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伊朗政權更想要做的是…與美國發生全面衝突是他們承受不起的」

—蘇萊曼尼--伊朗中東擴張戰略的策劃者

作者:
總部位於倫敦的風險諮詢公司環球戰略集團(GlobalStrat)的反恐分析師奧利維爾·奎塔(Olivier Guitta)說:「至於伊朗與美國之間可能會爆發全面戰爭的種種說法,伊朗現在意識到美國不再是紙老虎了,這一事實將迴響在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耳中。」 他還說:「儘管伊朗政權聲稱要採取報復行動,並且說有可能在國外襲擊美國和以色列的利益,但伊朗政權更想要做的是盡一切可能自保,與美國發生全面衝突是他們承受不起的。」

資料照片:在伊朗最高領袖辦公室發布的照片中,革命衛隊將領蘇萊曼尼(中)與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一起在德黑蘭參加一次會議。(2016年9月18日)

伊朗革命衛隊精銳部隊聖城軍首領卡西姆·蘇萊曼尼將軍(Qassem Soleimani)雖多次躲過死神,但他從黎巴嫩抵達巴格達後不久終於難逃一劫。美國無人機發射的導彈擊中了他的車隊。

星期五午夜發生在巴格達國際機場附近道路上的定點清除行動的持續影響將遠超過爆炸本身。

長時間以來,伊朗一直在尋求擴大什葉派和德黑蘭在中東的影響力。蘇萊曼尼在這些擴張活動中是伊朗最重要的軍事戰略師和戰術師。資深中東衝突歷史學者德克斯特·菲爾金斯(Dexter Filkins)在《紐約客》(New Yorker)雜誌發表的人物小傳中形容他是「當今中東地區最強大的特工人員」。

一些美國官員和前官員同意這種看法。

曾任負責政治軍事事務的美國助理國務卿的帕特里克·金米特(Patrick Kimmitt)說:「我們殺了伊朗政府內最重要的好戰分子之一。這將整個美國和伊朗以及美國和伊拉克的問題帶到了一個全新的地方。這是一個無論怎麼看都不可低估的拐點。」

62歲的蘇萊曼尼並非普通的軍事指揮官。他是伊朗第二最有權勢的人,只聽伊朗最高領袖阿里·侯賽尼·哈梅內伊(Ali Hosseini Khamenei)的命令。更重要的是,他是聯繫伊朗在該地區各路代理人武裝的核心人物。

美國智庫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的分析人士菲利普·史密斯(Phillip Smyth)在推特上說:「他是負責管理伊朗不斷擴大的該地區『伊斯蘭抵抗』網路的主要人物,該網路擁有來自巴勒斯坦地區、黎巴嫩、伊拉克、巴林和敘利亞的數萬名武裝人員。」

《敘利亞聖戰》(The Syrian Jihad)一書的作者查爾斯·李斯特(Charles Lister)說,「殺死蘇萊曼尼的後果很難把握。這是多年來中東最大的新聞。」他說,蘇萊曼尼被殺「在戰略意義和影響方面遠遠超過了『基地』組織首領奧薩馬·本·拉登或『伊斯蘭國』首領阿布·巴克爾·巴格達迪之死。美國和伊朗幾個月來一直危險地針鋒相對,但這是一個巨大升級。以色列因為擔心殺死蘇萊曼尼的後果而一再放棄除掉他的機會。蘇萊曼尼的權勢僅次於伊朗最高領袖。他的死將給伊朗在本地區的圖謀造成重大損失」。

蘇萊曼尼在伊朗及其中東的什葉派盟友中具有極高的地位。他被《時代》雜誌評選為100位最具影響力人物之一。

蘇萊曼尼出生於伊朗南部克爾曼省的一個小村莊里,父母是貧苦的農民。十幾歲的時候,他搬到了克爾曼市(Kerman),從事建築工人的工作,並把大部分收入寄給父母。他後來成為供水承包商。

他酷愛武術,獲得過空手道黑帶。他也熱衷於宗教。蘇萊曼尼後來得到阿亞圖拉·霍梅尼(Ayatollah Khomeini)的栽培,從而得以加入1979年革命後成立的、旨在保護伊斯蘭主義新政權的伊斯蘭革命衛隊,並步步高升。作為革命衛隊的成員,他參加了鎮壓西亞塞拜然省庫爾德人起義的活動。

