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松田康博解讀台灣大選:習近平對台政策失敗

日本東京大學教授松田康博認為民進黨比國民黨更能掌握台灣社會動脈和外部變化,是蔡英文勝選的原因之一。

日本東京大學教授松田康博接受本台專訪分析台灣總統大選結果,他認為民進黨比國民黨更能掌握台灣社會動脈和外部變化是蔡英文勝選的原因之一。對於新華社發表文章說這次台灣選舉「很大程度上受到外部暗黑力量的操控」,他認為這指的是美國和澳大利亞。但他認為這是中共的語言,凡是對自己不利的事,就把責任推給別人,因為中共無法自我反省,所以將台灣的民主和選舉結果污名化,以推卸責任。松田說習近平硬推「促統」,這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作法一定出問題,他認為習近平的對台政策失敗。松田教授還對於國民黨是否泡沬化提出了看法。

松田康博:這次選舉結果跟日本學者們的預測沒有差很多,大概是在預料範圍內,我們都認為蔡英文會大勝,立委也會過半,大概選前兩個多禮拜以前的狀況是這樣。我自己關注親民黨會不會有立委席次,結果沒有,這對藍營的權力重整會起到作用。

松田康博:民進黨能掌握台灣社會脈動和外部變化

松田康博:這次結果顯示,對於外面的變化、國際和大陸方面的變化,和台灣內部變化很快,國民黨對應的能力還是比較差一點,民進黨還是很有活力,是比較年輕的政黨,它的適應能力比較強,外界和內部的風雲變化,民進黨適應比較好,這大概是最大的原因。哪一個陣營掌握台灣社會脈動,這一點民進黨還是比較能夠適應。

松田康博:中共指控「暗黑力量」是把台灣選舉結果污名化推卸責任

陳美華:您怎麼看新華社發表文章說這次台灣選舉「很大程度上受到外部暗黑力量的操控」?

新華社指的應該是美國幫台灣,美國幫了民進黨的忙,它的意思應該是這樣。還有十一月以來澳大利亞的王立強案,後來發展成為有點像烏龍事件,這也有點算是外面暗黑勢力的操縱。我認為這是共產黨特別的語言,凡是發生對自己不利的事,就把責任推給別人,對方一定是邪惡的,黑暗的。若要自我反省,在自己人裡面找負責任的人,中共絕對做不到的。所以先把台灣的民主和選舉結果污名化,這根本是講給自己人聽,說北京一點都沒有錯,全部都是別人的錯,別人是很邪惡的,這是共產黨語言的特徵。

視頻【松田康博:蔡英文大勝是預料結果】

松田康博:中共「一中原則邁向一國兩制」的對台政策錯誤

陳美華:很多大陸網友已經指出中共對台政策錯誤。您認為中共對台政策在蔡英文下個任期會不會有什麼改變?

松田康博:大陸對台政策哪個是對,哪個是錯很難說。

但如果以一中原則之下邁向統一,而統一之後的制度是一國兩制,以此作為成不成功的標準的話,它並沒有成功。這個立場本身就隱含很大錯誤,很大挫敗。兩種不同層面,根據中共政策框架分析,戰略錯誤是硬推,民進黨執政時,為什麼還要促統?過去近三十年的大陸對台政策,如果是明知不可為還為之,一定會出問題。江澤民時代,李登輝是本土政權,他在台灣主權上不會退讓,但江澤民1995年硬推「江八點」,台灣不接受,結果李登輝訪問美國,大陸受不了在1996年發射導彈,原來談統一的條件變成了軍事恫嚇,這是完全錯誤。

陳水扁上台後,胡錦濤很緊張,不想打仗,就改變了方向。面對台獨勢力比較強的時候就專註反獨,促統就先暫時擺在一邊,放在後面先不要做,逆來順受嘛,處於逆境時不能硬推強推。馬英九時代時大陸要促統,兩岸交流頻繁,還促成兩岸領導人會面,這是合乎邏輯的。但是民進黨執政,大陸還要促統,台灣內部反彈一定很大。所以按照中共原則立場和政策邏輯,習近平對台政策是不對的,是失敗的,這是第一個層面。

