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秦鵬:圍堵華為 若歐盟不配合美國能怎麼辦?

秦鵬:雖然中美貿易談判在進行,但是美國在金融、科技、軍事等等這些方面在加大對中共打擊的力度;圍堵華為一直沒有放鬆過。

華為公司最近又陷入了輿論漩渦。在國內方面,華為離職員工「251事件」鬧得沸沸揚揚,就是一名前華為員工離職後,被華為誣告「敲詐勒索」,結果蹲了251天的冤獄。事後華為還拒絕道歉。這個風波使華為在國內的形象受到了沉重的打擊,很多原本支持華為的中國網友都轉而批評華為,表示不再和華為站在一起。

而在國際上,出現的一些跡象也是不容華為樂觀的,這也是我們這期節目想主要探討的話題。

美國國務院12月4號發表聲明稱,讓華為、中興等中國公司參與自己國家的5G網路建設,將對公民的隱私、人權和安全構成重大風險。路透社本周還披露說,美國政府未來可能考慮動用制裁華為的「核選項」——將華為踢出美元結算體系。

同時,歐盟國家對華為的態度似乎出現了一些新的跡象。歐洲理事會這周二(12月3日)說,在5G建設方面,對國家安全至關重要的組件,應只由可信賴的供應商提供;而且除了與5G網路安全有關的技術風險外,還應考慮供應商在自己國家受到本國法律制約所帶來的影響。比如一些學者提到,華為要受到中共《國家安全法》的限制,該法規要求中國公司有義務配合國家情報部門,提供相關的數據。

另外,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周三(12月4日)對是否會允許華為投資英國的5G網路表示懷疑,他說這可能會「損害」「五眼聯盟」(即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紐西蘭組成的情報分享聯盟)的關係。德國政府還沒有就禁止華為參與5G建設做出最後的決定,但德國電信公司決定推遲5G採購合約的簽署,理由是「政治形勢不明朗」。

歐盟國家目前對華為公司到底是一個什麼態度?在未來會不會有大的轉變?如果沒有歐盟國家的配合,美國靠一己之力能否圍堵華為?美國制裁華為的「核選項」是怎麼回事兒?就這些問題,本台「新聞聚焦」節目主持人金石採訪了時政分析人士秦鵬,請他來為我們做一些深入的分析。

圍堵華為,導致歐盟國家出現搖擺不定的三個因素

主持人:首先請問,歐盟國家也不是不知道華為可能的安全風險,但是與美國相比,歐盟國家在華為問題上一直都是搖擺不定、猶猶豫豫,為什麼是這樣呢?

秦鵬:這個原因其實是比較複雜的。一方面實際上是有利益的問題,就是中共說如果你跟我做,讓華為進去,它其實上是可以相應地加強貿易等等這些雙邊關係;而作為具體的電訊公司來講,它實際上認為,如果早一天部署5G,就能夠更多地搶佔商機,他們就能夠比競爭對手獲得相對的時間優勢,另外華為還有成本的優勢。這是關於利益方面的。

另一方面,其實中共實際上還有威脅,就是說你如果敢不讓華為進去,中共它試圖在很多很多方面進行報復。這是很多歐洲小國不太敢直接得罪中共的一個原因。

但我們看到加拿大並不是一個小國,在孟晚舟被抓之後,中共是直接抓了兩個加拿大人,而且在貿易等等方面進行報復,包括拒絕進口加拿大的豬肉和美國的豬肉,後來從俄羅斯進口,導致了瘟疫蔓延(即非洲豬瘟的蔓延)。可見中共是有一個報復的問題,這讓大家很擔心。

再有就是,很多歐洲國家其實對中共邪惡的程度還是缺乏理解,他們認為中共有向他們保證或承諾說,我可以給你檢查,甚至承諾如何如何,它有好多欺騙的做法。大家就多多少少不是那麼跟美國完全是一條心的那種感覺。

所以這幾方面的因素結合在一起,造成了歐盟國家的這種搖擺不定、猶猶豫豫的狀態。

美國在重新領導世界,歐盟國家最終只能是選邊站

主持人:我們看現在歐盟方面好象出現了一些新的跡象,那您覺得在現在或者未來,歐盟對華為的態度會不會出現一個轉變呢?如果有轉變的話,您覺得可能促成的原因是什麼呢?

