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駭人聽聞 藏區「平叛擴大化」的真實內幕

作者:
八十年代對「平叛擴大化」的糾正,很快就走向終結。「擴大化」的情節過於駭人聽聞,連參與處理的幹部也震驚萬分。當年參與鎮壓的幹部,特別是軍隊幹部,則向中央表示強烈抗拒對「平叛」的重新定性,於是,檔案被重新封存,再也難以為外界了解。

共產黨開槍殺人。(網路圖片)

「擴大化」到了瀕臨滅絕的地步

當代中國歷史中,一九五七年的反右運動,是一場人們已經議論得很多,卻依然議論得十分糊塗的事件。當文革後漸漸允許議論這一運動的時候,當事人大多還活著,史實並不複雜。不少文件逐漸解密,當事人在境內外發表了大量回憶和口述歷史。即使是按照大大縮水了的官方數字,當年打成右派的人數也高達五十萬,這些人後來統統「改正」了,也就是說,官方正式認定他們不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右派,只有五個人是例外,十萬分之一。這五個人不予「改正」,為的是要用來證明,當年打右派也有打對了的。既然有打對的,那麼反右運動本身就不能說錯。於是,一九五七年反右的問題,只是「擴大化」了而已。

不過,大部分中國人至今還不知道的是,差不多在同一個時期,在中國西南西北,以藏區為主的地區,發生了一場更為血腥、更為慘烈的「擴大化」,那就是至今仍然遮遮掩掩的「平叛擴大化」。

一九五五年和一九五六年間,隨著大陸城鄉一系列政治運動的深入,中國政府在藏區的政策發生了一個轉折,開始將大陸的土改和合作化運動推行到藏區。在藏地農牧區的土改和合作化運動,先從西藏周邊川滇甘青藏區開始。這一名之為「民主改革」的運動,包含中共建政之初在大陸進行的土改、反右、鎮反、合作化等,並將之壓縮在同一時間內進行,不可避免地激起了藏人的反抗。中國政府調動軍隊鎮壓,釀成一場國家軍隊鎮壓邊疆地區少數民族的戰爭。這場戰爭始於一九五六年初春,結束於一九六二年秋,歷時六年半。當時的解放軍十二軍區中,有八個不同程度參與。作戰過程中,解放軍動用了步兵、炮兵、騎兵、空軍、裝甲部隊、摩托部隊、防化部隊等兵種,參戰兵力累計達二十三萬五千左右。

在這場戰爭中,不僅發生了針對藏人農牧民不分青紅皂白的濫殺,更在每次作戰後由上級下令濫捕濫抓,槍殺俘虜、導致很多地方藏人部落男性青壯年驟降到瀕臨滅絕的地步。

「死也要讓他們死在監獄裡」

一九五八年四月九日,青海省委書記高峰在省公安工作座談會上說,「有些人雖然沒有現行破壞活動,但可能是危險分子,可以採取秘密逮捕的方法,把他們搞起來,要搞得很藝術,誰也發現不了;要採取多種多樣的辦法,如讓他們打架、互相告狀、扭送等等。把危險分子都搞掉了,社會問題就少了」;「誰叫他們在這個時候(大躍進)搗亂,把他們抓起來,一個不放,死也要讓他們死在監獄裡。」這一招叫做「防叛」。甘肅的甘南藏族自治州規定對二十一種人可以逮捕,而且「對已捕獲的俘虜一個也不能釋放,未捕獲的應想盡一切辦法追捕歸案」。該州在兩年內將藏人總人口百分之八點六關進監獄。

