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橫河:伊朗放空炮 王立強被威脅 中共連失算

作者:
王立強這個案子它曝光了中共在香港、台灣、澳洲的操作。對於中共來說,這個已經是一個關乎於國家安全的案子了。所以說中共絕對不可能允許所謂民間商人隨便出面來營救向心;反過來也是,民間商人主動去救向心,向心是他所謂的朋友,但是向心已經有了間諜嫌疑了,而中國大陸的民間商人去救一個有間諜嫌疑的所謂朋友,這種可能性也是零。就是說正反兩面的可能性都是零,所以只能說孫天群是中共整個策劃當中的一部分。

(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主持人:楊光/嘉賓:橫河)為什麼美國和伊朗都試圖把衝突降級,中共按照伊朗的說法報導美軍基地損失是誤報嗎?威脅王立強和營救向心的中國「商人」是什麼人,受誰指使?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美國用無人機刺殺了伊斯蘭聖城旅的指揮官蘇雷曼尼(Qassem Soleimani)之後,作為報復,伊朗向美國的駐伊拉克軍事基地發射了10多枚導彈。有趣的是,導彈襲擊到底造成了多大的傷亡?美伊兩邊是各說各話,天差地別。中共官媒跟隨著伊朗媒體的腳步淪落為笑柄。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了中共的誤判呢?

與此同時,台灣大選如火如荼之時,又爆出了中共前特工王立強在聖誕節遭受死亡威脅,要讓他按照劇本抹黑民進黨洗白他的前老闆向心。不過王立強畢竟是被澳洲情報系統密切監視的人物,所以這整個事件自然就逃不脫澳洲政府的掌控,在投票的前三天被媒體曝光無疑。應該說這是台灣選舉中最為戲劇性的一幕了。我們今天就來聊一聊這兩個話題。

橫河先生,我們先來看一下伊朗襲擊伊拉克的美軍基地這個事件。各國的報導是出現了兩個完全不同的版本,伊朗新聞說美軍有巨大的傷亡,死了80個人,傷了200個人;西方的媒體,像路透社、英國、美國這些主流媒體都說沒有人員傷亡;最後,也就是今天早上,美國國防部證實只是基地的設施有輕微的損傷。中共媒體我們看到他們選擇相信的是伊朗的版本,這個當然就很快打臉了。您覺得是什麼原因影響了中共官媒的判斷力呢?

橫河:我覺得這不是一個判斷力的問題。我們從判斷力的角度來看的話,美軍對傷亡人數是非常認真的,這是一個美國的傳統,從他建立軍隊開始就沒有變過,200多年都是這樣。軍隊里有一句話,就是大家都遵守的,叫「不丟下一個人」。你想想看,失蹤幾十年了,或者戰爭都結束幾十年了,他還要把人找回來,哪怕是死的,把遺骨找回來,哪怕是一根骨頭都要找回來的。

這麼多年,美國參加了多少場戰爭,從來沒有過對傷亡人數做假的案例,只有什麼情況呢?只有條件限制,就當時統計不準確,但是事後只要有了條件,他就把它糾正過來。如果真的有這麼高的傷亡,那是瞞不住的,而且對美國來說隱瞞也沒有意義,況且美國還有這麼多的媒體監督,就是說他的戰爭幾乎在透明狀況下打的。

而作為伊朗來說的話,他就有動機,因為聖城旅的頭目蘇雷曼尼,他被美國定點清除以後,因為它在伊朗軍隊當中,其實是革命衛隊,革命衛隊當中的重要性,它的地位之高,伊朗政府就需要對國內外有個交代。這個就有點像中共的處境,是類似的,中共碰到一個什麼重大事件的話,它也需要對國內外有個交代。

對伊朗政府來說,它對國內主要是要求報復的那個呼聲;對外,它有一些盟友,所以它需要數據來表示伊朗確實進行了報復。而且伊朗有相當嚴格的網路管制和審查,雖然說這方面比不上中共,但是可以在相當程度上或者在一定的時間內,在國內不被揭穿。也就是說從這個動機和可行性的操作方面來看,伊朗都比美國有太多的理由來虛報美軍的損失。

為什麼說中共不是判斷力的問題呢?因為從伊朗的操作方面來說的話,中共應該是非常熟悉的,我甚至覺得伊朗就是從中共這裡學的,其他國家從傳統上沒有這一套東西。如果說中共在選擇的時候選錯了這兩個版本,我相信沒有人會認為這是真實的情況,因為對中共來說的話,它所做的任何的報導從來都是為政治目的服務的,而不是和報導的事實本身有什麼關係。

主持人:如果說官媒不是判斷失誤,而是故意去選擇相信了一個假的消息,但是畢竟現在網路非常發達,還有這麼多自媒體,這麼重大的一個新聞,它造假的話是會非常快被戳穿的,這個官媒轉發假消息還有什麼實質的意義嗎?

