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教育危機搞秀 中國高校只有「擠水分」成果了

—教育經濟擠水分 中共忙找替罪羊

作者:
中共不僅臉皮厚,本質上也是流氓。正因為流氓當道,關係著中國社會生死存亡的兩大領域——教育和經濟才會被迫以假面示人。從留學低齡化以及富豪、中產紛紛外逃,且關鍵原因都指向了中共的洗腦教育來看,如今中國老百姓對國內的教育、經濟狀況恐怕已絕望透頂了。

2019年,是中國高校集中「推動學位『擠水分』」的一年。就在近日,江蘇省教育廳忙不迭的宣稱,「今年全省分流淘汰研究生758人」;「未來江蘇還將持續推動『學位擠水』」。

不斷的淘汰,持續「擠水」,這不禁令人感慨、嗟嘆,中國的研究生教育到底有多水!同樣的水貨學生,去年淘汰了,今年又招上來了,那些負責招生的領導和教授們又該是多沒水準啊!

更何況,養著這樣一群領導和教授的高校還真是不少。幾日前,「近30所高校公布了超過1300名碩博研究生的退學名單」。對此,某高校教授直言,「清退工作背後沒有硬性淘汰機製作為支撐,各高校在執行中標準不一」。看來,要清退什麼樣的學生,高校及其教授幾乎擁有著絕對的自主權。

儘管「最高修學年限是唯一的硬槓桿」,但學生「在學校規定的最長學習年限內未完成學業」的真正原因又是什麼,卻並未被公開和揭曉。從今年8月,北大僅「以考生入學後完成不了學業會被退學為由」,就將考生拒之門外的暗黑現實來看,「未完成學業」也好,「完成不了學業」也罷,都只是高校「淘汰」學生的一個幌子而已。

包括某省教育廳大員給學生扣上的「學術不端」的罪名,也仍不能讓人信服。幾年前發表在FT中文網上的《「學閥」現象加劇高校學術腐敗》一文曾披露,「學閥一定要具備3個資質:博士導師資格、掌握行政權力、善於跑關係」。可見,「學術不端」的源頭並不在學生身上。而頭頂官銜的教授才是大搞學術腐敗、論文造假的主流。

這些博導、教授自然不會自揭其短,因此就迫切的需要有人來背「學術不端」的鍋。實際上,能在學術上造假就足以表明,中國高校的學術能力極為有限。自己出不了成果,臉上掛不住,就只能去偷去搶了。

既然連教授都是水貨,又怎能僅憑清退幾個水貨學生,就從此提高了教育水平?高校的水貨教授掌握著學生的「生殺大權」,可想學生不水也不行了。這才正是中國高校普遍、且總有「水分」要擠的關鍵所在。

如今,都忙了一年了,中國的高校卻只有「擠水分」的成果可秀,由此足見其質量如何。而承認有「水分」,也已在表明,幾十年來,中國高等教育的名聲怕是已經臭不可聞了。大學教育的危機已成為擺在中共面前最為緊要的危機之一了。

目睹著高校「擠水分」,中國人其實並不感到新鮮。彷彿就在不久之前,中國各省的GDP也在「擠水分」。2018年1月,中共官媒「第一財經」發表社論稱,「GDP擠水分是中國經濟近年出現的新現象」,因為「地方虛增GDP」,導致「多年來地方GDP總和遠超全國GDP總量」。

中共官方敢承認地方GDP有水分,是出於「舍不了孩子套不著狼」的無奈之舉。對中共來說,中央政府若要轉嫁危機,惟一的可行性辦法就是把責任都推給地方。若按這個邏輯來推斷,也就不難發現,中國「GDP總量排名世界第二」的殊榮或已遭到海內外的廣泛質疑了。地方GDP總和與全國總量不符,不恰恰說明了「總量」有假嗎?中共都敢把假數據拿到國際上,與世界各國相較,可想臉皮有多厚。

中共不僅臉皮厚,本質上也是流氓。正因為流氓當道,關係著中國社會生死存亡的兩大領域——教育和經濟才會被迫以假面示人。從留學低齡化以及富豪、中產紛紛外逃,且關鍵原因都指向了中共的洗腦教育來看,如今中國老百姓對國內的教育、經濟狀況恐怕已絕望透頂了。

幾乎完全喪失了民心的中共在無路可走的執政危機下,只能變相的承認問題,並趕緊做出要解決問題的樣子。於中共而言,「牆倒眾人推」是滅頂之災,是其內心最深的恐懼。

但中共心知肚明,它永遠不可能從根本上來解決問題。因為它才是中國社會虛假泛濫、亂象頻現的根源。於是,中共從來不真正的解決問題,只解決它祭出的替罪羔羊。實際連替罪羊,也都是由中共一手製造的。

中共讓好人變壞,利用金錢、地位蠱惑中國人出賣良心、違法犯罪,最終讓其成為眾矢之的、背負罵名,甚至遭到法律以及道德審判。作為中國人,只有徹底的與中共劃清界限,不受魔鬼所誘,才能讓自己明哲保身、遠離災難與厄運。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