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澤東與林彪翻臉之前 決斷權在毛 執行權在周

作者:
林彪很快就發現自己所謂"接班人"的頭銜只是個虛位,在毛澤東重返第一線、獨攬大權的情況下,即不像劉少奇在位時那樣握有實權,甚至連周恩來還不如。因為在新的黨內權力格局中,決斷權在毛,執行權在周,而他不過是一個擺設。

同周恩來相比,林彪是中共政治文化中生長出來的另一類人物,甚至可以說是一個異數,他不但打仗精明,曾為打下紅色江山立下大功,而且在政治上也工於心計,對毛澤東為人的揣摩入木三分。中共建政伊始,林彪就有意不問政事,推說有病,婉拒了毛要其挂帥出征"抗美援朝"的打算,被發了"轉業費"。當時,林彪曾一度動過到偏遠省份當個地方官的念頭,隨後發生的高饒事件,林彪險些卷進去,更是讓他深感毛澤東的翻覆無常。此後,林彪索性託病不出,閉門索居,韜光養晦,一再告誡自己"不要輕易騎上去",盡量避開政治旋渦以自保待時。

然而,林彪的韜晦之術自然瞞不過毛澤東。作為多年來精心培養,一手扶植起來的心腹愛將,毛當然不會讓林彪超然政治,獨善其身。在毛的政治盤算中,林彪這顆棋子遲早是要派上用場的,不過當時主要還是針對彭德懷。

一九五九年廬山會議前期,一直在韜光養晦的林彪有意託病不去,在一旁靜觀,會議中間,他被毛澤東緊急召上山來,參加批彭鬥爭。蟄伏多年的林彪在審時度勢後,對毛投桃報李,在批鬥彭德懷時扮演了重要角色,對彭大張撻伐,刀刀見血,指彭是"野心家,陰謀家,偽君子,馮玉祥式的人物",稱:"在中國,只有毛主席是大英雄,誰也不要想當英雄。"

林彪的表現深得毛澤東的賞識。會後,在毛的安排下,林彪從隱居走上前台,接替彭德懷主持軍委日常工作。在看出當時黨內已經形成"誰不說假話,誰就得垮台"的形勢後,林彪為了保權固位,帶頭大捧毛澤東,用他自己的話說是採取"堅決的左傾高姿態",刻意迎合毛,投其所好,搞起了狂熱的造神運動。

其實,林彪內心深處對毛澤東的揣摩和批判遠遠超過彭德懷、劉少奇等黨內高層中的其他人。他曾在一本辭典中"個人崇拜"的條目旁寫道:"他自我崇拜,自我迷信,崇拜自己,功為己,過為人。"林彪並在私下裡指毛澤東發動的大躍進是"憑幻想胡來",認為彭德懷的意見書是正確的,就是"急了點";而毛的反修鬥爭則是"罵絕了,做絕了,絕則錯"。林彪這種私下裡對毛的貶斥,甚至讓他涉世末深的女兒林豆豆在震驚之餘,心情灰暗,以至萌發了輕生的念頭,自殺未遂。

按照毛澤東的安排,林彪在1966年五月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扮演了主角,大捧毛澤東,唱政變經,為文革的發動造輿論。不料,這竟引起了毛的疑心和不安,在給江青的私房信中說了一大篇"黑話",反指林彪"為了打鬼,藉助鍾馗",讓林彪碰了一鼻子灰,里外不是人,心裡老大不高興。所以在八屆十一中全會召開時,林彪有意告假,躲在大連療養。

接下來,毛澤東在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上決定由林彪取代劉少奇作為接班人。對此,林彪一度推辭再三,乃至正式寫了書面報告。平心而論,林彪的這種心情並非全是在做戲,而是因為他深知毛為人生性猜忌和翻覆無常的緣故,伴君如伴虎,弄不好結局會很慘,劉少奇就是前車之鑒。所以,當毛準備讓林彪接班的趨勢日益明顯時,林彪並不大想"騎上去",把他自己放在毛身邊的爐火上烤,為此,林彪一開始並沒有參加八屆十一中全會,而是有意請了假,在大連療養。會議進行過程中,毛澤東決心換馬,指派汪東興前去傳他的話,讓林彪一定要出席,並讓周恩來安排專機接他,林彪被勉強拉回來的。他一回到北京,就立刻被接到人大會堂,毛親自登門看望,做他的工作。

林彪做了接班人,就開始為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搖旗肋戰。他一登台就不同凡響,在全會期間接見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的談話中,表態堅決支持開展文革運動,說"要弄得翻天覆地,轟轟烈烈,大風大浪,大攪大鬧,這半年就要鬧得資產階級睡不好覺,無產階級也睡不好覺"。並在十一中全會後主持的中央工作會議上,大講開展文革的必要性,強調要"以主席為軸心","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還提出:"這次就是要罷一批人的官,升一批人的官,保一批人的官。"

不過,林彪很快就發現自己所謂"接班人"的頭銜只是個虛位,在毛澤東重返第一線、獨攬大權的情況下,即不像劉少奇在位時那樣握有實權,甚至連周恩來還不如。因為在新的黨內權力格局中,決斷權在毛,執行權在周,而他不過是一個擺設。