橫河:中共做這個報導的話,它的動機和伊朗政府是一樣的,只是說伊朗政府在國內外都要有個交代,而中共做這個主要是考慮國內因素,就是欺騙國內的民眾。為什麼說中共需要造這個假呢?首先就是從歷史上,因為中共從1949年以後就以美國為敵,後來就從來沒改變過,它只有掩蓋敵意,比如韜光養晦,實際上是掩蓋對美國的敵意,它把美國看作是敵人,這是第一個。

第二就是在貿易戰當中,中共的宣傳一直在把這個責任推給美國,它最近非常公開的整個宣傳的基調就是反美的,所以任何就是看上去讓美國丟臉的事情,它都會誇大其詞,它都會去炒作。

再一個,中共謊言宣傳其實從來考慮的不是被撕破的問題,它從來就是說能騙幾個騙幾個,能騙多久騙多久,因為中共的整個統治都是由謊言編織成的,為什麼在這個地方它要例外呢?撒謊、造謠是它的天性。你比如說對外戰爭,中共到今天還在自稱抗戰中流砥柱,全世界都知道中共不抗戰,是國民政府抗戰的,它還不是照樣的這樣宣傳?它根本就不在乎。朝鮮戰爭縮小自己方面的傷亡,擴大對方的傷亡,它也是一個常規作法,這對中共來說是家常便飯。

再談到網路發達,但是我們要知道中共的網路封鎖是世界第一的,而且不僅是世界第一,它還在輸出它的網路封鎖。其實我們知道華為違反聯合國的制裁,向伊朗出口的,就是一部分是網路監控和封鎖的設備和技術。

從大陸來說的話,能夠翻牆出來的畢竟是少數;就是翻牆出來的還有自我約束、自我審查的,更何況國內現在稍微有一點講真相的,就講到自己講真實的事情的時候,中共就會說他是造謠或者是煽顛,煽動顛覆罪把人家給抓起來,要喝茶了、要拘留,這個情況很多的。所以對中共來說的話,它只要能夠控制住國內的網路輿論就可以了。對中共來說,在沒有明確的目標的時候,沒有明確目的時候,它都要撒謊,更不要說這種對中共來說似乎還是有好處的假消息,它更不會放過了。

主持人:說到對中共有好處,有人說其實北京是非常希望美伊兩國開戰的,就說這樣子中方可以得到好處,您覺得這種說法成立不成立?中方能得到什麼好處呢?我們知道不久前,中國蘇聯還有伊朗是剛剛進行過聯合軍演。

橫河:對中共來說的話有什麼好處?現在其實中共處於一個比較矛盾的狀態,一方面它確實希望伊朗出頭抗拒美國吧。有人說中、俄、伊朗、北朝鮮正在形成新的軸心國,當然是不是,還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互相之間還各自有他們自己的算盤,各懷鬼胎。但是中、俄、伊剛剛舉行了海上聯合軍演,確實有這個因素在,所以中共確實是有這個可能性,它希望美伊兩國能夠打一打。

但是北京在這件事情上還是很矛盾的,一方面,美國面對的挫折,北京是樂觀其成的,美國現在正在全球調整戰略重心,就是把更多的精力用來對付中共,如果伊朗能夠把美國的注意力再次轉移到中東來對付伊朗的話,有人就這麼說了,中共又可以爭取到另一個黃金十年的發展。

前面那一個就是小布希時期嘛,曾經是想把戰略重心移向亞洲的,結果碰到了911,一下子就轉到中東反恐了。這以後,就中共實際上是爭取到了十多年的時間,而且小布希居然當時還拉攏中共作為反恐的盟友,結果給中共趁機坐大,一直到現在威脅到美國了。這是它的一方面。

