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投書 > 正文

香港遊行現場的震撼 我成為了103萬的一員

—我冒著危險來到香港 成為了103萬的一員

作者:

香港元旦遊行,警察扣留示威者

1、前言

在開始長文之前,我衷心感激今日在維園帶領我的香港朋友們。謝謝你們放下戒心,照顧一個從大陸來混入遊行隊伍中的我。我已經安全順利回到中國大陸,請你們放心。在路上我看到報道,在我離開遊行隊伍走後不到一小時,黑警喪心病狂地往遊行隊伍投放催淚煙,大量拘捕示威者。

希望好人有好報,你們能夠平安逃過一劫。

2、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大陸學生

我叫蒙奇,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大陸學生,從小接受中國式填鴨式標準式教育。在很久之前,我也是一個會因國家成就感到一味的振奮,感覺中國日漸強大而一味自豪的人。然而隨著年歲漸長,與社會接觸,在潛規則之下出現了很多我覺得匪夷所思無法接受的事情。

一句話總結就是:「為什麼我不能夠因為自己和他人的不公對待提出反對,而要被迫接受結果?」

我們的生活里,質疑會被認為反動,不合群會被認為是怪癖。發聲會被消滅,公權力會讓你從公眾的視野消失。反抗更是逆天而為的自尋死路。尤其是習近平上位及修憲以後,社會輿論氛圍進一步收緊。整個社會進入了一種「寂靜的恐懼」,「紅線」越來越多。政府只想讓人民聽到的他想讓你聽到的聲音。輿論的缺失,不僅讓普通人思想停滯,更是使當權者「居於廟堂之上」無法真正深入社會了解中國全貌。

不妙的是,我剛好是一個「怪癖」,從小到大我都覺得,人應該要勇敢地提問。但周圍的人都說著一樣的「話」,不敢讓我多說幾句,甚至指責我「這是大是大非的問題」。很小的時候,我就意識到中國大陸存在一道網路的牆,我學到了如何翻牆。今年我二十歲,但已經是我翻牆的第十二年。我在廣闊的互聯網上接受更多的知識,豐富自己的見聞,與來自各地的朋友交流。

世界,真的不是大是大非。

3、來到香港

在熒幕面前的所見只是扁平的資訊,不到現場來真的感受不到現實的震撼。

在做前往香港的決定之前,我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甚至交付了我的個人資料到律師手中。沒想到跨年夜剛走下巴士,我就遇到了第一個突發情況:我沒意識到我走近了警方的防線。

「行下邊啊!」幾個速龍口氣粗暴地叫我和其他市民走隧道過彌敦道。我心想:警察不會在隧道另一邊伏擊,「出師未捷身先死」吧?也許大家都是這麼想的,所以很多人駐足在隧道口。突然,一位白髮老伯伯走向前講:「我行先,你地跟住我行。」語氣平靜,但力量萬分。所幸無意外情況,安全通過。

住所離我的位置還有一段距離,聞著空氣中尚未消散的TG味,我向目的地走去。一路走著,突然發現我的周圍,四面八方來了很多很多往我剛出發的方向走去的人。成群結隊的手足們,手牽著手的情侶,念念有詞的「增援」,蜂擁前行。我沒有防護措施,是彌敦道上為數不多反方向走的路人。

我當時哭得好慘烈。

蒙奇於

2020年1月2日凌晨3時

(文章轉載自大陸生撐香港facebook專頁)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內地生撐香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