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漁魂王:台灣到底好不好 我自己去看看

作者:
說是夜市,其實就是成排成排簡易的小木屋,且一眼望不到邊,裡面都是買賣。木屋之間是四五米寬的小巷,裡面塞滿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整個夜市到處都是華燈高照,燈火輝煌。夜市裡到處都是各種各樣的台灣小吃,到處都是各種各樣的烤肉烤魚,到處都是各種各樣的飲料,用「琳琅滿目」來描述還有點欠缺呢。當時,饞得我一邊走,一邊不停地咂舌。

台灣夜市

不知道為什麼,好奇心十足的我只要遇到去過台灣的朋友,便立刻笑臉相迎,討好地纏住對方,死皮賴臉地沒話找話,並使出全身的解數,從他或她的嘴裡套出他們對台灣的印象和感受。沒想到的是他們對台灣的看法竟迥然不同,或是愛台灣愛得要死,或是貶台灣貶得一錢不值。

說來也湊巧,在一次飯局上,上述這兩種對台灣持不同觀點的朋友聚在了一起。為了提高飯局的熱鬧氣氛,我明知故問他倆關於台灣旅遊的看法。只見那位喜歡台灣的朋友聽到我的問話後,喜慶得笑紋便從嘴角直接流溢到眉梢。與此同時,那位不喜歡台灣的朋友卻一臉的苦大仇深相,哼著鼻子,噘著嘴,惡著眼睛,彷彿一不小心輸掉了幾百兩銀子。

喜歡台灣的朋友先對我睞了一個媚眼,彎了一下本來就俏皮的薄嘴唇,還悄悄拉了一下我的衣角,把頭依在我的耳邊,細聲細氣欣欣地說:「台灣的山山水水太美了,人也友好,吃得更是讓人無法挑剔。你要不去游一次台灣可就虧大了。」

離我有數米之遙的那位不喜歡台灣的朋友彷彿天生長了一付千里朵,他竟然能把比蚊子叫還小的聲音聽得清清楚楚。他聽到誇台灣的話語後把本來就生硬的方下巴一沉,寬厚的鼻子和三角形的眼睛痛苦地擰在了一起,並哇哇叫出了聲:「什麼?台灣的山山水水太美?戴著有色眼睛游的台灣吧!依我看凡是中國的名山(比如泰山)都比台灣的山(比如阿里山)高大而壯麗,凡是中國的名水(比如西湖)都比台灣的大湖(比如日月潭)都要美出許多倍。」

他停頓了一下便扇了幾下眉毛,以表示不屑一顧,並用傲氣十足外帶質問的口吻問道:「你說說台灣有什麼好的地方?建築物嗎,又矮又破又舊;城市嗎,又瘦又小。而中國則不然。那裡到處都是高樓大廈,跨河跨江大橋比比皆是,連百里長的港珠澳大橋我們都有了。就連我們中級市的規模也要比台北大兩圈呢。」

那位喜歡台灣的朋友聽罷憤憤地瞪了他幾眼,然後一扭頭又悄悄地對我說:「你別聽他的。中國現在就剩下高樓大廈了。還中國的名山名水呢,那些地方除了人擠人就是被改造得失去了原生態,要不然就是被霧霾籠罩著。你去看看西湖吧,那麼淺的湖水髒得都看不到底,還蒸騰著一種怪味。」

台灣風景

那天,他倆你一句,我一句爭得面紅耳赤。當時看到這樣的景象把我給樂得心裡開了花,還真讓人體會到「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之美感哩。那次飯局結束以後,我暗下決心,一定在不遠的將來,來一次台灣行,把台灣的好與壞看它個清清楚楚。

我們是今年十月份的最後一天離開美國的。在上海只住了兩天,我倆便急不可待,滿懷期望地乘飛機去了台灣,到達台灣桃園機場時已經是幕落時分。這次台灣行我是經過深思熟慮,仔細按排的。先跟著一個台灣旅行團,來一次七日游;再專程去阿里山,自由行四天。

本來旅行團說好了有人來機場接我們的。可是我倆傻等了一個多小時也沒有見到旅行團派來的人員。真應了那句話:「便宜無好貨(這次跟團七人游價格出奇的便宜)。」我們不得不自掏腰包乘出租汽車去了旅行團指定的旅館。