松田康博:習近平硬推「促統」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一定出問題

松田康博:第二個層面是中共的原則立場太硬了,鄧小平時代制定「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後來江澤民也好,胡錦濤也好,讓它發展成更細膩,而且是統一之前的前置階段分得更細。以前鄧小平時代,兩岸的談判就是政治談判,政治談判就是統一的談判,一條線。胡錦濤時代認為統一很難,一定要反獨,為了很遠的未來去創造條件,所以推動兩岸和平發展,讓兩岸關係穩定化、安定化、制度化,所以進行協商,簽很多協議,這是胡錦濤的作法,長遠的作法,這是非常合乎邏輯的,不要著急,獨派執政,不要著急,不要硬推。但是換了習近平他不管怎樣一定要硬推,一定要實現統一,加快步伐。他的政治野心是兩個一百年,所以他的想法是不管台灣社會要求什麼,完全不管,反正中國是大國,有力量、有錢,要做什麼就可以實現什麼,有這樣錯誤的判斷。以前的政府雖然是按照鄧小平的框架,但做得更細膩,為了長遠的統一做部署。習近平不是,他要加快、硬推,結果台灣方面不接受。習近平如果大膽有魄力要改變過去,應該改變鄧小平的框架,但他不僅不改變框架,還更加讓它硬化,從這兩方面來看是錯誤的。

日本東京大學教授松田康博說,習近平硬推「促統」,這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作法一定出問題,他認為習近平的對台政策失敗。

陳美華:在蔡英文的國際記者會上有外媒問蔡英文的勝選是否要感謝習近平,另外有日本媒體分析認為蔡英文勝選後,台灣可能將加速遠離中國。請問您怎麼看未來美中台關係如何變化?台灣的角色是什麼?台灣牌會不會是美國總統川普更重要的一張牌?

松田康博:習近平.林鄭.國民黨把足球踢進自已球門

松田康博:習近平、林鄭月娥、吳敦義都幫了蔡英文的忙,這三者等於是把足球踢進自己的球門,這三個是蔡英文對手的失敗。

松田康博:台灣身價很高如果我是台灣人會利用台灣戰略位置

至於美中台關係,現在任何問題都變成中美關係一部分,這有點像美蘇冷戰的時代,當時所謂的掛勾政治,什麼事都跟美蘇對立掛勾,差別只是程度輕重。朝鮮半島的問題也好,台灣海峽的問題多多少少都是中美關係的一部分。但中美關係是競爭遠大於合作,台灣已變成中美兵家必爭之地,這是台灣的宿命,因為地理位置。很多國家地區的宿命是地理位置決定。台灣處在第一島鏈中間,戰略位置非常強,如果我是台灣人的話會好好利用位置,因為自己的身價很高,如果台灣要做戰略,要從這方面思考。

松田康博:國民黨一定要改革才能貢獻台灣民主

陳美華:國民黨的未來會不會走向泡沫化?前國民黨主席洪秀柱提到國民黨應交棒給青壯一代,您怎麼看?

松田康博:國民黨在中央少了很多席位,但地方還是有雄厚人才,它絕對有東山再起的條件,而且台灣的民主政治就是需要有健全的監督力量,如果執政黨做不好就再次實現政黨輪替,有這種緊迫感,執政黨才會做得好。

所以國民黨一定要推動改革,改變自己,才能貢獻於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問題是它是百年老店,黨內很多潛規則,論資排輩啦,黨產被凍結要不要拿回來?還是乾脆放棄從零開始?像以前的黨外一樣,沒有包袱,重新做起?或是和其他泛藍勢力結合?這是國民黨重建需要思考的方式,而且應由年輕人接棒,也很重要。但現在問題是國民黨負債纍纍,這樣的爛攤子那一個年輕人願意接。

松田康博對國民黨不樂觀看不出國民黨能東山再起

2008年民進黨挫敗,四大天王出局,陳水扁被抓被關,這樣的攤爛子綠營決定請蔡英文當民進黨主席,這是天方夜譚,是奇怪的,很嶄新的作為。她2004年入黨,2008年當黨主席,這是很有活力的作法,改變形象,國民黨能不能做到?它上次挫敗時,選的是洪秀柱和吳敦義做主席,都是老面孔,他們的形象好不好我不知道,這要請教台灣人民。自己沒有做到的去喊世代交替,還是有很大困難。我對國民黨的未來不是那麼樂觀,我希望為了台灣民主發展,國民黨能東山再起。但目前為止看不出來,可能會混亂一段時間。黨主席由誰來接,大家會團結來幫忙新的黨主席嗎?

