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界立健知道被騙了...一進去7、8個保安拿著槍

—穿越非洲抵美 山東維權人士萬里大逃亡(下)

界立健在飛機上一直在想怎麼辦。他心想,能不能逃出魔鬼手爪就在此一舉了。工作人員一直坐在身邊看著他,下飛機的時候,工作人員開始疏散人群,站在門口等他下飛機,他要去衛生間,但不能鎖門。他抓起洗手液喝下去了。

界立健的護照被中共使領館搶走,靠一本旅行證輾轉來到美國。(受訪者提供)

2020年的平安夜,山東維權人士界立健歷時一年來到美國。他在國內因為維權和民主活動,多次被拘留並被關進精神病院,被迫從非洲逃到美國。不想中共一路追蹤,他的護照被騙,人在巴西險被綁架,上演了一場萬里大逃亡。

接上文:穿越非洲抵美山東維權人士萬里大逃亡(上)

護照被騙險被遣返

界立健自己去了南非大使館,因為他是遊客身份不予辦理。後來他看到附近有個中國旅行社,對方稱可以辦,給複印了護照,並要求他留下護照。他有些警覺,要回了護照。一會兒又來了一個人說他正好去南非大使館,當天下午就能搞定。

此人直到晚上7點才回來,讓他第二天再來,被追問才說出實情,「你是不是在國內有些事情沒解決啊?你的護照已經在坦尚尼亞中國大使館手裡了。領事說了,這個護照不可能還給你。你沒有別的選擇,現在只能是回去。」

界立健知道被騙了。他想走,幾個人把辦公室的門給關了。來了一輛車,讓他去旅店拿上行李,把他帶到一個國企單位,一進去7、8個保安拿著槍

第二天,使領館來了一個姓沈的領事,要安排他回國,給他拍照,並連上微信讓他跟家人視頻通話。他一看視頻,地方政府、派出所的、縣裡、省里外事辦人員全在他家裡了。縣外事辦主任勸他回去,擔保他回去沒事,說一直在和外交領事司和大使館溝通他的事情。

「中間聽他們聊天說我的機票已經定好了,幾點到北京,中間還轉機一下衣索比亞。」界立健一聽「轉機」二字心裡一動。第三天上午,大使館人員把他送上衣索比亞航空飛機,將他的證件交給了機長。

界立健在飛機上一直在想怎麼辦。他心想,能不能逃出魔鬼手爪就在此一舉了。工作人員一直坐在身邊看著他,下飛機的時候,工作人員開始疏散人群,站在門口等他下飛機,他要去衛生間,但不能鎖門。他抓起洗手液喝下去了。

工作人員發現後馬上拿對講機,機場急救人員把他帶下飛機。他感覺慢慢開始難受,肚子絞痛,被送去醫院洗胃。「這次不拼下,就掉入魔鬼手爪了,只能這樣了!」

神志清醒後,界立健述說自己的遭遇,借用手機翻譯,講共產黨獨裁,父親和他多次被關押,對方聽著直點頭。不到一天,他又被送回機場。機場地勤把他交給辦公室一名官員。界立健這次直接用谷歌翻譯,官員英語很好,看了一直說OK。

這名官員打了一個電話,把界立健的證件要過來了。支付200美金後,界立健拿回了自己的證件,這才發現,護照被大使館沒收作廢后,被換成了一張旅行證。

也許是因禍得福,就是這個旅行證,一路過邊檢、批簽證。界立健給記者出示的旅行證顯示,裡面密密麻麻的簽證頁,他獲得了很多國家的簽證。

獲得美簽

界立健又回到埃塞。他走脫時正好有個時間差,是本應在機場轉機的時間。因為帶的美金不多,他用微信賬戶跟中國人兌換本地錢。這時,又有人告訴他,「你!小夥子,大使館又找你了。」

界立健說,當時是過年前後。因為非洲很多國家共匪滲透很嚴重,遣返一個人很容易。他如果繼續走,前面是蘇丹、埃及,只能從東非往東非南部走。

第二次落地埃塞後,他還是走同樣的路線,又去了肯亞。這次他向美領館尋求政治庇護,但是因為按規定在海外是不能受理的,去了兩次沒結果。

他繼續往馬拉維、辛巴威走,然後是波札那、納米比亞,每到一個國家,他都會到使館尋求政治庇護。最後朋友建議不要再提這個事情了,「你又不是什麼大人物」。建議他直接按旅遊走,還比較簡單點。由於他所持證件不是護照,一路沒少給小費。

2019年8月,界立健在旅途申請美國旅遊簽證,3天後面試通過了。

驚險萬分!在巴西險被中方人員綁架

雖然獲了美簽,入關也是個麻煩事。界立健又去了巴西、阿根廷。朋友建議他多轉幾個國家,讓人家明白這是有效證件。早前巴西簽證很順利,護照被扣後,因為有原始記錄,在肯亞補了巴西簽證。