還好,旅行團給我們按排的房間又大又乾淨,旅館前台的服務人員也禮貌可嘉,沒有露面的導遊也事先把次日的旅行計劃寫在了旅館客廳醒目的大黑板上。

我倆簡單地洗洗涮涮之後,還沒有來得及休息便感到肚兒空得不停地哭叫。於是,我倆決定先到附近的夜市吃飽了再說。我們無精打采地邁著軟弱無力的慢步子剛出現在旅館的客廳里,好心的前台服務女生便笑眼相迎,一位有著瓜子臉,長著兩隻生動的大眼睛的服務女生竟然猜出了我倆的心意。她用溫柔如水的話語問道:「你們兩位是不是肚子餓了?」

「是啊!」她怎麼會知道呢?當時驚得我滿臉怪相亂飛。

「你們想去附近的餐館用餐?還是去夜市?」

「夜市。當然是夜市了。」我想也沒有想便作出了答覆。來台灣之前朋友們都說台灣的小吃不但花樣多,味道也千奇百怪,堪稱世界一絕。而夜市恰恰是吃台灣小吃的好地方。

」好!我給你們叫一輛出租汽車。」

「來之前聽朋友說台灣人好,以助人為樂為美。沒想到來台灣的第一天就見視了。」想到這裡,我輕輕地坐在客廳里的沙發上,且滿意地盤出了二郎腿。

接待我們的司機師傅也溫文爾雅,一路上給我們講解著台灣最近發生的趣聞。當然,我最關心的是台灣將要舉行的大選了。

我們邊說邊笑,不一會,夜市到了。下車時,好心的司機師傅還囑咐我們,說夜市前面的那間小屋是夜市服務中心,如果你們回旅館,讓服務中心的工作人員幫你們叫出租汽車。我感激得頻頻點頭。

說是夜市,其實就是成排成排簡易的小木屋,且一眼望不到邊,裡面都是買賣。木屋之間是四五米寬的小巷,裡面塞滿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整個夜市到處都是華燈高照,燈火輝煌。夜市裡到處都是各種各樣的台灣小吃,到處都是各種各樣的烤肉烤魚,到處都是各種各樣的飲料,用「琳琅滿目」來描述還有點欠缺呢。當時,饞得我一邊走,一邊不停地咂舌。由於夜市裡的小吃品種多如牛毛,搞得我眼花繚亂,簡直不知道選哪一種小吃好了。就在這時,旁邊的領導開腔了。她拿出了指點江山的架勢,說:「走!咱倆先吃一碗海鮮面墊墊肚子再說。」

「好來。」我嬉皮笑臉的同時,用跑堂的語言應付著。我放眼看去,旁邊一位穿著白大衣,年齡看起來在七十歲以上的老翁竟然朝我不停地微笑,並且把滿臉的蜘蛛紋擰出了一個「喜」字。我一怔,人還沒有反應過來,老翁的話到了:「兩位遠方來的客人,何不進到小店吃一碗海鮮面呢?」

我聽了這句話驚得汗毛都豎了起來,心想:「他怎麼知道我倆是從遠方來?他又怎麼知道我倆想吃海鮮面呢?」

當時,我的反應也夠快的,表情瞬間從茫然轉為嬉皮笑臉,應聲問道:「老闆,你有什麼樣的海鮮面?」

「我們有蝦面,蛤蜊面,蟹肉面和魷魚面。這麼說吧,你們想吃的海鮮我們這裡幾乎樣樣都有,價格也不貴,七十塊台幣一大碗。」

「那就來兩碗蝦面吧!」就老翁的這句話,差一點把我饞得掉下了下巴。

「你倆先請坐,稍等片刻。」老翁轉身來到爐灶前為我們做海鮮面。旁邊的老闆娘開始切菜,準備海鮮。

我和領導不緊不慢地來到餐桌前脫下了外衣,緩緩地坐在了桌旁的高腳板凳上。與此同時,我的兩隻眼睛可沒有閑著,一隻眼看住了老翁,另一隻眼掃著人來人往的人群,眼的餘光還照顧著旁邊邊吃邊說笑的一對年輕男女。