秦鵬:其實這段時間來講已經在發生轉變了,而且我理解實際上是不可逆轉的一種轉變,其中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實際上就是在於美國的態度。

我們知道美國在5G、封堵華為這方面,實際上是一直沒有放鬆的。很多人可能在想,你看美國跟中共在談貿易,是不是可能對華為、對中共會放鬆?實際上我們看到的是,雖然貿易談判在進行,但是在金融、科技、軍事等等這些方面,美國在加大對中共打擊的力度,而且最近《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通過,這實際上是能夠讓世界看到美國又在重新領導世界,是站在人權、正義的一邊,這對整個國際社會是一種鼓勵和鞭策。

另外還有,最近我們看到川普總統、蓬佩奧國務卿等等,他們參加NATO(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會議,實際上就是直接把華為問題單獨提出來了,把中共的威脅問題也直接寫入了29個國家的文件裡邊。這實際上對中共來講是一個非常鮮明的信號。在這種情況下,歐盟的這些國家實際上只能是選邊站,要麼你跟中共去做,要麼你只能站在「北約」或者是「五眼聯盟」、美國這一邊。這是毫無疑問的。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看到德國最近的態度發生了比較鮮明的變化。我們也看到葡萄牙跟華為最近在簽一個相關的協議,但是蓬佩奧直接就跑到里斯本演講,直接就講關於5G的滲透、對國家安全以及國際合作的影響,就直接給他們施加壓力。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大家最終還是要不得不再去選,選邊站嘛,就是這麼個狀態。

圍堵華為美國有多種不同選項,還會看到其它一些方面的打擊

主持人:在過去兩年,我們看到美國是不厭其煩地不斷警告歐洲盟友,華為會給他們國家帶來的風險,未來歐盟在這方面會不會有一個根本性轉變呢?也很值得我們關注。我們來做一個假設,假如說歐盟不配合美國的話,您覺得美國能對華為怎麼辦呢?

秦鵬:美國一方面她自己在狠狠地打擊華為,我們看到的包括科技和零部件的禁運,實際上對這些歐盟夥伴們來講,其實也是個威脅,就是說,沒關係你可以選華為,但是未來華為它到時候沒法交付設備,或者是沒法進行更新,或者將來出現更大的問題,那你自己來承擔。這實際上是大家也不得不思考的一個問題,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其實美國也在對華為有一些不同的選項,不同的工具箱裡面的東西。其中一個就是我們最近看到的,準備對華為採取「核選項」,當然是考慮過但最終沒有實施的「核選項」,就是把華為踢出美國的銀行體系,甚至考慮把華為踢出國際交換體系(指「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的銀行結算系統)。在這種情況下,相當於華為是幾乎沒法跟這些國家正常地交易了。所以對這些國家來講,其實也是一個很麻煩的事情,所以他們也不得不考慮。

另外,作為美國來講,還有更多的做法,比如,現在也在升級對華為的制裁。過去我們知道,很多在美國之外的一些企業,其實就是規避了美國的「黑名單」選項,它說我不屬於你的範圍等等。那麼最近美國正在考慮把這個範圍再擴大,就是你只要含了美國技術的一定比例,那麼就必須要遵循美國的限制,否則的話那可能倒過來要制裁它。類似等等這種方法。還有,我們可能還會看到進行其它一些方面的打擊。在這種情況下,也在逼著這些歐洲盟友進行選擇。

「核選項」對華為意味著什麼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的美國對華為的「核選項」,我就再追問一下,如果美國把華為踢出了美元的結算體系的話,這將意味著什麼呢?

