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吳惠林:有感於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

作者:
今年三位得獎人親赴貧窮的第三世界從事實驗研究,而這種親身參與觀察研究並提出解決貧窮之道的方式,其實早有學者作了重要的貢獻,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傑福瑞‧薩克斯(Jeffrey Sachs)這位被稱為「經濟學界傳奇人物」的經濟學家。他在哈佛經濟系任教時,年僅二十八歲就獲得正教授長聘,堪稱學界奇蹟。

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在10月14日揭曉,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學者阿巴希‧巴納吉(Abhijit Banerjee,左)、艾絲特‧杜芙若(Esther Duflo,中)和美國哈佛大學發展經濟學家邁克爾‧克默(Michael Kremer,右)共獲殊榮。(JONATHAN NACKSTRAND/AFP via Getty Images)

10月14日,2019年諾貝爾獎最後一個獎項—經濟學獎得主揭曉,由美、法三位學者合得。

瑞典皇家科學院表示,三位得獎者所執行的研究,大幅改善我們對抗全球貧窮的能力。在短短二十年內,他們所提出減緩全球貧窮的實驗性質方法,已重塑發展經濟學,如今已是一個蓬勃發展的研究領域。他們透過田野調查發展出辨別導致貧窮的原因,並且分析以政策干預所產生的成本效益,對於全球對抗貧窮的政策有著顯著影響。

關於探討貧窮和減低、甚至消除貧窮研究而獲頒諾貝爾獎的學人,在今年之前已有兩位,一位是孟加拉的經濟學家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另一位是美國的經濟學家安格斯‧迪頓(Angus Deaton)。前者在2006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後者在2015年獲頒經濟學獎。

尤努斯全心投入提供赤貧者金融服務(微型貸款)與社會工作,他給予窮人自助的力量,帶給窮人的不是食物,而是比食物更重要、更基本的保障,他使孟加拉和全世界上千萬人的生活獲得改善。尤努斯創辦的窮人銀行,提供開創性的金融服務,把極小額的錢借給窮人,尤其是婦女,讓他們做生意,帶領家庭脫離貧窮。

迪頓在消費、貧窮與福祉方面的分析有成果,並重新界定貧窮的定義,其研究對人類福祉更具有深遠的重要性,他在2013年出版的《財富大逃亡》(The Great Escape)書中,論述健康與財富如何攜手並進,以及健康上的不平等反映出的財富不平等,需要市場和政府公權力共同合作來驅走貧困,當今仍有七億極貧窮人口,是數百年來不平衡發展所致,亟待解決。

今年三位得獎人親赴貧窮的第三世界從事實驗研究,而這種親身參與觀察研究並提出解決貧窮之道的方式,其實早有學者作了重要的貢獻,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傑福瑞‧薩克斯(Jeffrey Sachs)這位被稱為「經濟學界傳奇人物」的經濟學家。他在哈佛經濟系任教時,年僅二十八歲就獲得正教授長聘,堪稱學界奇蹟。

薩克斯是經濟發展學門的翹楚,博學多聞、踏遍世界各地幫助各國發展經濟,尤其對落後國家更是關心,那些國家都是沒水沒電、暴民事件頻傳、瘧疾普遍、政局不穩、衛生條件極差的地區。薩克斯腳踏實地,對各地的經濟發展難題,提供詳盡、仔細的可行建議,從每戶貸款、地區疫苗、學校與老師人數、農具缺少數量、耕作種籽需求、基金管理方式等,做詳細估算。

他從各國赤貧經濟地區得到的共通經驗是:「脫離貧窮往往需外力協助」,於是他為全球貧窮國家奔走,要求富國免去貧國所積欠債務,也要求富國對貧國多提供瘧疾、愛滋等重大疾病的援助,他與聯合國秘書長、U2主唱波諾、比爾蓋茲等人到處奔走遊說。2005年,薩克斯更寫出《終結貧窮—如何在我們有生之年做到》(The End of Poverty:How We Can Make It Happen in Our Lifetime?)這本巨著,將貧窮和如何將之終結講清楚說明白,記述其走出學術象牙塔,將理論應用於實際人間的點點滴滴,充滿人道關懷。

薩克斯關懷弱者,不激情也不濫情、冷靜地審時度勢,很清楚貧窮者要脫貧,最重要的還在「貧窮者自助」,而富人只要將財富的「微小部分」拿出來幫助,就可在「自助、人助、互助」,甚至於「天助」下跳脫貧窮的陷阱。

薩克斯對貧窮的見解及解決之貢獻,應都不在上述諸位獲得諾貝爾獎者之下,實在不明白他為何一直沒獲青睞。何況,他對體制改革所主張的「震蕩療法(Shock Therapy)」聞名於世呢!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