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杜耀明:清算已經開始?考驗港人智慧

—小心防守大膽進攻,教協可扭轉香港人命運

作者:

便衣警察在尖沙咀一商場內抓捕反送中示威者(PHILIP FONG/AFP via Getty Images)

北京的對港政策以鎮壓為主,無助解決官民衝突,甚至適得其反,但絕非糊塗妄動,散漫無力。相反,打壓必更野蠻亦更有系統,在未來一年,將考驗香港人的抗爭智慧。

如運動中被捕的中小學老師,即使仍等候法庭審訊,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未審先判,竟可違反程序公義,要求所屬學校予以停職,並限制老師的網上言論。又如警方以調查洗黑錢之名,凍結抗爭者支援組織「星火同盟」七千萬元資金,但調查人員無法提出洗黑錢的理據,例如黑錢的來源和去向,此舉不外是打擊支援抗爭者的財政基礎。可見逆權運動仍未結束,當權者已急不及待,開始清算行動。

不過,壓迫者越亂來,越刺激起公民社會的鬥志、危機感和應變力。楊潤雄未審先判和警方粗暴執法,首先惹來法律維權,以保障港人的財產權和就業權。當局若堅持錯誤,濫用公權力,阻礙支援組織正常運作,或者無理剝奪教師的專業資格,只會得到《禁蒙面法》的同等下場。其次是繼續為逆權運動助燃,為教育界以至整個抗爭吹起集結號,以捍衛專業以至基本權利的旗幟,對抗暴政。其實凍結資產非同小可,警方可隨意行事的話,等於侵犯私有產權,那就如「送中」法律一樣,有切身之痛者豈止「送中」人士,還包括以香港作為資產集散地的商家和企業。

從社會的角度看,當局這些侵權行動,代表政權對民間組織和不同專業的冒犯,因此大家除了立即捍衛受侵犯者的權利,長遠來說,有需要加強民間社會的力量,如地區組織、工會和專業團體。社區方面,逆權運動人士在區議會取得壓倒性優勢,開明進步的力量可以遍地開花,監督地方事務(如區內學校有否停止被捕老師的職務)。同樣,專業團體除少數外,大都崇尚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經歷今次逆權運動之後,相信更多專業人士願意挺身而出,主政有關團體,以專業代表的身份主持公道,扶助官司纏身的其他專業人士。

相較之下,工會力量需要急起直追。現時全港勞動人口接近四百萬人,但參與工會人數僅八十多萬人,不到總數百分之廿五,工會數目不到九百個,動員力量十分有限,未來一段時間需要加倍增加工會及會員數目,才能有力發動全港罷工,繼續向政府施壓,並捍衛僱員抗爭的權利。

儘管香港工會底子弱,但只要捉住要害,仍可產生重大影響。重點是先在一些策略行業發展工會,如交通、運輸、能源、金融、公務員等,這些行業罷工的話,社會勢必瀕臨癱瘓。其次是運用現時教師工會「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的優勢,擴展全港的動員網路。

目前教協會員人數近十萬,廣布全港近一千一百間中小學,是全港最有影響力的行業工會。再進一步,應該在每間學校成立工會,要求參與校政,以改善教師待遇,提升教學質素,並且保障教師權益,防範政治侵損專業,對付教育局對學校日漸加強的微觀控制。

教師工會若能廣布全港中小學以至幼稚園,除可對抗當局打壓,更有助立法會變天。立法會共七十個議席,來年九月換屆選舉,民主派加本土派直選得票率即使與四年前接近,仍至少可得三十席(地方直選十九席、超級區議會三席、專業人士的功能組別七席、區議會互選一席),只要多取六席便可過半,控制立法會的立法權、財政權和調查權。

一般認為,其中兩席相信可從餘下兩個專業人士界別(工程界及建築、測量、都市規劃界)取得,另兩席可望從飲食業及零售業兩個功能組別打主意,再從地方直選多取兩席,即可佔領立法會。較少人注意是勞工界的三個席位,因為由工會推選產生,而過去,從屬或聽從北京的工會組織一直占多數,三個議席從來都是他們的囊中物,早已失去競爭意義。

不過,教協若積極成立學校工會作為教師維權據點,將可扭轉局勢,親北京工會組織再不能主宰來自勞工界的立法會三位人選。目前中小學加幼稚園接近二千間,教協只需在其中一半成立屬會,加上職工盟近一百個傾向支持民主派的工會,全取勞工界三個議席再也不是夢。

時局艱難,但望崇尚專業的教協可放下身段,一為教師維權,二為佔領立法會以反制政府,全力發展基層工作,並且打好攻佔立法會的一仗。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