就像一九五七年反右有指標一樣,「平叛」時抓人也有指標。這個指標經常高得離奇,而且總是超額完成。以青海省玉樹州為例,青海省要州里抓二千到二千五百人,州委告訴下面說:「捕錯了州委負責,漏掉了下面負責。」後來的官方州志披露,共抓了二萬二千七百八十多人,超額十倍。青海省委一九八一年給中央的報告中承認,僅一九五八年所抓的人,就佔全省蒙藏總人口的百分之十左右。這年在青海發生了幾場大規模「戰役」,大量男性青壯年死於衝突或者逃亡。這百分之十其實就是把藏人部落里尚存的男性青壯年一網打盡,其中很多人死於監禁,再也沒有回來。甘南部分地區分配的抓人指標甚至超過了當地成年人的總數。

在地廣人稀的青藏高原上,藏人必須依賴其歷史上形成的部落群落和寺廟體系,才能夠互相幫助,抵禦災荒。那裡和漢地不同,城鎮遙遠,交通不便,沒有地方可乞討要飯。「平叛」戰爭和濫捕濫抓,使得藏人家庭和部落在後期的大饑荒期間失去了抵禦災荒的能力,大量人口死於大饑荒。一九五九年五月青海省海南平叛指揮部的報告中說,「雙龍溝拉毛德打柴時,遇到六個叛匪問:投降殺不殺?她答:『回來沒吃的,不殺掉也要餓死』。該鄉去年十一月(按:一九五八年十一月)至一九五九年初已病死三百一十九人,佔全鄉總人口的百分之二十四點七,群眾反映是餓死的」。

用「擴大化」掩飾合法性

一九八一年,時任中共青海省委副書記的藏族老幹部扎喜旺徐向鄧小平上書,要求解決青海省一九五八年「平叛鬥爭擴大化問題」。此後,五省區開始組織專案組,開啟舊檔案,重審一九五六──一九六二年戰爭中捕辦者的案件,對「錯捕錯判」者「平反、改正」。「捕辦」包括逮捕、判刑、拘留、集訓、勞教等;「改正」包括宣告無罪、改判、減刑。根據地方志中的資料統計,「平反改正」比例最低為四川甘孜,為百分之三十五;最高為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和甘肅天祝藏族自治縣,這兩個地區的「叛亂」案是當地幹部人為製造的,共導致一萬二千九百七十人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這兩個案件後來均被宣布為「冤案」,涉案人員全部平反,也就是說,這兩個地區的「平反率」為百分之一百。

青海玉樹、果洛、黃南這三個鎮壓最嚴重的州,「平反」率分別為百分之九十八點五二、百分之八十三點六、百分之七十一點六四;海北州為百分之七十六點七二。甘南的平反率達百分之九十八點五。西藏自治區相關資料尚未解密,因此,根據現有資料無法統計出藏區總的「平改」數據,也無法得知被捕辦藏人在獄中死亡的總數,能夠確定的只有青海,該省捕辦人數中的百分之四十四死在監獄中。甘肅省委承認有大量被捕人員死在獄中,但未透露數據。

青海省委一九八一年給中央的報告中透露,該省共捕辦五萬二千九百二十二人,其中四萬四千五百五十六人被「錯捕錯判」,占被捕人數百分之八十四。獄中有二萬三千二百六十人死亡,另有一百七十三人被「錯殺」,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五十二點六,其中三千三百人死在「集訓班」。

八十年代對「平叛擴大化」的糾正,很快就走向終結。「擴大化」的情節過於駭人聽聞,連參與處理的幹部也震驚萬分。當年參與鎮壓的幹部,特別是軍隊幹部,則向中央表示強烈抗拒對「平叛」的重新定性,於是,檔案被重新封存,再也難以為外界了解。大多數國人至今不知道,那些被稱為「叛匪」的藏人早已平反;中國政府亦未向藏民族道歉。

在中共看來,「平叛擴大化」就像「反右擴大化」一樣,錯的都只是「擴大」了的那部分而已,「平叛」和「反右」本身,是當年的決策者和參與者以及他們的繼承人死也不肯認錯的,因為這牽涉到共產黨的理論、綱領和意識形態,牽涉到中國的政治制度本身,也牽涉到中共的統治合法性。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