秦鵬:我們知道,在國際貿易中美元還是超過了60%的使用比例,而且在更大的範圍內,基本上大家還是更多地接受美元的交換。而且如果美國再進一步擴大,她其實可以擴大到SWIFT的範圍,就是在國際交換中,包括美元體系、包括其它國際貨幣的交換體系,全世界可能只有美國具有這種力量,她可以具備管整個國際匯兌、國際貨幣交換這樣一個權力。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其實對華為來講,如果一旦「核選項」實施,那麼對華為而言基本上差不多就是個死的狀態,就是說,它只能是背著麻袋,或者是進行易貨貿易,或者是其它的一種方式進行交換。

當然了,這也是為什麼美國目前還沒有實施,可能一方面擔心如果這個東西再升級,是不是把兩國關係會弄得更糟糕;當然還有可能會傷害到本國的一些企業啊、包括銀行體系啊等等的。所以美國可能沒有最後實施,而是採取盟友們等觀戰夥伴們不採用華為,也是多多少少給它留一定的出路,並沒有完全把華為趕盡殺絕。

主持人:如果把華為踢出了美元的結算體系的話,也會影響到華為與它的歐洲貿易夥伴做生意嗎?為什麼?

秦鵬:會的。因為在國際交易中基本上是美元計價的,即使不以美元計價,在這麼多的公司之間華為也不可能都是純粹地以歐元啊等等去交換的,包括在大量各國公司之間,以及它還要和美國的夥伴之間進行交換,比如它要購買相關的零部件等等,它也是需要的。而且美國還是可以再進一步延伸的,延伸到SWIFT體系,那麼基本上你歐元也同樣是不能再交換的。所以,為什麼叫「核選項」?就是基本上對華為是個已經強大到趕盡殺絕的狀態。

當圍堵深入到金融與技術標準領域,華為將沒有太多選擇

主持人:我們從華為這方面來看,它面對美國的制裁,在未來甚至還會面對來自全球的圍堵,您覺得華為會有什麼樣的應對措施?

秦鵬:一旦涉及到金融領域,甚至我們叫更深的、技術的標準體系這些領域的話,其實華為沒有什麼太多可選擇的了。

因為任正非自己都講過,如果說美國把這些技術進行這種限制的話,那麼他的5G在五年之內基本上就會落後。因為這些很多的標準、根本的東西實際上都是來自於美國,只是在國際分工中華為它更多的是充當了一個製造商和實施者的角色。後面一個,我們開玩笑說,實際上是爬電線杆這種體力活很多是華為在做的。也就是說很多真正的核心技術領域,實際上還是美國一家獨大的狀態。而且美國還有很強的國際號召力,真的想徹底封殺實際上是能做到的,只是因為美國是要平衡很多關係,而且又不能完全以這種行政命令的方式去要求盟友和所有的公司,所以施壓就有一定的難度。

但我們從目前來看,美國政府對於華為實際上並不會放鬆對它的打擊,因為她認為這是直接涉及到國家安全乃至於全球安全的一個問題。我們看到,最新的北約組織的峰會上實際上也把華為的5G直接寫進去了。

「爬電線杆」的華為無法以自主研發逃生

主持人:您覺得華為它自主研發會給它一條生路嗎?

秦鵬:華為沒有辦法完全自己研發,比如說晶元的製造,它現在用的是英國ARM公司的RISC這樣一個體系,根子上也是來自於MIT(麻省理工)還有斯坦福等的技術,還是在用美國的技術,它並不是一個完全獨立的英國的東西,而且一旦美國要進一步限制說,有多少只要來自於美國技術那ARM就必須受美國的管轄,那可能還會同樣打擊它。這只是講設計晶元,還有更多的領域,對華為來講其實也是一個很麻煩的事情。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