他在伊朗-伊拉克戰爭中獲得了勇猛的戰地指揮官的聲名。菲爾金斯在《紐約人》雜誌發表的蘇萊曼尼小傳中引用了他的話:「我上戰場時,只是要執行一項15天的任務,但我留在了戰場,直到最後。」他還說,「我們那時都年輕,希望為革命服務。「他最後升至師長,經常率領突擊隊深入伊拉克領土。他在一次突擊行動中受了重傷。

在1990年代,蘇萊曼尼被任命為伊朗革命衛隊精銳部隊聖城軍的指揮官。該部隊行蹤隱秘,經常在伊朗境外執行任務,並與聖城軍協助成立的黎巴嫩什葉派民兵「真主黨」合作。蘇萊曼尼進而成為伊朗中東擴張戰略的策劃者,在伊拉克、敘利亞和黎巴嫩各地形成了所謂的「什葉派新月」。

蘇萊曼尼在10月的一次廣播採訪中透露,他2006年曾在黎巴嫩協助指揮「真主黨」與以色列的戰鬥。美國前情報和軍事官員說,他的非正規戰背景對伊朗在伊拉克的活動至關重要。在美國領導的聯軍2003年攻入薩達姆·海珊統治的伊拉克之後,他成為伊拉克什葉派武裝襲擊西方軍隊的戰術策劃者之一。

前美國官員金米特說:「我們與伊朗革命衛隊的代理人戰爭進行了十年,超過十年。蘇萊曼尼和他的人在2005年和2006年殺害了美國人。」他說,聖城軍向伊拉克什葉派提供了美國人在伊拉克看到的最致命的簡易爆炸裝置。數十名美國人被他們殺死。

戰爭造就了奇怪的同路人。2014年,為了反擊共同的敵人「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美國軍事指揮官別無選擇,只能在空襲時與德黑蘭贊助的伊拉克什葉派民兵進行協調。但是,在收復了摩蘇爾和其他被「伊斯蘭國」佔據的伊拉克城鎮之後,這種為權宜之計而形成的同盟瓦解了。分析人士說,蘇萊曼尼最近幾周經常去巴格達,幫助指揮什葉派對伊拉克境內美軍發動襲擊,並指使他們上街抗議,試圖擴大伊朗對伊拉克影響力。

蘇萊曼尼近年來不再隱秘行動。伊朗盟友、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在軍事上捲土重來,蘇萊曼尼是其中的策劃者之一。他與俄羅斯軍方協調空襲,經常前往莫斯科。分析人士說,他是協調阿薩德正規軍與什葉派民兵聯合作戰的關鍵人物。新聞照片和廣播報道都顯示蘇萊曼尼視察前線,他甚至出現在一段伊朗流行音樂視頻中。

他去年在一個視頻信息中說著大話警告美國總統。他說:「我告訴你賭徒川普先生,我告訴你,我們就在你的附近,在你想不到的地方。發動戰爭的將是你,但結束戰爭的將是我們。」

這種威脅與他在2010年對時任駐伊拉克美軍司令戴維·彼得雷烏斯(David Petraeus)的吹牛如出一轍。彼得雷烏斯透露,這名伊朗將軍曾在一條信息中告訴他:「你應該知道,我,卡西姆·蘇萊曼尼,掌握著伊朗的對伊拉克、黎巴嫩、加沙和阿富汗的政策。」

伊朗人在聖城軍指揮官蘇萊曼尼被美國襲殺後示威抗議。

分析人士李斯特認為,蘇萊曼尼死後,伊朗急於報復,美國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將面臨嚴峻挑戰。

但李斯特指出,在伊拉克,反應可能會很複雜,反伊朗的遜尼派活動人士可能會受到鼓舞。他說:「伊拉克各地數周的抗議示威表明,民眾有反伊朗情緒,而這些新近的緊張局勢可能會令人感到,伊朗代理人也許更像是麻煩的製造者,而不是問題的解決者」

其他分析人士認為,美國將向德黑蘭發出明確的恐嚇信息,那就是德黑蘭政權內部,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總部位於倫敦的風險諮詢公司環球戰略集團(GlobalStrat)的反恐分析師奧利維爾·奎塔(Olivier Guitta)說:「至於伊朗與美國之間可能會爆發全面戰爭的種種說法,伊朗現在意識到美國不再是紙老虎了,這一事實將迴響在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耳中。」

他還說:「儘管伊朗政權聲稱要採取報復行動,並且說有可能在國外襲擊美國和以色列的利益,但伊朗政權更想要做的是盡一切可能自保,與美國發生全面衝突是他們承受不起的。」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