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恐怖之年 習近平要怪只能怪自己

香港危機,中共新疆政策秘密文件流向世界,中美貿易戰,這一切嚴重損害了中國在全球的形象。法國世界報評述,2019年,習近平的恐怖之年(annus horribilis)。

溫順的澳門讓習近平寬慰。圖為習近平與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等待出席澳門回歸中國二十周年慶典。

今年初,一月二號,習近平以威武肅殺的語氣宣布,中國大陸與台灣必將統一,本年度即將結束,對 中共國家主席而言,這卻是一個「恐怖之年」:經濟陷入困境,然而對一個領導人來說,最糟糕的是,從現在起,中國只要有一個局部性的小事件發生,很快就會在全世界引起迴響。

鎮遠虔誠的圖書館員們燒毀了六十幾本「政治不正確」的書,竟立即在全世界引起大嘩,這個可能就是當初自己決定焚書的當局,現在必須裝出理解民意,下令對燒書事件「調查」。比起新疆和香港發生的危機,這件事太微不足道了,竟然如此轟動!

香港青年為何不惜犧牲

一百萬新疆穆斯林被關押這件事,第一時間並未引起西方人權人士和媒體的重視。紐約時報十一月份披露了四百頁中共秘密文件。後來,美國國會抓住這一事件,歐洲人也醒悟了,他們發現事態原來如此嚴重。

世界報評述,2019,更應是香港危機年。自從「天安門事件」發生三十年以來,這是在中國發生的最嚴重事件,這一事件向世界昭示,一部分青年人已做好了準備,與其生活在中共的重厄之下,不如以犧牲去爭取自由。星期天,22號,香港人為維吾爾人發聲,這也是一次空前的行動。兩個危機的共同之處就是激發了全世界的迴響,把中國最壞的時刻暴露在世人眼皮底下。

抵制莫雷的火箭隊,因為莫雷發推挺香港,取消兵工廠俱樂部的賽事播出,因為球員厄齊爾揭露中國黑暗的新疆政策。中國向世界毫無保留地顯示,不僅打算限制本國人民的言論自由,而要將限制之手伸出境外,伸向世界。中國的這一敲詐方式使得不少國際企業,甚至一些國家,比如瑞典,成為受害者,他們的過錯不過是沒有屈服於北京的命令。

產生的結果對北京並不利。根據最新調查,中國的形象在三十四國呈現負面。在其中十七國形象更壞:尤其在北美和在歐洲,甚至在全球第一大穆斯林國家印尼,在基督教國家菲律賓,也是如此,儘管北京不惜以部署一帶一路的名義在這些國家投撒了大筆金錢。

即便中國購買了希臘第一大港比雷埃夫斯海港、明顯得到中國金融支持的希臘,面對中國,當地的輿論也很分裂,只有百分之五十一的希臘人對中央帝國還存著好感。

充當川普競選棋子中國很不舒服

最糟糕的情況出現在美國,美國是 中共領導人拿來參照的唯一國家。中國的形象在美國更倒退了十二個點。只有百分之二十六的美國人對中國還有正面印象,百分之六十的人恰恰相反。

持續經年的貿易戰或簽署第一階段談判協議,2019年,在中美貿易爭執上幾乎可以沒有出現任何關鍵性的改善。中國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自己只不過是川普競選連任的一顆棋子。

儘管中共官方數字被指作假,2010至2010經濟成長會不會翻番亦令人懷疑,這曾是軟弱的前任胡錦濤2012年給其繼任者習近平制定的目標。為了實現這一目標,中國經濟界爭論異常激烈。支持改革開放的和支持行政管理經濟的雙方相持不下。習近平似乎選擇了後者,把賭注下在公共訂單上以支持需求。問題是,公共債務巨大,外國投資者開始擔心中企違約。

十二月,一個屬於內蒙古政府的實體已經失去了償付債務的能力,根據日經報道,中國公營企業違約,難以償付債務的款額在2019年達到了四百億元人民幣,比上年增加三倍。 中共當局也不準備去清空地方債務,這並不見得必然是壞事,但使得市場異常驚恐不定。

除了增長放緩,失業增加,中國政府還必須應對造成豬肉價格飛漲的豬瘟,豬肉對於中國人的日常飯食非常重要,豬肉缺貨引起新一輪通貨膨脹。如果說 中共領導人不能為出現這一現象負責,但他們加重了這一現象,他們曾以大量進口遭豬瘟襲擊的俄羅斯豬肉替代健康的美國豬肉。

習近平是自己的受害者

為了補償對美出口減少的損失,中國與亞洲多國簽署協議,但是,直至目前並沒有多大成功。最新消息,由於擔心中國產品侵漫市場,印度退出了地區整體經濟戰略合作夥伴計劃,導致日本也退出。

這些累積的挫折非屬意外。如果說中國禁止辯論,可以從 中共領導人的個人崇拜找到解釋,自從習近平思想2018年入憲,只要對他提出意見,就是對黨不滿,就是詆毀領導人,誰敢惹火燒身?

世界報援引政治學者裴敏欣指出,習近平只能怪罪自己,或者說怪他過分集權。與美國的貿易爭執,干預香港引發的嚴重問題,新疆的民族衝突,在習近平2012當權之前就已存在。但是,那時的中共集體領導體制,即便腐敗和難以做出決定,卻能平緩和限制危機升級,主因是領導層對風險的強烈反感。比如,2003年,香港五十萬人上街反對有關國家安全的23條立法,中國政府立即同意撤除相關立法。但是,毫不寬容矛盾重重的習近平,使得他的政府更容易犯政治錯誤,這使得中國面臨的情勢變得更加嚴重。正如一個強人必須保持一個幾乎不可能犯錯的形象,要糾錯幾無可能,哪怕這個政策毫無效力甚至產生完全相反的效果。

世界報據此評論:根據這一理論的話,在2019年,習近平與其說是他人的受害者,不如說主要是他本人的受害者。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世界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