台灣風光

不一會,老翁樂呵呵地把海鮮面分別放在了我倆的面前,還把醬油和辣椒醬放在了我們的小桌上。哇,那麼一大碗麵條,裡面除了蔬菜外還有五隻大蝦,七八塊魷魚,麵條下面還橫豎躺著十幾塊蛤蜊肉,合下來才兩塊美金多一點。當時,把平時愛沾小便宜的我給樂的幾乎找不到北了。我倆也真餓了,顧不上客氣,點頭哈腰的同時便動起了筷子。尤其是我,竟然不拘小節,甩開了腮幫子狼吞虎咽起來。吃到興頭上,我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埋頭大吃。當時我那吃相宛如前世缺糧少餐的餓鬼。人就是這樣,心情好,食慾也見長。我三下兩下,簡直像風掃殘雲一般,一會兒的功夫把那麼大的一碗麵條吃了個精光,肚子仍然空落落的,那感覺彷彿給巨大的鱷魚餵了一隻小蝦米。我抬起手來正要招乎老翁再來一碗,被領導強行按住。她把塗著口紅的嘴唇蓋在我的耳朵上,小聲說:「別急著吃飽,還有炸臭豆腐,海螺螄和羊肉串等著你呢。」

一時間,恍然大悟的我頻頻點頭稱是。同時,我閉緊了嘴,放下了已經柔軟的手臂。好懸啊!如果不是領導及時阻止,那些炸臭豆腐和醬油螺螄等美食將與我失之交臂了。當務之急是讓自己的肚子留點空間。

就這樣,我倆吃完了麵條,告別老翁後,我又吃了炸豆腐和醬油螺螄。然後,我又要了一大杯木瓜奶茶。當我吃完烤魷魚串時肚子已經脹鼓鼓的了。看到還有那麼多好吃的東西我竟然沒有了食慾,我真想不通啊!唉!還是年輕好啊。想當年,我一頓能吃下二十隻大包子呢。當時我真恨自己的肚子不爭氣。吃了這麼點東西人就撐得要翻白眼了,還直打嗑睡。

想到明天還要早起跟團旅遊,我倆心不甘情不願地決定該是回旅館的時間了。按照出租汽車司機師傅的指示,我們拽著大肚子,戀戀不捨,慢吞吞地去了夜市服務中心。說是夜市服務中心,其實是一座獨立的小木屋,四四方方有門有窗的,從外面看去,屋內的面積大約有二十米見方,我們去的時候,桔黃色的燈光正好奇地透過門窗的玻璃向屋外歡笑的人群窺探著。我晃晃悠悠地來到門前,伸手在門上只輕輕敲了兩下,一位身材苗條,留著一對長而黑的粗辮子的姑娘慢慢地把門打開,滿臉都是柔軟的笑紋。她輕聲問道:「你們兩位是不是需要幫忙?」

「是啊!你能不能幫我倆找一輛出租汽車?」這位姑娘不但身材高挑,人也長的漂亮。她有一個鵝蛋的臉型,彎彎的月亮眉下長出了一對大的出奇的杏仁眼,尖挺的小鼻子還陪伴著白如玉的面色,讓人看了從心裡自然而然生出了喜慶。不知道為什麼,我看到這位美麗姑娘,說話的聲音也細了,調兒也嗲了。氣得領導事後罵了我半天。

「好說。你們稍等片刻。」姑娘說完回到了她的辦公桌旁打起了電話。也就是過了幾分鐘,姑娘再一次滿臉微笑地走到我倆的面前,用歡快而乾脆的語調說:「搞定了。出租汽車在五分鐘之內到達。你倆現在去停車場等車吧。」

「停車場在哪?」當時,我一頭霧水,這人生地不熟的,萬一迷了路麻煩可大了。

姑娘彷彿看出了我倆的難處。她把兩根彎彎的眉毛揚出了喜色,輕鬆愉快地說:「我送你們去停車場。」

就這樣,這位好心的姑娘一直把我倆送進出租汽車裡才離開。當時,把我倆感動的都說不出話來了。

說實在的,這次台灣游還沒有開始,我已經感覺到台灣人民的友好和熱情,感到了別處沒有的,專門屬於台灣人民的那份真誠與愛心。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華夏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