但是另外一方面呢,正如川普總統講話提到的,川普講到美國並不依靠中東伊朗,它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美國現在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產國了,它已經不需要依賴中東石油了。而中共對中東石油包括伊朗石油在內,它的依賴程度是越來越高。因為中國的幾個所謂大油田現在基本上都開採的差不多了,而它這個經濟總量又需要很多石油,所以如果美伊開戰的話肯定會影響到中國的這個石油供應。

有人也算過的,就它會降低GDP百分點多少多少。中共現在正好是面對國內嚴重的經濟狀況,如果說石油供應再出了問題的話,會進一步打擊國內的經濟,這也不是中共願意看到的,因為經濟畢竟是中共在國內賴以統治的基礎。

中國和世界經濟互相交錯的這個聯繫呀,當然一方面是西方國家在對付中共的時候他會投鼠忌器;但是對中共也是一樣,就是它對世界經濟的依賴也同樣的,是同樣等級的,甚至更大,因為中共的國內消費比起其他國家來比例還小的很多。

這裡要說明一下的就是即使美國暫時被伊朗的局勢牽扯著不能馬上脫身的話,也不可能讓中共再有十年的發展了,就是十年的所謂黃金髮展期了。因為一方面中共現在經濟上的困境,或者是全面的困境,它不是由美國引起的,而是中共的這個發展模式發展到現在必然的結果。就這方面,經濟學家有很多分析,我們也分析過很多次。

貿易戰只不過是在這個上面雪上加霜罷了,即使貿易協定可以使貿易衝突暫且緩和一下,當然我很懷疑這一點,即使可以的話,那麼在價值觀、社會制度、知識產權、文化教育、還有國際形勢像南海這些,這些方面全面對峙以至於衝突也會繼續下去並且會加強,不會因為貿易協議而改變的。

從中國國內來看的話,現在是國進民退,還要加強中共領導、加強對宗教信仰的迫害等等,從這些方面來看的話,大概是不大可能重現本世紀頭十年對中國的投資熱,還有就是產業鏈和技術對中國的轉移,不大可能再重複了。所以說從這個角度上來看的話,恐怕中共對美伊開戰還不是簡單的希望看到的這麼一個問題。

主持人:從現在美伊雙方的表現來看都是比較克制。那川普總統第二天就發表了演講,表示會用經濟制裁的手段來回應伊朗的攻擊。那您認為這個中東危機有沒有可能就用這種比較平和的方式就解決了呢?

橫河:解決倒不會,但是我一直認為伊朗事件不會升級為戰爭。中東那個問題解決不了的!按照川普講起來,他們打了上千年了怎麼可能來解決?但是伊朗事件不會升級成戰爭。

因為這一次整個來看,大家都知道是伊朗挑釁在先,就是它先發動襲擊造成了一名美國承包商死亡,才有了美國對伊拉克和敘利亞境內伊朗目標的攻擊。然後又在伊拉克的親伊朗的組織攻擊美國大使館,然後才是美國擊殺聖城旅的頭目蘇雷曼尼。蘇雷曼尼實際上是伊朗負責輸出革命的,就用我們中國人最容易聽懂的話就是伊朗的政權在輸出革命,那誰負責呢?就是他負責的。一直走到這一步,走到這一步,下一步實際上關鍵就是看伊朗如何回擊了。因為這一方面外界也分析很多,我們就不重複了。

那麼對於伊朗來說的話,過度回擊甚至是全面開戰對伊朗的統治集團是沒有任何好處的。而且美國定點清除的這個威脅是相當大的,就是戰爭很可能沒開始爆發就結束了。所以說伊朗統治者可能就是滿足於在國內外挽回面子就夠了。

對於美國來說的話,他的總體政策不是說現在已經確定了,而是說早就確定了而只是在執行的過程當中了,這個整體政策就是基本上確定中共作為美國的主要威脅從現在往下幾十年內可能不會有大的改變。美國將從過去承擔過度責任的地區有計劃的撤出,也就是說不會重蹈小布希的覆轍。只要伊朗對美國不造成實質性的重大傷害,美國是可以容忍伊朗在一定程度上的報復行動的。

