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王赫:給習近平講兩個希臘神話故事

—2019中共政局 趕製家法 內鬥詭異

作者:
中國人歷來講「天災人禍」。歲末年初,鼠疫和不明肺炎的爆發,對中共——當今中國「天災人禍」的總根源——而言,絕不是一個好兆頭。「走投無路」的中共,在2020年將有什麼樣的遭遇呢?一切皆有可能。

2019,中共是火上烤的一年,被烤得神志不清、驚慌失措、奄奄一息,政局全面惡化:草木皆兵,「向左轉」濁浪拍岸,社會控制極端化;當局左支右絀,進退失措,幾近喪失決策能力;強化「黨領導一切」,刀光劍影之間,內鬥呈現新態勢,已末路不遠。

前兩篇分別討論了中共社會控制極端化、暴力鎮壓傾向高漲與中共三病纏身、死前喪智問題,本篇討論中共趕製家法、詭異內鬥問題。

從「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到「走投無路」

進入2019年前夕,2018年12月18日,在滿篇陳詞濫調的「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習近平憂患滿懷的稱,中國未來可能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

當是之時,無法緩解的大陸經濟增長率持續多年下墜,中美貿易戰的出乎當局意料的開打與重大升級,無時或解的中共內鬥,使習當局疲於奔命。

而且,2019年又是中共的高度「敏感年」:中共竊國70周年、西藏事件60周年、六四事件30周年及迫害法輪功20周年。於是,2019年1月21日至24日,中共緊急召開省部級主要領導專題研討班,習當局大講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範化解重大風險。而稍前幾天,中共公安部長趙克志在全國公安廳局長會議上表示,要以防範抵禦「顏色革命」為重點,捍衛中共政權的政治安全。

2019年的「驚濤駭浪」果然是習當局「難以想像的」:官方數據的經濟增長率下墜到有記錄以來的最低點,「六穩」政策演變為「六不穩」現狀;中共的翻盤(5月初)和拖延(7月至8月),招致川普的雷霆之擊,中美貿易戰兩次升級,最終被迫大讓步達成中美第一階段協議。

更給中共意外一擊的是,原本意得志滿的強令林鄭修改《逃犯條例》,卻不想港人絕地反擊,英勇抗擊港警濫權濫暴,11月24日區議會選舉一改香港20餘年來建制派掌控的政治版圖,中共的邪惡無所遁形,以美國出台香港人權法案為標誌的國際社會對中共的反制空前強大。

以上三大事件,與中共的內鬥相結合,使中共的內鬥具有二重性,不僅是「利益之斗」,也是「政見之斗」,更加激烈、深化。美國官員曾向《大紀元》透露,習當局最大的擔憂是內鬥導致中共垮台。

貫通了這個軸線,我們就容易理解習近平2019年如下的一些重要表態的涵義:

——6月24日至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連續兩天開會、學習,習大講黨內各種「動搖黨的根基」的危險無處不在(注意是講「黨內」)。

——9月3日,習近平在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中青年幹部培訓班的開班儀式上大講「鬥爭」,新華社報導至少58次提到「鬥爭」一詞。(「鬥爭」誰呢?)

——10月2日,即中共竊國70周年大閱兵次日,中共黨刊《求是》刊發習近平2018年1月5日在中共中央委員、候補委員和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會上的講話稿。習大講,中國各個王朝都擺脫不了覆滅的宿命,中共作為一個大黨,要「敢於刀刃向內」,「防止禍起蕭牆」等等。

——10月12日,習在南亞訪問期間,打破慣例令人驚詫地對尼泊爾總理奧利說:「任何人企圖在中國任何地區搞分裂,結果只能是粉身碎骨。」(誰將「粉身碎骨」?)

