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怡:聖誕 德國兵放下槍 香港人無同慶

—聖誕物語

作者:
這個原本每年聖誕節都溫馨熱鬧的城市,一些市民只是呼口號在各區行走,也遭到防暴警的瘋狂對待。在矇著面、沒有識別認記、也永遠不會被追究責任的情形下,黑警會如何肆無忌憚?

聖誕節想起多年前一部改編自真事的電影《Silent Night》,背景是二戰末期德軍潰敗中的一次突然大反攻,被稱為突出部之役,雙方投入百萬兵力,戰況激烈,德軍傷亡十萬,盟軍八萬。故事發生在戰區德方的一個森林深處,德國婦女Elisabeth Vincken和她的12歲兒子Fritz盼望在小鎮工作的丈夫回來過聖誕,但大雪封山,相信回不來了。這時有敲門聲,打開門看是三個從隊伍中走失的美國兵,他們餓壞凍壞還有一個受了傷。他們沒有動槍威嚇這個德國婦女,而是請求她收留一晚。Elisabeth讓他們進屋,並準備晚餐。不久又聽到敲門聲,開門是四名德國士兵,也是走失了想進來避寒。Elisabeth告訴他們有三個美國兵,但要求他們放下槍,說今晚是聖誕夜,誰也不準在這裡動干戈。德軍想了一下,把槍枝放門邊,也進去了。開始時,雙方都懷著敵意緊張防範,但隨後在主人溫馨的話語中,氣氛融和了。餐前Elisabeth含淚禱告:「感謝主的恩典,讓大家能在這場恐怖的戰爭中和平地共聚一室;在這個聖誕之夜我們承諾不分敵我,友好相處,分享這頓並不豐盛的聖誕晚餐;我們祈禱儘早結束這場可怕的戰爭,讓大家都能平安回到自己的家鄉。」士兵們都被Elisabeth的禱告打動,淚流滿面。之後他們在同一屋檐下共度一宿。第二天,彼此友善告別。

戰後,Fritz找到了其中兩個美國兵,但德國兵就沒有找到。

今年在香港,聖誕節沒有和平,沒有普天同慶,只有普天同「㷫」。這個原本每年聖誕節都溫馨熱鬧的城市,一些市民只是呼口號在各區行走,也遭到防暴警的瘋狂對待。在矇著面、沒有識別認記、也永遠不會被追究責任的情形下,黑警會如何肆無忌憚?《華盛頓郵報》邀請國際警務專家檢視65宗香港警暴個案,指70%武力使用違反警察通例。截至12月中,自反送中以來投訴警察濫暴個案有1,404宗,涉及4,720個投訴人,但至今被停職的個案是零。

自稱是天主教徒還說天堂留了位置給她的林鄭月娥,前兩年聖誕節還和丈夫、兩個兒子現身短片,同市民賀聖誕,今年則孤身一人,現身11秒,賀詞只有37個字。聖誕日又在facebook上說,「自私的暴徒」漫無目的地進行破壞,特區政府必定全力遏止暴力,令所有違法的人面對應得的後果。殺氣騰騰,給祥和的聖誕節帶來肅殺的氣氛。但越來越多市民看得很清楚,「自私的暴徒」絕非示威者,毋寧更適合用來稱呼領取超多加班費的警察。

愛因斯坦有一句話說:「用製造問題的頭腦去解決問題是行不通的。」

送中條例推出差不多一年了,林鄭都是用製造問題的頭腦去試圖解決問題。而最主要用來解決問題的辦法就是依仗警察的暴力鎮壓,也由此製造出整個社會更多問題。正如《華盛頓郵報》引述北愛爾蘭衝突管理顧問Gary White的話說:「如果警察可以從過度和不適當使用武力開脫,永遠不用追究責任,你認為,被他們施以武力的人會怎樣回應?」

Elisabeth在相互敵對的士兵們共處時,用溫馨和平的辦法解決對立;75年後的林鄭用製造對立的辦法來應對和平節日,製造出社會更大更難以解決的矛盾。倘若香港特首在聖誕前夕能夠講出1944年德國婦女Elisabeth的禱告語,香港的聖誕節及其後的社會境況是否會不同?

她應該已經不是天主教徒,改信了習近平教。如果天堂給她留了一個位子,那麼天堂應該與地獄有一個引渡條例,把更適合在地獄生存的人引渡過去。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