更令林彪不快的是,他捧毛賣力不討好。毛澤東對他在五月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捧他的講話抓住不放,不僅在私下裡把看法露給江青,白紙黑宇,落下把柄,而且專門指派周恩來前來轉告,還在黨內高層中傳閱,弄得不少人都知道。這讓林彪著實領教了毛為人的難以伺候,同時看出所謂文化大革命,完全是毛和江青兩人合開的夫妻店,他雖然貴為"副統帥",但那只是毛"為了打鬼,藉助鍾馗"。

不過,林彪對這種狀況雖然很不滿意,但也不便表示什麼。他的對策是稱病不出,當甩手的二掌柜,對運動中的大小事情能推就推,能躲就躲,從不主動表態。用他自己的話說是"大事不麻煩,小事不干擾"。葉群則把它總結為"三不主義",即"不負責,不建言,不得罪"。這樣既免遭毛澤東的猜忌,又可落得超脫,在政治上不負責任。

不僅如此,深知毛澤東為人猜忌的林彪還多次出面制止下面吹捧他的舉動,反對諸如"副統帥"、"祝林副主席永遠健康"一類提法,乃至鄭重其事地寫信給周恩來和中央文革,聲明:"今後一切演出、一切會議、一切文件、一切報刊以及其他各種宣傳形式都應突出毛主席,不要把我和毛主席並提。"

與此同時,林彪又煞費苦心地營造自己在政治上"緊跟"毛澤東的形象,所謂"言不離主席"、"手不離語錄"、"突出主席"、"主席劃圓我劃圈"等等,都是在這種情況下。葉群為林辦工作人員立下的規矩,要求"隨時提醒首長",幫助把關,就連在公開場合露面的時間也有嚴格的規定,要求既不能搶在毛之前,也不能落在毛之後。

稍後,葉群又要求林辦的秘書在批送文件時,更進一步把原來對毛澤東所用的"請"和"送"等字,一律改為"呈"字,對此,葉群曾說得很明白:"首長所處的身份,寫'請主席'如何如何,似乎有點想與主席平起平坐的味道,寫"呈主席",就不犯嫌了。"

當然,林彪並不甘心聽任毛澤東的擺布,做一個有名無實的接班人。他深知政治上是講究實力的,而且看準了正在進行的文革運動正是一次可以渾水摸魚,擴展自己實力的好機會。於是,他除了在政治上作出"緊跟"的姿態,配合毛鬥倒劉少奇以外,用很大的精力來經營,擴充個人在黨內軍中的勢力。林彪本來在軍隊就有一個小圈圈,即紅一方面軍和紅一軍團的老部下,文革中又打著"在組織上全面調整"的旗號,排除異己,招兵買馬,拉起自己的隊伍。

為此,林彪曾向自己的親信交底說:"文化大革命要打倒一批,拉過來一批,保護一批。擁護你的人要保,反對你的人要打倒,中間的人拉過來。"林彪本人就採用這種手法,利用當時北京"五一三"事件後中共軍內兩大派鬥爭的形勢,一打一拉,壓垮了"沖派",很快便控制了軍中的局面:支持林彪的"三軍無產階級革命派"稱雄於北京街頭,而且扶植起直接聽命於他本人的以總參謀長黃永勝、空軍司令員吳法憲、海軍第一政委李作鵬、總後勤部長邱會作為嫡系的集團。

林彪在軍中拉幫結派的搞法,當然逃不過毛澤東的眼睛。毛對此自然不大高興,但為了在政治上拉住林彪而不得不暫時採取了容忍的態度。同時,鑒於當時軍隊已成為防止局勢失控的中堅力量,於是毛有意讓軍隊在政治上發揮更大的作用,通過"三軍無產階級革命派"來穩住北京的政局,進而穩定全軍。然後通過軍隊的穩定,來穩定全國。在這種情況下,毛對林彪擴充勢力的種種作法也就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在趁亂打劫這一點上,林彪和江青兩個集團彼此心照不宣,互相利用。比如,江青為了報私仇,讓葉群去整周恩來的乾女兒孫維世,說:"現在趁亂的時候,你給我去抓了這個仇人,我也替你去抓人。"江青還派出軍人冒充紅衛兵去上海查抄趙丹等五位文化名人的家,以便銷毀她當年在上海當三流演員時落在他人手中的信件、照片等。林彪則先是請江青出面保吳法憲、邱會作等手下幾員大將,後來又為了整掉楊成武,策動江青去說服當時對楊有好感的毛澤東,同意把他拿下來。事成之後,林彪對江青投桃報李,在宣布打倒楊成武等人的大會上,帶頭吹捧江青,稱她"是我們黨內的女同志中很傑出的同志,也是我們黨的幹部中很傑出的幹部",並拍板決定把江青的行政級別一下子從九級提升到五級。

狼狽為奸,終究不能長久。劉少奇被打倒後,林彪和江青兩個集團的矛盾開始激化,毛澤東開始要整林彪了。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摘自《晚年周恩來》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