對習當局而言,中共內鬥是「直接威脅」,廣大民眾唾棄中共是「基本威脅」,國際社會圍堵中共是「重大威脅」。習當局僥倖的是,「基本威脅」在2019年沒有大爆發。但「直接威脅」和「重大威脅」也使其夠焦頭爛額的了。

習當局以妥協和壓制兩手來應對「直接威脅」,以強硬基調加偶爾妥協來應對「基本威脅」(包括香港事件),以妥協基調加強硬手段來應對中美貿易戰,雖然坎特不安的、狼狽的走過2019年,但絕望的情緒四處瀰漫。

約2019年11月底,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林蔚教授(Arthur Waldron)接受英文《大紀元》專訪時表示,一個與習近平關係密切的中共高層幕僚告知:「林蔚,我們已經走投無路了,每個人都清楚這個體制已經完了,我們進了死胡同。我們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因為這裡處處是雷,踏錯一步就可能會粉身碎骨。」林蔚認為真正燒腦的問題是如何走出共產主義這個怪圈,他建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他的團隊,應該考慮準備如何應對中共垮台和多方勢力投誠問題。

林蔚認為,因為對現實缺乏正確的認識,根本不知道民間實際情況,現在的中共政府是想到哪兒做到哪兒,功能極度失調,解決方案更無從談起。

為「四中全會」過關的苦心安排

四中全會是2019年中共政壇的頭等大事。在2018年為取消國家主席限任制(最多兩屆)而增開一次全會後,反習勢力暗中集聚,政變的環境已經形成(詳見筆者2018年年底發表的《中共向「毛時代」回歸內鬥兇猛》一文)。因此四中全會一直遙遙無期。

召開四中全會是政治問題,不召開四中全會也是政治問題。習當局在如何召開四中全會上費盡心機。

第一,「整黨」。習早在2017年10月十九大上宣布要在全黨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真正召開卻在一年零八個月後,從2019年6月開始,以縣處級以上領導幹部為重點,為期半年,在全黨自上而下分兩批開展,「緊密結合黨中央部署正在做的事情推進主題教育」,「圍繞防範應對當前面臨的重大風險挑戰和突發事件抓好落實」。四中全會恰好在這次整黨期間召開(10月底),是精心選擇的時間。

第二,宣示軍權。習近平這個軍委主席可不想像胡錦濤那樣被架空,一上台就高舉「軍委主席負責制」的大旗,通過打軍老虎和軍改,牢牢掌控軍權。在中共歷史上,習還罕見的兼任中央軍事委員會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總指揮(中央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是共軍最高作戰指揮機構)。

2019年習宣示軍權的動作主要有二。其一,分別於2019年4月23日舉行海軍成立70周年海上閱兵與十一閱兵;其二,在2018年意外中斷之後,2019年習打破常規分兩次共提拔了17名上將,並在年底「緊前作業」出台《關於先行調整軍級以上軍官軍銜晉陞有關政策的通知》,力圖以「軍官職業化」來穩定軍官群體特別是高級軍官階層。

第三,趕製家法(「黨內法規」)。習當局遭遇的內鬥,其次有兩個層面。表面是習與各派政治勢力、各個山頭的廝殺(這是媒體和社會各界主要關注的),裡面卻是習與黨的對峙。這個黨早已全面腐敗、全面腐爛,習想「去腐生肌」,習想使這個黨重複生機,在2019年花絕大力氣急急忙忙編製家法。中共2019年每月開一次的政治局會議,只有5月13日和10月24日這兩次沒有「審議」家法。2019年中共已出台了十餘部條例,僅9月就印發了3部;未來兩年,據稱每年出台還將不少於7部。而據統計,2013年至2018年,每年印發的條例數量均少於5部(詳見筆者《趕製家法只為裹屍》一文)。

習趕製家法,是要以黨的正統自居。習以為要保住權力、壓制內鬥,必須先控制住黨;要控制住黨,就要先控制話語權,主導制定「黨內法規」。其實,這個黨早已死亡,習當局想復活黨雖然是徒勞,但卻因此與這個黨「杠」上了,與中共官員對立起來了,與全體黨員離心離德了,習成了孤家寡人。中共官員和黨員對習其實煩不勝煩,或者是看笑話,或者是怠政、不作為,或者是搗亂、亂作為。例證之一是:今年1月8日,習近平在「不忘初心」活動的總結大會向全黨喊話,黨章放床頭,不做「桃花源中人」。

第四,四中全會的主題設置。2019年08月31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終於決定十月召開十九屆四中全會,「專題研究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問題」。

為什麼專題研究這個?為什麼不專題研究經久歷年的經濟下墜、難解難分的中美貿易戰、正在激烈演變的香港局勢這些當前務急?

