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顏丹: 中央在北京給自己隆重「沖喜」的獎勵大會

—中共開「科技獎勵大會」是自娛自樂

作者:

來自大陸的消息稱,「1月10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在北京隆重舉行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與其說,這是中共的喜事,倒不如說是中共在給自己「沖喜」。

按照維基百科的解釋,「沖喜」是「一種民間信仰行為,其內容是讓一個久病不愈的病人和別人結婚,用這個『喜事』來『沖』掉不好的運氣,已期達到治療疾病的效果」。

這一解釋真可謂是未卜先知,它完全可影射如今中共的心態和處境。中共「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的開獎勵大會,其陣仗不亞於暴發戶兒子的婚禮。現在的關鍵在於,「久病不愈的」到底是誰。從中共大肆獎勵「科學技術」領域來看,這個凸顯一國實力的領域在中國,恐怕已病入膏肓了。

尋常人家「沖喜」是為了「治療疾病」,但中共如今「沖喜」能「達到治療疾病的效果」嗎?換言之,開個「獎勵大會」就能讓中國的科技領域及其整個行業起死回生嗎?

首先,中國如今以半導體為核心的科技行業死到臨頭,根本就怪不了別人。曾有評論人士指出,「中國要成為半導體大國,真是難過登天」。因為「中國半導體產業一直做的,只是將在其它地方製作好的晶片組裝上電路板,是產業鏈最低端的部分」。其實,「中國出口的高科技製成品內的高科技零件」,也「大都產自其它國家,中國工廠通常只負責將零件組裝成製成品」。這意味著,「中國的附加值,還停留在勞動力密集的低技術部分」。

明明只會機械組裝,卻非要說自己有研發能力。中共再死犟,也掩蓋不了事實真相。《經濟學人》就曾報導,「2001年,能生產最尖端晶片的公司,全球有29家,但到今天只剩下五家在美國、韓國與台灣的巨無霸」。中國號稱「科技強國」,為何沒有這樣的「巨無霸」公司?

中共毫無自知之明,卻並不代表中國的業內人士沒有基本的認知。2018年,中共麾下媒體《科技日報》的總編輯劉亞東在中國科技會堂召開的沙龍上,就曾公開指出,「中國的科學技術與美國及其它西方發達國家相比有很大差距,這本來是常識,不是問題」。

他說,「我們今天一些喜大普奔的科技成就,比如大飛機(中國國產客機C919),人家半個多世紀前就有了。我們今天一些正在苦苦攻關的重大項目,比如載人登月,美國1969年就已大功告成」;「這些都是看得見、摸得著的差距」。甚至,「目前在某些關鍵技術領域,我們與西方發達國家的差距不但沒有縮小,反而呈現出擴大的趨勢」。

科技實力不如西方,並不是什麼可恥的事兒。西方的實證科學也未必就適合中國的發展。而真正可恥的是,明明缺乏實力,卻慌稱自己有實力,甚至不惜盜取、誘騙它國技術,來裝點自己的臉面。難道中共不知,撒謊行騙被人發現,比自身沒本事更丟人、更掉價嗎?

要想證明自己的科技實力,不是關起門來,偷摸搞什麼「科技獎勵大會」,而是光明正大的憑實力、在國際社會中贏得獎項。是騾子是馬,得拉出來溜溜。拿不到諾貝爾獎,就給自己頒獎聊以自慰,中共的猥瑣、無能可見一斑。

眼睜睜看著漢芯、龍芯掉了一地雞毛,華為等多家公司被美國一劍封喉,中共還要對中國的科技進行獎勵。這不就是在掛羊頭、賣狗肉嗎?

中共聲稱,「國家科學技術獎由國務院設立」,是「最高級別的科技獎項」。今年,這一獎項又頒給了兩名院士。在當下中國,被黨提攜的院士到底是怎樣的院士,我們不妨從2015年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屠呦呦曾多次落選兩院院士說起。

當時陸媒曾報導,像屠呦呦這樣做出國際認可的重大科學貢獻,卻落選兩院院士的,在大陸並非獨此一例。文章說,「這些人不是因為學術水平不高、科學貢獻不大而落選院士,而是因為他們只會默默工作、不會拍馬,甚至敢講真話而落選」。

在中共的包庇下,因涉嫌學術造假而屢遭檢舉、質疑,卻依然能穩坐院士寶座的,大有人在。還有相當比例的政府高官和企業高管,也順風順水的當上了院士。不少院士甚至是政治投機分子,為了陞官、發財,不惜以政治帽子棒殺科學、維護中共的「學術思想」和意識形態。

今年得獎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黃旭華,因30年沒回過一次老家、對父母不聞不問而飽受輿論譴責,但中共卻將他捧為「犧牲親情的無名英雄」。看來,中共對院士的要求已放寬到造假、投機,甚至沒孝心、沒人性的地步。但這樣的科技人才被培養出來,不比機器人更可怕嗎?

於是,中共關起門來、偷摸選,也選不出幾個貨真價實的科技研發者來。在中共評選出的296個項目中,虛頭巴腦的「技術進步獎」是最多的,高達185項,還設有特等獎。而凸顯創造力的「技術發明獎」,一等獎只有3項,且未發布名單。雖然發布了二等獎名單,但都與「通用」有關。涉及研發的「自然科學獎」最少,只有46項,且一等獎只有1項,也都未見名單。在過去的14年中,「自然科學獎」已空缺了9次。

本來中共開這個所謂「科技獎勵大會」就是在耍寶,因此選不出名副其實的獲獎者,也盡在情理之中。連中共自己都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冒牌貨,明明假抗日真擴張,卻非說自己是抗日英雄,明明流氓悍匪出身,卻非要假裝紳士;既如此,又怎會在施政中誠實、守信呢?

「假、惡、斗」就是中共的本性,中共不假,就不是中共了。在來不得半點虛假、必須不斷求真的科學面前,中共永遠都只能束手無策、無法窺探其一渺。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