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憂武漢疫情管控已「崩潰、失控」 疫區居民趁鎖城前出逃

中國武漢連日來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大爆發,使得武漢市政府於周四(1月23日)凌晨採取「史上絕無僅有」的封城對策,自上午10點起關閉所有離境通道與全市的公共交通系統,禁止人車出入,也讓千萬居民變相進入隔離的狀態。

來自中國武漢的航班抵達日本成田機場後旅客進入機場大廳。(2020年1月23日)

中國武漢連日來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大爆發,使得武漢市政府於周四(1月23日)凌晨採取「史上絕無僅有」的封城對策,自上午10點起關閉所有離境通道與全市的公共交通系統,禁止人車出入,也讓千萬居民變相進入隔離的狀態。

疫情方面,截至周四晚間六點,全球已確診628例,17人死亡,中國確診共618例(死亡17例),澳門確診2例,香港確診2例;台灣確診1例;泰國確診4例、日本、南韓及美國各確診1例。

繼武漢後,湖北省黃岡和鄂州也決定封城抗疫。

然這樣的鎖城大作戰能否減緩疫情之擴散,而城內千萬人自身的健康權益如何得到保障仍有待觀察。

根據一名於封城前一刻、從疫區「出逃」的居民說,武漢當局從月初一開始的隱匿疫情、到對肺炎致死病患的草率處置、不透明,甚至到封城前一刻的機場檢疫工作都還是很鬆散,這讓他大喊,武漢官員「根本失職」,對疫情的管控也「崩潰、失控,太荒唐了」。

李先生(化名)住的地方距離疫情源頭的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只有幾公里,因為家中有年邁體弱的三位老人,他決定於封城前帶著老人搭機離開武漢,在其他城市躲疫情,過春節。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的電話採訪時說:「就是進武漢機場大門掃一下體溫,我都沒感覺做檢疫,我都覺得,他們是把最後一波人放出去,然後就封掉的這種感覺。」

武漢機場檢疫鬆散?

他說:「我下了飛機,接受了還比較嚴格的檢疫,而我居然在武漢沒有遭到檢疫!我到達了不重要的地區比重災區檢查得更合格,太荒唐了。」

李先生說,就連家中老人原本搭機該填的風險相關文件也從簡免簽,看得出當時武漢人就算感染肺炎,只要沒有出現發燒症況,要離境並不難。他說,周四清晨,整個城市最喧囂的地方就是機場,因為連同他和家人,機場擠滿了人,等著逃出武漢市。

李先生認為,武漢當局是到了疫情瞞不住了才被迫封城,如臨大敵。

他說:「它這不是積極,實在是因為前面的很多管制失當,因為武漢市政府的治理應對失靈,到捂不住了,出了大事了,它才成立了一個所謂的指揮部,今天的新聞說,調度了中部的戰區,你看,軍人都出現了。」

李先生說,一月初朋友圈就傳,武漢當局為了維穩,一度傳喚八名所謂的疫情造謠人士,其中包括一位做出疫情「類似非典」判斷的醫生。

本周陸續傳出尚滿慶律師的舅媽、干衛東律師的堂叔都因肺炎分別於周二晚和周三凌晨過世,院方在未確診、也未向家人交代死因前、就急忙火化屍體,對死者身後事的處置更欠缺透明度。

更早之前,環保團體自然之友的理事徐大鵬夫婦也是因為肺部感染,於十日內相繼過世,根據他們的女兒徐鑫磊近期向媒體透露,兩人病情惡化太快,根本來不及檢測是否染上新型冠狀病毒,而徐大鵬死前也未出現發燒癥狀。

李先生說,這些消息早在武漢官方發布前,就在他的朋友圈流傳,可見,官方隱匿病情的情節嚴重。

各酒店防疫口徑不一

而官方對防疫訊息的宣傳也看似不夠全面。

周四上午11點,距離重災區半小時車程的某飯店,仍向旅客保證可以搭的士入城、併入住飯店。

飯店的一位人員說:「進來的話,如果您沒有特殊的一些跡象,還是可以進武漢市的,對,您打車,打的士還是有的,是安全的,女士,您不用擔心,我們酒店正常上班,我們都是安全的。」

不過,位於重災區的武漢錦江國際大酒店則建議外來旅客,非必要,不要入城,且酒店內的房客大多都已退房,只剩下30-40位無法出城的長住客。

中國即將進入春節長假,由於害怕疫情擴散,許多人紛紛取消旅遊計劃,一向有30億人次的中國春節旅遊市場大餅,今年恐怕受到嚴重衝擊。

而肺炎疫情對武漢市乃至中國整體經濟和股市的影響,最終將取決於當局未來的防疫作戰成效,如果成效卓越,中國經濟具有的韌性可以使其快速反彈。反之,以2003年的非典經驗來看,就可能隨著疫情的擴散範圍甚至影響到中國以外的區域經濟。

旅遊業重創武漢首當其衝

澳新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楊宇霆說:「零售業、餐旅住宿業、交通運輸業可能『因疫情』受創,而影響到第一季度的經濟數據,但慶幸的是,中國經濟受益於與美國簽訂的第一階段協議、貿易部門整體業績改善,包括科技業也因有來自5G產品即將問世的支撐、而可望刺激第一季的銷售額,這些『利多』可望抵銷這新一波類似非典疫情所帶來的負面衝擊。」

武漢市的旅遊業首當其衝,幾乎全部停擺,可說是重災區。

武漢市近年來被稱為網紅城市,全年旅遊人次達三億人,旅遊年收入超過3,000億人民幣。以2019年國慶的十一長假而言,武漢一躍成為全國旅遊人次第二大、旅遊收入第六大的城市,當周內分別締造2,262萬人次和125億人民幣的旅遊收入,因此,這次春節假期,武漢市的旅遊業絕對損失慘重。

武漢大學經濟系教授游士兵在做出以上評估後說,如果疫情能在2月獲得有效的控制,武漢市的旅遊業、乃至全市的經濟損失可能只有一季度的衝擊。其中,製造業主要面臨來自封城期間、勞動人力調度的挑戰,高新技術產業、像是電子和光電產品業也許受到的衝擊會比服務業、農產品加工和物流業的衝擊小一點,但整體前景還是具有不確定性。

他說:「高新技術企業的這個人員絕大多數都是武漢市的常住人口,而農產品或是一些服務機構絕大多數都是外來人口、外來工作人員,而這些外來工作人員他們大部分都已經回到老家、離開武漢,那麼,他們未來可能進不來,無法回到工作崗位,春節過後,若出現人力短缺,就會影響到武漢市的製造業。」

游教授說,雖然鎖城,但他所在武昌屬非重災區,生活秩序仍然正常,但居民危機意識有所強化,人人都開始戴口罩上街或進超市採買。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