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國廁所革命悲慘結局 有地方變相隨地大小便 村民嘆:慘過茅坑

其實不只安徽、河南,"樣辦貨"廁所遍及全中國,央視記者上月也曾到江蘇徐州市睢寧縣三張村,採訪廁所革命的"成果"。當地今年8月開始進行廁所改革,但當地政府強拆村民的茅坑後,改建的沖水廁所因為化糞池"品質問題",不能使用,導致村子每家每戶幾乎都在門口搭建簡易的臨時茅坑,有的用水泥磚砌成、有的用鐵皮圍成,也有人建在池塘邊,污水直接排入池塘中。最後全村變相隨地大小便。

中國人常會隨地大小便,為了改善這個壞習慣,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自2015年起力推"廁所革命",規劃在2020年底前於全中國新建、改建或擴建6.4萬座公廁,來推廣"上廁所"的文化。不料4年過去,成效不但沒有出來,有民眾反而因為"廁所革命",連茅坑都沒得用。中國官媒記者近日到安徽阜陽農村的廁所視察,發現"新廁所"長期閑置、淪為擺設,只埋設3個塑膠桶,也沒有接上化糞池,設計比原有的茅坑(旱廁)更不堪入目。為了應付上級部門檢查,村幹部給每名村民200元人民幣(約860元台幣)的封口費。諷刺的是,阜陽市政府在官網上竟公布,對農村逾100萬個廁所進行"改造",至今已超額完成任務。

中國國務院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工作檢查組早前到安徽、河南一帶的村鎮視察,發現當地已完成改造的新廁所"不好用、不能用",長期成為"花瓶擺設"。中國中央電視台(央視)記者實地採訪也發現,阜陽市伍明鎮店集村一個2017年、廁所革命時修建的廁所,已經被丟棄多時,裡面結了不少蜘蛛網。村民劉蘭珍表示,新廁所已改造好2年,但一直沒有通水,更是全封閉設計,只在牆上開了3個通風孔,這個廁所只要一進去,氣味會臭到讓人受不了。另一村民指,這些新廁所都是"樣辦貨(中看不重用),一點也不實用"。

另一座八里西劉村興建的新廁所更扯,全是在地底埋下塑膠桶當化糞池,上面有蓋板隨時可以掀開,清走糞便給農民施肥。居民多出來的糞便排到哪裡呢?當地村民稱,村政府說"糞便自然風化就沒有了"。

央視記者再到安徽伍明鎮鄭寨村,發現一個部份裸露的新廁所,廁所下面有3個塑膠桶,旁邊有化糞池,但化糞池與塑膠桶之間並沒有水管連接起來,靠近便池的第一個塑膠桶已經滿了,另外兩個桶還空著,中間的過糞管也堵塞住,整個廁所只不過是一個"樣辦貨"。那麼,新廁所建成後不能使用,怎樣應付上級部門的檢查呢?村民說:"村幹部要知道上級來檢查,會提前給我們講,不讓我們說實話,他教我們怎麼說,然後給我們200塊錢。"

據阜陽市政府官網報導,阜陽市2017至2020年計劃投資12億元人民幣(約51.6億元台幣),對農村100多萬個廁所進行改造,該市已有逾24萬戶的農村廁所動工改造,竣工率達到安徽省下達任務的200%以上,超額完成任務。

其實不只安徽、河南,"樣辦貨"廁所遍及全中國,央視記者上月也曾到江蘇徐州市睢寧縣三張村,採訪廁所革命的"成果"。當地今年8月開始進行廁所改革,但當地政府強拆村民的茅坑後,改建的沖水廁所因為化糞池"品質問題",不能使用,導致村子每家每戶幾乎都在門口搭建簡易的臨時茅坑,有的用水泥磚砌成、有的用鐵皮圍成,也有人建在池塘邊,污水直接排入池塘中。最後全村變相隨地大小便。

中國雖然自詡是全球第二的經濟體,但國內不少基礎建設依然落後,如:中國的公共廁所中,有很多是無法沖洗的旱廁、蹲坑廁所,農村地區、甚至二線城市,有些廁所沒有門或間隔設置。央視曾於今年7月踢爆,廁所革命不僅成效不佳,且已淪為官員騙取補助金的貪腐溫床。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解釋,習近平原本想抓緊"民生無小事"(民生議題都是重要議題),以闊綽的出手(大撒幣),令到全國廁所煥然一新,但執行上只看表面的數字,加上中國官員貪腐嚴重,且農村情況十分特殊,一下子要幾年之內完成目標,只會淪落為面子工程,他自己也預估不到"連一個廁所都管不好"。

呂秉權續指,中國貪腐文化、加上外包再轉包,中央以每座公廁約20萬、30萬元人民幣(約86萬至129萬元台幣)撥款,但在層層剝削下、貪污下,錢到農村已不見了一大半。中國農村的排污配套也十分落後,根本不能興建排污管,只能興建化糞式的新廁所,但這種廁所要定期吸糞,若然有幫浦的話就要確保運作正常,但後期的管理資金根本不足,地方政府拒絕承擔,村民更加不會自行支付,結果令到新廁所比茅坑更不如。"旱廁都可以用稻稈蓋住大便,人就可以拿去施肥,但是新廁所塞住化糞功能,村民只好用傳統方式挖個坑。"

責任編輯: 唐冬柏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