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幾件犯忌諱的往事 令江澤民變臉火冒三丈

江澤民忌諱的幾件往事,在官方資料中很難看到有關記載。如在抗戰期間成為淪陷區偽中央大學的偽大學生,1947年曾在上海青年會中學的補習班教過英文。另外,他還忌諱提「六四事件」、「趙紫陽」、「上海幫」等。

江澤民是偽中央大學的學生

侯大捷先生曾在《動向》雜誌發文稱,1943年至1945年,江澤民曾就讀於偽中央大學。該所學校是在南京中央大學(校址為原南京工學院,即現在的東南大學)隨國民政府遷到重慶後,由汪精衛偽政權在南京金陵大學校址(今南京大學鼓樓校區)創辦。

抗戰勝利後,正宗的中央大學復校,南京的偽中央大學解散。偽大學生要經過甄別考核後,才能轉為正宗的中央大學學生。當時包括偽北京大學(正宗的北京大學和清華、南開遷至昆明,共同組成了西南聯合大學)等,根據國民政府教育部的決定,對偽大學生一律要進行甄別考核後,才能轉為正宗大學學生;對淪陷區學生的學籍、學歷,一概不予承認。經甄別考核之後,江澤民因讀的是工科,便隨偽中央大學的工科生集體轉入了上海交通大學。當時,淪陷區的偽大學生們曾對國民政府此舉,進行過抗爭。正是由於江澤民積極投入了抗爭活動,於1947年在上海交通大學被地下的中共組織發展成為中共黨員。

也就是說,江澤民同時擁有中央大學和交通大學兩所大學的校友身份,但江澤民在填寫履歷時,只寫明1943年至1947年就讀於上海交通大學,1947年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對他曾是南京偽中央大學的學生,卻絲毫不提,非常忌諱。

1989年,江澤民出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不久,南京大學在整理舊學籍檔案時,發現了他曾在南京大學前身之一的中央大學就讀,並找到了他當年的成績單和貼有照片的借書證。南京大學校方因此十分高興,校友會趕緊給江澤民發了一封「認親信」,但遲遲未接到江澤民的回信,令他們大失所望。

原來江澤民在簡歷中一直隱瞞了曾在偽中央大學就讀的這段歷史。原因之一是他忌諱這個「偽」字,更重要的是他如果承認了這個身份,就會被人認為他當年是因為和淪陷區偽大學生們為自身利益積極參與抗議國民政府教育部對他們進行甄別考核的活動,才加入共產黨的。因為那樣參加革命和入黨的動機就不純了。

江澤民忌諱提在補習班教過英文

江澤民於1947年在上海交通大學畢業後,曾在上海青年會(YMCA)中學夜間部(補習班)擔任過英文教員。這段歷史他也非常忌諱提起。

上海市浦光中學(其前身即為上海青年會中學夜間部)的前副校長蔡昭利透露了江澤民的這段歷史。蔡昭利表示,1947年,兼任上海青年會副總幹事的校長田信耕介紹了剛剛從上海交通大學電機系畢業的江澤民,到中學夜間部教英文。

江澤民對這段歷史忌諱,或許是如果承認了,表明自己只是個教中學補習班英文的小知識份子,而且在一個補習學校混飯吃,未免太丟面子。另外,他當時的這份工作是由青年會副總幹事介紹才獲得的,說明他與基督教的上層人士有關聯,這對一個共產黨員來說,也是一大忌諱。

「六四事件」、「趙紫陽」、「上海幫」也是江澤民的忌諱

「六四事件」、「趙紫陽」、「上海幫」都是江澤民的大忌諱,另外,當年有香港記者問及董建華連任是否內定、欽點,江澤民也很忌諱,立即變瞼,火冒三丈,他曾在公眾場合大言不慚地說,他不是獨裁者,是強勢領導,等等。但有人要問,他剝奪趙紫陽的政治權利和人身自由,也是強勢領導嗎?

江澤民還應有很多的忌諱事,曾慶紅賈慶林宋祖英、陳至立、黃麗滿也應該是他忌諱的名字……

據海外媒體報導,宋祖英、李瑞英、黃麗滿、陳至立是江澤民的四大情婦,中共十八大後,宋祖英不斷被中共黨媒明批、暗諷,還曾有網民發帖稱,宋祖英因涉嫌違規動用軍費和文化部有關經費,在海外舉辦個人音樂會,遭到中紀委和軍方檢查機關的雙重調查。

至於黃麗滿,有知情者透露,黃涉嫌貪腐,國家審計署的調查顯示,黃麗滿每月津貼、福利達25∼30萬元。僅每月私人宴請開支、每月租用五洲賓館高級套房就達15∼20萬元。

而陳至立於1998年被江澤民任命為教育部長,被外界認為是危害中國教育遺禍子孫後代。陳至立上任後,最害人的是提出「教育產業化」政策,即是將中國教育當成做生意一樣,被人們稱為「全國高中大學大漲學費,「沒錢沒商量」。

李瑞英則是央視《新聞聯播》女主播,也曾是江澤民出訪時必帶的央視女主播,月薪是28萬元。

另外,提起迫害法輪功問題,應該是江澤民最大忌諱的事。據報導,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對法輪功開始全面鎮壓,並叫囂要「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但是江澤民和中共沒有想到的是,如今法輪功已洪傳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尊重和珍愛。人們已經大量了解了法輪功真相,認清了江澤民集團的醜惡嘴臉、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真相,在不久的將來,江澤民以及追隨者將會受到應有的懲罰。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101/13905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