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北京對香港抗議的解決方案:更多的愛國主義教育

香港抗議者12月8日舉行遊行示威。(路透社)

本文譯自Timothy McLaughlin於12月8日發表在《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上的同名文章。以下為原文譯文。

經過香港人幾個月的抗議,區議會選舉中建制派令人難堪的失敗,美國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香港經濟前景的惡化,對此,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承諾會進行反思。這似乎是一個恰當的反應:她的城市似乎已經發生了變化,香港民眾下定了決心尋求自由,無懼當局的打壓。

最近幾天,林鄭月娥的確拿著平息騷亂的解決方案出面了:面對民眾要求更多自由,結束警察暴力,真普選,她卻認定香港人真正需要的是更中國式的愛國主義教育。

在這個凸顯香港人民與其領導人之間的巨大脫節的講話中,林鄭月娥說,需要努力「加強教育」,以「增強認同感」,特別是在年輕一代和公務員中。

與此同時,抗議活動仍在繼續,今天有數十萬抗議者穿過香港市中心。遊行的人群,有時實在擁擠不堪,幾乎寸步難行,這次的遊行路線與6個月前6月9日那次要求撤回送中條例時100多萬人的遊行路線相同。

這一次,夏天的T恤變成了蓬鬆的外套,棒球帽變成了豆豆帽,但是人們對當局的失望並未改變。一名抗議者Lum Li說:「他們根本就沒有對我們做出回應。我們很多人無法入睡,我們眼中含淚。」她站在一個巨大的橫幅前,上面描繪著數個月來的抗議時刻,這是她和丈夫Lum Long畫的一幅畫。Long插話說:「政府每天都對我們說謊,警察每天說謊。」

在支持民主的抗議者和政府陷入僵局的情況下,林鄭以及北京官員和商業大亨都將矛頭指向香港缺乏國民教育,認為這是正在進行的示威遊行的主要原因。他們認為,這種僵局可以通過在學校中增加愛國主義教義來彌補,這將培養更不叛逆的後代。

然而,這種解決方案是在七年前提出的,但當時卻以失敗告終。2012年的抗議活動迫使官員當時擱置了該計劃,並催生了一代年輕的香港民主人士,其中的很多人都參加了當前的示威活動。

現在的抗議者們說自己是愛國的,願意為爭取香港更美好的未來而甘願放棄一切,包括他們的未來,工作,自由,家庭乃至生命。問題在於他們不是北京(或林鄭)想要的那種愛國者。在過去的六個月中,香港發生了900多次抗議活動,全市700萬人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上街遊行,警察向他們發射了10,000多發催淚彈和數發實彈,並造成了一名年輕人的死亡。對於許多人來說,一切都已經發生了改變,從對香港政府和機構的信任度到與警察、社區甚至是當地地鐵運營商的關係。然而,政府似乎準備開始再次實施註定會失敗的補救措施。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中心副教授威利·林(Willy Lam)在談到中共領導人對抗議活動的反應時說:「習近平認為問題出在香港的教育體系。」「他們認為從現在開始,他們必須加倍進行這種愛國主義教育。」

這是北京在大陸慣用的一種策略,自習近平於2012年上台以來,當局極大地加強了對學生的民族主義教育。然而,在香港的民族主義教育努力明顯力不從心,這要歸功於香港的自治地位,長期以來擁有自己的獨立教育系統以及使用另一種語言。

在2012年,在林鄭前任梁振英的領導下,香港官員試圖在當地學校引進「道德與愛國(黨)教育」課程,此舉遭到了學生、教師和家長的抗議,他們認為這些突出中國歷史和共產黨成功的教材是政治灌輸。該計劃後來被取消,但當年的抗議活動造就了一群學生領袖,尤其以黃之峰最為著名,其在兩年後的雨傘運動中扮演了學生領袖的角色,並一直到現在都令北京和港府難堪。

不過,當局並沒有完全放棄該計劃。上個月,在北京召開的為期4天的會議上,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沈春耀表示,應加強「教育香港和澳門社會,尤其是公職人員和青少年,對憲法。。。通過歷史和中國文化的教育,增強香港和澳門同胞的民族和愛國主義意識。」威利·林教授對此指出,在校學生參加政府資助的前往中國大陸的交流旅行,這是香港官員已經在努力促進中港關係的一種方式。他說,儘管「家長和學生可能會有很多抵制,但他們無法阻止教育局」。

在今天的遊行中,看不到和理非和勇武派之間有任何分裂,在維多利亞公園,遊行的起始點,帶著孩子的家庭,老年人,和黑衣年輕人混雜在一起。數十人填寫了「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聖誕賀卡,它們將被送給仍被關押著的被捕示威者。志願者提供的放著口罩和瓶裝水的桌子上妝點著節日的飾物。

防暴警察在沿途的人行天橋上布防,一架直升飛機在頭頂盤旋,但遊行一直到深夜仍保持和平。抗議者到終點時留下了塗鴉和紙貼的痕迹。噴漆覆蓋了歷史悠久的中國銀行大樓的底部;一個「天滅中共」的小橫幅放在大樓的門旁。組織方公民人權陣線說,有80萬人參加了遊行。

參加遊行的高中生少女詹妮(Jenny)和尤約(Yoyo)說,自6月以來,他們一直在參加示威活動。從他們對當局的態度可以一窺香港民眾的普遍看法。詹妮說:「政府不理睬我們的聲音。」「相反,他們試圖利用警察來控制我們。我們必須表達自己的立場。」

民主團體Demosisto的首席研究員Jeffrey Ngo最近幾個月幫助組織了中學生抗議,他說,再次推進國民教育的計劃將是「無謂的努力。」中國政府一直認為,採取更多的洗腦措施,可以有助於控制香港。」「香港人自己可以親眼看到,親自感受到中共政府的本性。」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博談網記者歐陽劍編譯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