而且,6年前的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就已首次提出了「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並且把「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確定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

這6年來,大陸形勢越發惡化,中共政局越發混亂,亡黨危機越發深化,習當局施政越發無能,習個人卻越發集權。在這鮮明的對比中,習當局只能玩虛的、放高射炮,以假、大、空的議題來顯示自己的「正統」和「高瞻遠矚」、「抓綱治國」。

這種鴕鳥政策居然能使習當局僥倖過關,說明中共確實是死氣沉沉、氣數已盡了。

六件事揭示中共暗鬥

中共的黑箱政治、故作神秘,使外界難以詳盡了解中共內鬥,但也不是無跡可尋。2012年王立軍事件以來,遮住中共政壇的黑幕就被外界掀開了,中共政局走勢對明眼人而言已無神秘可言。

本文前面說過,當今中共暗鬥,即有「利益之斗」和「政見之斗」這兩重性(當然這兩重性也有相當大的重疊部分);也有表面的中共各派系之斗和裡面的習與黨對峙這兩個層面之斗,可謂錯綜複雜。

本文選擇如下六件事來揭示中共暗鬥。

其一,2019年5月初,中美經六輪談判接近達成的協議草案,被中共突然推翻;此後川普和習近平6月底在日本大阪達成的共識,也無法執行,導致中美貿易戰兩次驟然升級。

這是中共強硬派(網傳是韓正出面)的攪局。2019年12月,中美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後,美方談判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公開表示,貿易協議能否落實,主要是看中共到底是強硬派還是改革派在做決定。

其二,2019年9月4日香港特首林鄭突然宣布「撤回」修例,滿足了港人「五大訴求」的其中一項。而在前一天,中共港澳辦緊急召開新聞發布會,連放狠話,與林鄭的內部講話錄音內容完全不同調。其刺激港人、激化香港局勢的企圖近乎公開化。林鄭宣布「撤回」修例後,中共相關部門又異乎尋常的保持沉默。

另據2019年8月30日路透社報道,林鄭曾向北京(政治局常委韓正領導的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提交評估報告,提議正式撤回送中法案,但遭中共拒絕。

其三,中共中央候補委員、重慶第3把手任學鋒,在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閉幕當天離奇死亡。網上流傳出他是在京西賓館7樓墜樓死亡。任學鋒成為中共首位在中央全會期間離奇身亡的高官。身為中央候補委員,任學鋒葬禮也沒有安排在臨近的八寶山,而是捨近求遠降格到昌平,去找一個僅能容納200人以下的告別廳舉行,更讓各界感到蹊蹺。

其四,2019年11月2日,習的親信刀、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王小洪首次亮相其兼任的公安部特勤局局長。特勤局是公安部最新組建(或改組)的一個要害部門,負責警衛副國級官員以及外國訪華要人。更重要的是,外界普遍認為,未來中央警衛局會被特勤局接管。王小洪以公安部常務副部長身份兼任特勤局局長,將來很可能掌控所有副國級和正國級的保衛工作。而在特勤局局長之外,王小洪還有一個重要兼職,就是2015進京以來一直兼任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長。王成為羅瑞卿之後權勢最大的北京市公安局長,甚至超過清朝的「九門提督」。

其五,新疆機密文件外泄。2019年,中國的一名政界人士向《紐約時報》提供了403頁的內部文件。之後,一家美國非營利組織又於該年11月披露了新一批內部文件(共計24頁),揭露了當地拘留營的運作模式。總部位於華盛頓的獨立非盈利機構國際調查記者同盟牽頭對這些文件進行了調查,它匯聚了該聯盟的至少75名記者,以及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14個國家的17家合作機構。外部專家也審查了這些文件,並得出結論,認為它們是真實的。