2008年蔡英文也做得非常辛苦,國民黨內有沒有人願意接這個艱難的責任?目前看不出來。以前黨主席很多人想做,這次選戰黨中央沒有資源,這是有目共睹,做黨主席反而被攻擊批評,一個個黨主席都落馬,這種狀況下由誰來領導國民黨很困難。

松田康博:韓國瑜若參選黨主席當選機會比較大

反而我認為如果韓國瑜參選黨主席的話,當選的機會很大。他這次拿到的票比朱立倫拿到的票還多,他的機會滿大的。但是他這次選戰的路線和國民黨支持者期待的方向不太一樣,所以現在國民黨走進了一個死胡同。

韓國瑜還要面臨被罷免的危機,黨主席選舉已經要開跑了,他現在要決定接不接,如果決定不接,又被罷免成功的話,他就什麼都沒有了,這是一念之間的問題。而不管誰接主席,都要面臨國民黨沒有錢的問題。

對於新華社發表文章說台灣選舉「很大程度上受到外部暗黑力量的操控」,松田教授認為這是中共的語言,將台灣的民主和選舉結果污名化,以推卸責任。(唐家婕攝)Photo: RFA

民進黨執政,促轉會還是存在,去大陸在台商方面發揮影響的方式以前可以做,但現在的政策比較嚴格。民進黨是非常成功的把國民黨的金脈都斷掉,割喉割到斷。

松田康博:蔣萬安是政治明星但有蔣家後代包袱

陳美華:國民黨這次選戰打得很糟,但是蔣萬安的立委選戰打得很好。他會不會是國民黨未來的希望?

松田康博:國民黨中生代裡面,蔣萬安和江啟臣都是政治明星,但蔣萬安是蔣家後代,會有包袱,如果他做黨主席,挑戰會更多,他現在是陽春立委,不需要面對很多問題,但若當黨主席,過去一百多年的包袱全部都集中在他身上,在他的政治歷練中,現在接黨主席是正面還是負面?譬如說處理黨產,要不要極力反對?綠營若污衊蔣家,批評他的祖父輩的話,他要不要反擊?他以前身段很柔軟,但以後如果要代表國民黨,要代表整個中國近現代的歷史,面對這種大的挑戰,是正面還是負面很難判斷。

松田康博:選舉結果對柯文哲非常不利

陳美華:您怎麼看柯文哲以後在立法院發揮的影響力?

松田康博:選舉結果對柯文哲來說是大失所望,因為第三勢力的發展空間是三黨不過半才有空間,現在民進黨完全執政就不行。民進黨跟台灣民眾黨合作的氣氛是零,深綠的選民絕不會允許,不會接受,也沒必要,因為民進黨完全執政嘛。

如此狀況下,它只能扮演完全反對黨,就一定會得罪民進黨。柯文哲的台北市市政還有兩年多,你完全得罪民進黨,你怎麼施政,中央政府是民進黨,議會裡民進黨市議員也很多。

而他要跟國民黨在一起嗎?他的屬性是打國民黨起家的,很難講。我認為這次選舉結果對他非常不利的。

另外一個因素是,這是一個政治家的個性問題,因為韓國瑜的印象太深刻,有些沖淡了柯文哲的個性,但是柯文哲的政治手腕很容易得罪人,政治不是一人秀,朋友愈多愈好,得罪太多人可能會失去很多機會,柯文哲過去如果做了不同的選擇,今天的結果可能不一樣。就像時代力量也是分裂了,第三勢力被兩大黨夾殺之下,每次都要做重要選擇。

面臨大選時,小黨要跟大黨合作,而在地方選舉時小黨跟大黨對抗競爭才能賺到自己的勢力。時代力量本來是這樣,但最後路線紛爭分裂掉。

台灣民眾黨在地方選舉沒有出席,到總統大選才出現,拿到了幾個立委席位,但是以後怎麼辦?小規模的政黨在大選時要跟大黨合作才有生路,但他的作法跟政治邏輯相反,他在九合一選舉可能有空間,但2024大選就很難,另外還有郭台銘先生,以後台灣的政黨生態有可能變成一強多弱,就像日本自民黨一樣,其他都是小規模,可能會變成這樣。這會導致政局的穩定沒有錯,但是我很擔心現在日本政治一強多弱的狀況,對日本的民主發展也不是很好。國會需要有力量和健康的監督力量,需要強大的在野黨,但是國民黨也衰退,郭台銘押寶的親民黨沒有拿到席位,時代力量雖然有但是很小,這樣的狀況,民進黨一黨獨大的狀況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