一個人白白失去251天自由的事不該追究嗎?所以,這次的民意沸騰也是很自然的事。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