所以我認為這一次危機,和美國已經和將要在這個中東其他地區包括敘利亞、阿富汗的撤軍,會是類似的解決,就是說這個過程當中會有一些反覆,畢竟在這個地方打了那麼多年仗,會有一些反覆,甚至有局部的或者短期的衝突升級,這都可能的。但是這個大趨勢使美國軍事力量逐步逐步的撤出來,這個既是川普總統的競選承諾,也是他真正的想法,就是和他的整個戰略思維是一致的。

所以說只要伊朗不鋌而走險升級到全面爆發戰爭,美國是願意降溫的;而我剛才講了,伊朗也願意降溫,所以這個趨勢可能就這樣下去了。

主持人:好,那我們下面再來討論一下台灣大選前中共前特工王立強案件的新發展。其實明天就是台灣大選的投票日,那麼大選前夕就有澳洲媒體爆料出來說是中共的前特務王立強他在耶誕節期間被威脅,要求污衊民進黨。那麼事實上的確是國民黨在早幾天就說過王立強會出來爆料,結果就是在國民黨開新聞發布會的前夜,澳洲媒體就提前把這整個局給破了。那現在就是成為一個很大的笑話,大家都在看。

橫河:是的。這件事情我覺得真正策劃的並不是國民黨的副秘書長蔡正元,而是中國的商人孫天群。從現在披露出來那些錄音來看的話,我相信是孫天群主動接觸蔡正元,而不是蔡正元去找孫天群。因為蔡正元沒有途徑直接和王立強聯繫,而孫天群有。而且蔡正元也想不到這些東西,這一定是從中國大陸策划出來的。

蔡正元多半是,我覺得是病急亂投醫,然後孫天群一找他的話那一拍即合。但是畢竟他不是自己從頭到尾一手操辦的,很多是聽孫天群轉述的,所以可能他在這個形勢上誤判了,就是蔡正元誤判了整個形勢。因為他得到的一些消息可能不太準確,而他試圖去和王立強核實的時候呢,我發現王立強並沒有給他證實,非常含糊。所以這很可能就是蔡正元落到這個套裡面去了。

主持人:但是其實我們非常疑惑的就是說王立強自從爆料之後,他肯定是被澳洲政府監管的。那麼中共它現在又去威脅他,這不是自找麻煩嗎?而且我們現在從媒體上看出來,很多信息聯繫都是從手機傳遞的文字和照片。那手機,你想華為那個手機它是能夠全程監控的,那他這麼用,他就不擔心這個澳洲情報部門會截獲嗎?所以這整個事件看上去是非常的幼稚。

橫河:我覺得王立強被澳洲政府保護,澳洲政府的保護主要是保護他的人身安全,倒不見得會去監控他的通訊。說句老實話,澳洲政府還是很君子的,不大會像中共那樣子每一步每一個細節都去監視,他重點是保護。

另外一方面就是中共為什麼會做這個蠢事呢?中共其實也考慮到了,為什麼中共不直接出面,而是由一個所謂商人來出面?因為到時候它完全可以否認,這個事情它不知道!而這個所謂商人孫天群,很可能他真的不是一個職業情報人員,他是一個職業的,可以說是一個職業金融詐騙犯,但是在情報方面他很可能是業餘的,是被中共找來做這件事情的,所以手法上可能就不那麼專業。

不過從另外一個角度上看,即使是職業特工,要想收拾這個爛攤子也是不容易的,因為畢竟一開始別人是真的,中共這邊講的話都是假的,假的就有很多破綻;而且人還在別人手裡,不僅是王立強在別人手裡,向心也在別人手裡,所以要收拾這樣的爛攤子是很難的。

那我為什麼說孫天群的背後是中共呢?有幾個理由。孫天群關於王立強的說法,和中共在這個事件曝光以後的說法是完全一致的,也就是說,如果中共當時急急忙忙造了一個事情以後,編了一個故事出來以後,那以後的故事就只能從那個故事當中去延伸和擴展,你不能重新造一個和那個故事矛盾的東西。所以他就只能局限在這個範圍內往外擴展,這就是很困難的一點。

王立強這個案子它曝光了中共在香港、台灣、澳洲的操作。對於中共來說,這個已經是一個關乎於國家安全的案子了。所以說中共絕對不可能允許所謂民間商人隨便出面來營救向心;反過來也是,民間商人主動去救向心,向心是他所謂的朋友,但是向心已經有了間諜嫌疑了,而中國大陸的民間商人去救一個有間諜嫌疑的所謂朋友,這種可能性也是零。就是說正反兩面的可能性都是零,所以只能說孫天群是中共整個策劃當中的一部分。