在巴西落地時,他被關了8個多小時,審查旅行證。出境後才了解到,原因是之前有一些福建人、廣東人在智利和委內瑞拉辦過假的巴西簽證,所以嚴查中國人。

「我就擔心他們如果聯繫中國大使館把我弄回去,也是特別危險,後來在巴西又發生了一件事情。」界立健說,「在巴西,中共官方已經知道我獲取了美簽,差一點綁架我。對我手段很粗暴,恨不能馬上把我弄回去。」

在里約熱內盧,他到唐人街的中國小店裡換錢,得知當地微信群里已經散發了他的照片。突然,十幾個人(中方人員加一些本地人)開著商務車上來抓他,對方想用器械把他打暈,他被打得頭破血流(有視頻),把他往車上拽。

界立健知道只要上車就完了,殊死反抗,拚命喊叫。巴西當地人還不錯,看到很多人拉一個東方人,路人嘩就圍上來了。中方人員一看不妙,上車就走了。當地人幫他上藥水,大家了解情況後一起罵中共大使館。

「巴西這個地方挺親共的,經常做巴西大豆的外貿交易,做為南美洲的大國,被中共滲透很嚴重。」界立健說,「我真的很感謝巴西本地人,他們如果不上來的話,我已經沒什麼力氣了,肯定會被拽上車。」

界立健從巴西陸地去阿根廷(需要辦簽證)、智利(南美很多國家有美簽可以免簽)、玻利維亞、秘魯、厄瓜多,最後到了哥倫比亞,從哥倫比亞飛到美國。

在邁阿密轉機時界立健又被送進小黑屋,對方指出這不是中國護照,他回答這是大使館頒發的、上面有簽證。對方查看了酒店名單和行程單,關了2個多小時後被放行了。

界立健說,「這條路能走通,冥冥之中有安排。」

「當時如果不給我入境、給我遣返,我死也不會回去。」他說,「共匪的手段我已經接觸了很多次了,每一次都是那麼歹毒、邪惡。這一次我進去的話可能會像香港這些學生事件一樣,成為它下一個冤魂。我明白只有一息尚存,才有一個鬥爭的權利。」

「共匪不瓦解,我們這個國家將繼續被馬列共匪子孫奴役、殘害,使大中國每天發生這種生離死別,慘痛和悲慘的事件不斷重演。」

早年退黨擺脫中共

界立健2014、2015年開始翻牆看世界,經常看大紀元的媒體評論和報導。在沒翻牆之前,老訪民就跟他說:你知道天安門這個事嗎?你知道文化大革命這個事嗎?已經敘述了很多,他心裡大概有了輪廓。

老訪民曾抗美援朝,獲過三等功。他告訴界立健,「千萬別信共產黨,今日利用完你,把你當夜壺踢開。如果你哪怕有一個字不滿,它就直接把你砸得粉碎。即使立下汗馬功勞,在它眼裡沒有利用價值,你連一口痰都不如,千萬別信共產黨!」

界立健接觸這樣的實例很多。「我在非洲走的時候我就想,(監獄)裡面那些人士我比他們好多了,他們是身體受到限制,精神受到摧殘,思想受到剝削和侮辱。我在非洲幾次差點走不下去,2次得瘧疾。」

瘧疾通過蚊蟲叮咬傳播,如果不及時治療的話有生命危險。尤其腦瘧最恐怖,瘧源蟲侵蝕神經和血管。界立健高燒打擺子,走路晃悠,關節疼痛,前面還有意識,後面就直接燒糊塗了。

2019年1月份,在烏干達,界立健有一次燒到40多度。為了趕時間在路上攔車,來到了一個村子,司機說自己到家了,就不往前走了。界立健往前繼續走,行走加勞累過度,不知不覺就暈過去了。

「醒過來是一個在非洲打井的東北大哥救了我。」他說,「很幸運,黑人知道附近有個中國人,他騎著自行車就跑去了,東北大哥開著皮卡就來了。在非洲,中國老百姓遇到中國人很親切,把我拉到大城市治療。」

休息了5天後,界立健又接著走了。一路風餐露宿,走哪睡哪。非洲人很簡單,很熱情,他在大地方可以找警察局安身,小地方就借宿在民宅。

12月24號平安夜,界立健終於入境好萊塢國際機場,25號聖誕節轉機到紐約。他早年在香港聲明退黨,在尖沙咀旺角見到過法輪功學員,感覺修煉人很平和,有一種舒服感。沒想到在紐約街頭又看到大法弟子和退黨中心。

「這一路雖然比較坎坷,但是說走下來了,我覺得也是很好,努力的人都不會說運氣太差。」界立健說,「共匪已經窮途末路了,只是個倒計時問題了。」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