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葉問4/陶傑:電影煮蛙錄

作者:
香港的電影工作者沒有了以前的膽識,沒有了激情,也沒有了殖民地時代的創作力。青蛙不知不覺煮熟了一半,縱使還在游著,小腦條件反射,還以為在活著,而且活得還不錯。忽然間那隻鍋卻風雲變色,原來一鍋的青蛙才發現,即使個個表態做了護旗手,譴責了暴徒,那一泓濁水卻一下子不止變成沸水,而且還是滾油。

12月24日,志願救護人員在香港一商場內

中港政治衝突,大陸人民掀起仇港潮。港產片在大陸不太受歡迎,香港影視製作人員嚴重開工不足。

可憐二十年來,香港的電影人眼中只有大陸市場,編劇拚命絞盡腦汁想迎合中國國情,製作和上映,盡量配合大陸的潛規則。一部千辛萬苦過得了關,票房賺了錢,花天酒地歡慶,以為找對了經絡門路。

哪知道開下一部時,上面的官員換了人,然後,國情也收緊了,潛規則也變了陣,於是以前經歷過而確立的,通通不再算數,一切由頭開始。

唯一可以立不敗之地者,是「葉問」系列。第一集,主角和主題,尚且在大講弘揚所謂的武德之化,研究中國的功夫哲學。痛打洋人的愛國民族主義思想,在許多年之間一集比一集濃烈,這就是製片人和編導一直替大陸的政治市場把脈探熱,不斷自我轉身配合適應大陸的國情潛規則千變萬化之結果。

而萬變不離其宗者,即中國之消費人口再多、市場再大,一切都要配合「國家政策」和「黨指示」。正如水,形態不一,但兩個氫原子和一個氧原子的結構永遠不變。

此一結構即永遠為政治服務,政治形勢在今日,大陸要你拍什麼勵志片,也不要你文藝浪漫愛情,唯有宣揚愛國民族主義為主題的所謂香港電影,有香港的電影製作技巧:武術指導、剪接、特技,是大陸電影幕後人學不來的,才有你香港電影討吃的一份。

在二十年慢水輕加熱煮青蛙的過程中,香港的電影人確實有許多工作機會,也賺了許多錢。青蛙在那隻大鍋里,忽然好像開拓了視野,有一種在大江湖大天地間暢泳的歡欣感覺。

然而其間香港的電影工作者沒有了以前的膽識,沒有了激情,也沒有了殖民地時代的創作力。青蛙不知不覺煮熟了一半,縱使還在游著,小腦條件反射,還以為在活著,而且活得還不錯。

忽然間那隻鍋卻風雲變色,原來一鍋的青蛙才發現,即使個個表態做了護旗手,譴責了暴徒,那一泓濁水卻一下子不止變成沸水,而且還是滾油。

在香港電影人多年來還在爭論港產片有沒有靈魂之際,不知不覺之間,只有最專註賺錢、於電影創作最沒有興趣的,才是在鍋里唯一最後掙扎而貌似半煮熟卻終究還活著的青蛙。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