何況孫天群和向心恐怕根本就不是普通的朋友關係,因為孫天群現在被發現是一個金融詐騙犯,有人查到至少有三起金融詐騙案跟他有關。最近的兩起分別是2018年上海的P2P平台「搶錢通」的詐騙案,和2019年香港上市公司星亞控股詐騙散戶的案子。能在這兩年,前些年中國的金融詐騙很多,但是這兩年抓得非常緊,在抓得這麼緊的情況下,他還能這麼活躍的、高調的從事金融詐騙,恐怕就不是一個普通的商人了。他很可能和現在的還在位的某個,或者某些高層有相當的關係,才有這個可能性。

再一個,有人還查到了,說是他有幾起收購案跟向心有關的,向心都是虧了的。就這點來說,他們恐怕不是一個朋友的關係,而很可能是有意圖的輸送利益的關係。在這個問題上整個編造一個故事來讓王立強反過來說,從動機上的話,中共是排第一位的,它最大的動機是保護已經處於危險當中的情報網,而且要挽回面子。

主持人:我們看到這次曝光出來的除了要求王立強抹黑民進黨,而且還要給向心脫罪,就是說他不認識向心。那我們以前看到向心被台灣扣留之後,中共曾經出面在媒體說向心涉嫌欺詐,似乎當時的感覺是要跟向心切割;那麼現在他們又要去幫他洗白,那您怎麼分析它這個轉變?

橫河:首先講一下,其實這一次孫天群出來講話,反而證實了王立強跟向心是有關係的,他們實際上是見過面的,至少是見過面的。中共說向心涉嫌欺詐,可能當時是急中生智的一種止損措施,就是說他是欺詐了,所以他說的話就不可信,因此就把向心可能說出來的中共機密的重要性就淡化,說這個人本來就是詐騙犯,所以他說的話不可信。當然,中共也知道台灣的情報機構不會相信,所以這一步主要是做給公眾看的。

現在我倒不覺得它一定就是為向心去洗白,現在看來很可能它是兩個目標,有可能是一箭雙鵰。一方面營救向心,同時干預台灣大選。它把國民黨的一些人卷進來,使得向心的問題變成台灣的政治問題,也就是說給台灣政治增加難題。這個也許真的是中共的初衷,只是說最後事與願違了。而且要知道這次是以孫天群這個所謂商人出面的,就是中共至少在向心這個問題上,它表面上沒有轉變的問題。

主持人:但是我們看到其實按現在台灣的選情來說,這個民進黨跟國民黨它的落差是非常大的,所以中共這一招其實是個險棋,失敗的可能性非常的大。我們看到其實北京最近做的種種舉動,從對貿易戰的應對、到香港反送中的處理、再到這個王立強案,好像都沒有章法,經常是前後矛盾,自己給自己後面所有的行動在前面就挖好了一個坑,您怎麼解釋這種情況?

橫河:中國有一句俗話,叫做「人倒了楣喝涼水都塞牙」,我覺得中共的氣數已經真的是要盡了。它早就過了那個最猖狂的時期,現在在走下坡路,而且急速的走下坡路,所以這時候做什麼事情都是那種捉襟見肘的狀況。其實中共以前的作為,它也並不是都行得通的,或者是很理智的,很精密的計算的,不是這樣的。

因為中共的整個價值體系和人類社會是對立的,就是說它做什麼,按理說都是要碰釘子的,都是反過來的。那它靠什麼呢?它主要靠的就是花錢收買。所以說你看中國經濟這麼緊張了,它還在大批的在世界各地撒錢。問題是它要不撒錢,它可能倒得更快。

當時靠錢收買以外,別的國家政府對它實行綏靖政策。也就是說並不是中共的說法有什麼特別,並不是中共的做法有什麼特別,而是說別的國家讓著他。而現在別的國家不讓它了,特別是以美國為首的,別的國家不讓它了,這才導致了它在所有的做法上好像都在碰釘子。實際上它自己的做法沒有太大的變化,變化的是別的國家對它的態度和對它的做法,使得中共好像現在做什麼事情都要碰釘子,好像都是自我矛盾一樣的,其實長期以來就是如此。

主持人:好,那麼因為時間關係,這次節目我們就談到這裡,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