其六,四中全會召開前,有傳言稱中共政治局常委將「7變9」,習確定了接班人等等。之後,12月15日,遭中共滲透的《世界日報》又刊文稱,中共高層連同習近平本人,已對下一屆接班人進行了內定,以應對可能的突然情況,諸如最高領導層萬一發生身體健康方面的意外等。陳敏爾和胡春華是黨內各派系認同的最佳候選人。該文稱,由於當前面臨的內外交困不斷加深,習近平思想及其執政路線在中共內部更加引起反彈和質疑,習在黨內的威望也不斷下降,這使得習近平萌生退下之意,並接受了各方建議。有論者指,在中共黨內公開討論最高層的「意外」是大忌,而只有習的反對派才希望其出意外,因此來自北京的放風因別有用意。

給習近平講兩個故事

2019年是中國的豬年,但大陸豬瘟卻大發作,豬肉價格大漲,吃豬肉竟成了大陸普通人的奢侈品。

2020年是中國的鼠年。但是,鼠年未到,鼠疫先來。2019年11月12日,北京確認有兩人被診斷患有鼠疫。5天後,11月17日,毗鄰北京的內蒙古自治區衛生健康委員會官網發布消息,錫林郭勒盟一名病人在化德縣被確診為腺鼠疫。

中央社曾引述消息說,內蒙、甘肅、寧夏、新疆、遼寧和吉林等北方省區300多個村被完全封鎖,村民不許進出,以防鼠疫擴散,村莊通訊也遭切斷,並有武警駐守。

雖然中共嚴密封鎖相關信息並造假信息,鼠疫這個曾經的「黑死病」,還是給2020年的中國罩上了一個濃重的陰影。

禍不單行的是,武漢2019年12月31日爆出不明肺炎疫情,短短几天內暴增至40多例。今年1月14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分析武漢肺炎疫情可能「有限度人傳人」,武漢當局15日即證實肺炎疫情出現首宗夫妻檔病例,在確診的41宗病例中,有一宗為夫妻先後發病。

中國人歷來講「天災人禍」。歲末年初,鼠疫和不明肺炎的爆發,對中共——當今中國「天災人禍」的總根源——而言,絕不是一個好兆頭。「走投無路」的中共,在2020年將有什麼樣的遭遇呢?一切皆有可能。

最後,本文想對習近平講兩個古希臘的神話故事。

第一個故事是如何清洗奧吉亞斯的牛圈。大英雄赫拉克勒斯拒絕了「惡德」女神要他走享樂道路的誘惑,而聽從了「美德」女神的忠告,決心在逆境中不畏艱險,為民除害造福。他在十二年中完成了12項英勇業績,其中之一就是在一天之內將奧吉亞斯的牛圈打掃乾淨。奧吉亞斯的牛圈糞穢堆積如山,十分骯髒。赫拉克勒斯先在牛圈的一端挖了深溝,引來附近的阿爾裴斯河和珀涅俄斯河的河水灌入牛圈,而在另一端開一出口,使河水流經牛圈,借用水利沖洗積糞。這樣,他在一夜之間將30年沒有打掃過的骯髒不堪的牛圈,打掃的乾乾淨淨。

第二個故事是如何解開戈耳迪之結。戈耳迪當國王后,用繩索打了個非常複雜的死結,把車軛牢牢地系在車轅上,誰也無法解開。神諭凡能解開此結者,便是「亞洲之王」。好幾個世紀過去了,沒有人能解開這個結。公元前334年,亞歷山大大帝進軍小亞細亞,看到了馬車上的這個結,有人把往年的神諭告訴他,他也無法解開這個結。為了鼓舞士氣,亞歷山大拔出利劍一揮,斬斷了這個複雜的亂結,並說:「我就是這樣解開的。」

習近平上台後,宵衣旰食,但19大以來形勢日壞,為什麼?路——保黨——走錯了。2020年,就走正路吧。讓「一切皆有可能」的「可能」,是個正面的結果。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