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軍准將:中共軍隊正在大肆做軍事準備...

美國前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高級主任羅伯特·史帕丁准將(Brigadier General Robert Spalding III)最近出版新書《隱蔽的戰爭:中(共)國如何在美國精英熟睡時進行趕超?》,詳細分析了中共對美國構成的威脅。

美國前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高級主任羅伯特·史帕丁准將(Brigadier General Robert Spalding III,右)

美國前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高級主任羅伯特·史帕丁准將(Brigadier General Robert Spalding III)最近出版新書《隱蔽的戰爭:中(共)國如何在美國精英熟睡時進行趕超?》,詳細分析了中共對美國構成的威脅。

記者:史帕丁准將,您在書中認為,中國是美國最大的威脅。原因是什麼?您周圍有多少人是這麼認為的?

史帕丁:我在《隱蔽的戰爭》一書中,主要想表達的是中國共產黨是最大威脅。中國共產黨覺得,美國所尊崇的普世價值包括人權、自由、法治和民主,實際上是要推翻中國共產黨。這使得中國共產黨傾全力在中國和其他國家打壓這些觀念。最近發生的NBA事件就很明顯。

在華盛頓,以及世界範圍內,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中國共產黨是對民主的威脅,這不僅對中國,而且在其他國家也是如此。在美國,左右陣營對此是有共識的。

「我們早就在研究中(共)國對美國構成的威脅」

美國前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高級主任羅伯特·史帕丁准將(Brigadier General Robert Spalding III)最近出版新書《隱蔽的戰爭:中國如何在美國精英熟睡時進行趕超?》,詳細分析了中共對美國構成的威脅。(Public Domain)

記者:你在書中表示,不同意所謂財富可以導致民主的觀念,具體到中國的情況也是如此。華盛頓的人近幾年在這個問題上也有一種覺醒。這種覺醒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是如何開始的?

史帕丁:2014年我就在五角大樓,和一些中國問題專家開始研究這個問題,以揭示中國共產黨對我們的商業、金融、投資,以及媒體、政治和網路等領域的影響。我們開始面對軍隊和政府機構的高級官員做一系列演講,後來擴展到智庫、國會參眾兩院的議員和其他機構。

記者:為什麼當初你們要啟動這個項目?

史帕丁:因為美國軍隊的任務就是要保護美國人民。所以,我們就開始關注印度-太平洋地區受到的軍事威脅。然後,我們意識到,我們所面對的不僅是軍事競爭,還有經濟競爭,而中國共產黨在這些競爭中都取得了一定的優勢。

記者:那麼,你認為,美國的經濟和軍事安全在何處程度上受到了中國的威脅?

史帕丁:從經濟上來說,中國進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後,從2001年至2017年,美國失去了7000多家工廠。

而從軍事角度來說,由於我們的製造業已經失去了很多工廠,比如說,F-35戰鬥機的電路板製造商,也消失了。實際上,所有的微電子製造商都轉移去了中國。從國家安全的角度,這意味著象F-35戰鬥機這樣的美國主要武器都要依靠中國來提供零部件。

記者:你強調了中國的軍事威脅,但中國官員在不同場合都提到,中美軍事關係可以成為兩國關係的穩定器,你如何理解這種說法?

史帕丁:有一點我是同意的,中美高級官員(包括軍隊官員)之間保持外交溝通和聯繫,是非常重要的,這樣可以避免危機和衝突的發生,或減少風險。但除此之外,美國軍隊和中(共)國軍隊的合作並無任何意義。你看看新聞,現在很明顯,中(共)國軍隊正在大肆做軍事準備,以在台灣海峽、南海和東海應對美國軍隊。

「中國威脅」如何影響美國的中國政策?

美國前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高級主任羅伯特·史帕丁准將(Brigadier General Robert Spalding III,右)。(資料圖片/美聯社)

記者:既然很多美國人認為,中國或者說中國共產黨對美國構成威脅,這種評估對美國的中國政策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史帕丁:我們要做的,首先是讓中國公司能夠遵守國際規則,這實際上是基於自由貿易原則。而且美國也不得不回到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前的做法,讓國會每年審批中國是否達到了市場經濟的標準,是否違背了人權原則,這就是我們現在採取的路線。

記者:施燦德(Chad Sbragia)先生現在擔任了負責中國事務的助理國防部長幫辦。除此之外,在美國政府內部是否也有與中國事務相關的職務變動?這種變動對美國的中國政策制定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史帕丁:需要注意的重要變化是美國國務院高級職位的人選。例如,曾聘用我到國防部任職的現任國務院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的戴維·史迪威(David R. Stilwell)。通過聘用這樣一些真正懂得中國共產黨本質的外交官員,美國可以在與中(共)國的對話中取得平衡。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