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清朝知府紀錄真人真事:船難死者附妻身求友相助

過了三天,福星輪沉沒的事,才傳到蘇州。當時我剛好到江蘇巡撫衙門,同年好友之間,盛傳長楙家的奇聞。布政使應敏齋先生,從來不信有鬼神之事。我就拿這奇聞問他,他說也早聽說了。我倆都對此驚嘆不已。

兩艘輪船在大霧中無意間相撞。

這是發生在一百多年前的真人真事。由清朝知府陳其元聽到後紀錄下來。

光緒元年(1875年)三月,江蘇省招商局的福星號輪船,裝載著江蘇提供的七千石大米,開赴天津,隨船的有江蘇海運委員、補用知府蒯某等二十一人、浙江海運委員石某及董事、僕人等數十人。

船開到山東煙台海域時,天起大霧,迎面看不清東西,倉猝間遇上了英國澳順號輪船,兩船相撞,福星輪竟被撞沉。隨船的海運委員、董事、僕從等總共六十五人溺斃,僥倖遇救的,只有江蘇候補知縣江某等三人。

消息傳來,李鴻章據實奏報,朝野震動。為表示哀悼,對死難各級官員都加贈封銜,按為大清陣亡的將士那樣,優撫遺屬,加封其子。又下令在天津、上海兩地建立專祠,連同董事、僕從等死難者,一併祭祀。江蘇總督又籌划出庫中銀兩,分別給各死難者家屬,以為期十年的贍養撫恤金。

英國當局也判罰澳順輪賠款給死者家屬。死難者既蒙皇上加銜之恩,又得到中外雙方的優撫,想必生者和死者都該知足了。

死難者中唯有候補縣丞長楙一家的事,最令人稱奇,特予記錄:長楙是滿洲人,以佐官身份在江蘇巡撫衙門(治所在今蘇州市),候缺已久,生活陷入困境。上司憐憫,安排他干運漕米的美差,讓他暫先掙點薪水,好養家餬口。長楙奉命出差,告別妻子登船北上。

出發不到十天,他的妻子早起梳妝完畢,出屋上井台,忽然躺倒在地。長楙的靈魂附到她身上,她用長楙的聲音大叫:「輪船失事,我已淹死。趕快請我好友某某來!」

他的那位朋友,立刻被人叫到。她就以長楙的口氣,詳細敘述了撞船、沉船的經過。當時蘇州城尚不知情,聽眾都大為驚訝。

隨即「他」又說:「我死後,已在陰間有了差使,心裡挂念家貧子幼,所以日以繼夜地趕回家來。」又囑咐那位朋友說:「我兒年僅十歲,沒人撫養,請你看在咱倆多年交情的份上,把小兒領走吧,只當你家多用一個小僕人吧!」說話間,淚如雨下。長楙的那位朋友,也難過得落淚,並答應照辦。

「他」接著說:「我妻如此苦命,活著也是受罪,還是跟我同去陰曹地府吧!」這時,大家連忙勸道:「你兒子年幼,如果沒娘撫育,如何能長大成人,你可別想不開。」長楙沉思很久,答應「好吧!」於是謝別眾人,便離去了。

此時,長楙之妻,突然醒過來。人們問她是否她丈夫的魂附過於她身,她卻什麼也說不上來。只是說:「剛跨出門,只覺得一陣冷風吹向身上,就啥也不記得了。」

過了三天,福星輪沉沒的事,才傳到蘇州。當時我剛好到江蘇巡撫衙門,同年好友之間,盛傳長楙家的奇聞。布政使應敏齋先生,從來不信有鬼神之事。我就拿這奇聞問他,他說也早聽說了。我倆都對此驚嘆不已。

應敏齋先生則對我說:「你不是正寫筆記嗎?可以記載發表這一奇聞,讓那些有神論者和無神論者,就此互相辯論一番,不是非常有益嗎?」

(事據清代陳其元《庸閑齋筆記》)

阿波羅網附作者陳其元維基百科簡介:春澤,號子庄,晚號庸閑老人,浙江杭州府海寧人,清朝知府。陳其元治學務實,博覽多聞,尤其能注意時事,體察民間疾苦。在他工作期間,正值多事之秋,國內遍地烽火,民不聊生;列強虎視眈眈,乘機作惡。陳其元不屈不撓,反對官場積弊,堅持民族大義,以愛民為己任,不計個人得失,可謂難得。他所著的《庸閑齋筆記》一書,總共十二卷,其中多記有清一代歷史掌故,上自朝章國故、經濟民生、軍情夷務,次及海寧陳氏家世盛跡、各地風俗民情、軼事舊聞,下迄讀書心得等等,都有助於我們認識了解他所處的那個時期。尤其是他在記述和評說個人遊宦見聞方面的吏治得失、功過、利弊,更是研究清代歷史的可貴資料。

責任編輯: 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