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右派

毛澤東是「反右派」運動的罪魁禍首
2020-09-22

1956年4月28日,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提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煽動大鳴大放。1957年1月在省市委自治區黨委書記會議上明確指示:「對民主人士我們要讓他們唱對台戲,放手讓他們批評······梁漱溟、彭一湖、章乃器那一類人,他們有屁就讓他們放。讓大家聞一聞,是香的還是臭的,他們要鬧,就讓他們鬧夠。多行不義必自斃。我們對待民主人士,有一些讓他暴露,後發制人!」

一代上海歌仙陳歌辛
2020-09-21

 https://twbbs.aboluowang.com/thread-1097255-1-1.html

右派 他們慘受株連的妻兒們(圖)
2020-09-09

55萬中國人被打成「右派」。一些右派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圖為中共的批鬥會。(網絡圖片) 當年中共反右,災難禍及右派妻兒,造成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少幼失怙、親情撕裂的亊,罄竹難書,60年了,積我心上的血淚,難被歲月磨滅。筆之於書...

當年毛澤東憑什麼確定反右派的百分比
2020-08-30

毛澤東雖然數學不好,但在他的文章和講話中,卻有一個特別突出的現象,就是他喜歡用百分比來概括自己描述的東西,這個習慣伴隨了他一生。看毛澤東的指示,始終不理解他的這些具體數字的比例是根據什麼想出來的。

留美歸國博士的敢言重炮精彩演講
2020-08-26

西南師範學院的老師董時光是留美教育學博士。因大量發表反對美國出兵朝鮮,支持共產黨和毛澤東的激烈言論,被美國聯邦調查局作為親共危險人物,1955年被驅逐出境。回國時,周恩來親自迎接他。他是四川墊江人,一門三兄弟都是國內外著名學者專家。當時幾所...

難以承受之重 一張大字報的帽子險些把我壓垮(組圖)
2020-08-21

一張大字報,揭發我「公然污衊偉大的領袖毛主席和宋慶齡有性關係」。(網絡圖片) 如夢令・春早 萬紫千紅春早,蝶舞鳥鳴魚跳。搖曳遇驕風,一夜葉黃花老。青草,青草,折斷楚腰多少? 「反右」步伐踏進新疆,要遲三個月到半年;...

她傳播揭露蘇聯黑幕的《秘密報告》 毛怒了(圖)
2020-08-15

而今70後出生的人,誰也不知這個人了?可在上世紀五十年代,這個人民大學新聞系的女生,卻是個才貌雙全的倩女,紅過今日的一流影星。就因為她把美國記者安娜・路易絲所寫的,揭露蘇聯黑幕的《秘密報告》在大學中傳播,而惹惱了老毛,欽定她為「極右份子」,也是中共至今不給予「改正」的「右派」。一直飄泊海外,終身不讓其歸國……

敢曝蘇軍強姦婦女被扣極右帽子(圖)
2020-08-15

我生於1935年,1957年被當局羅織罪名,強行扣上「右派」帽子,遭受22年的屈辱折磨。 回想自己被迫害的過程,更加認清了「反右運動」的荒謬、無理、反人民性。 我家世代居住在瀋陽市南塔村。南塔村的位置在瀋陽方城大南門外,順著大南...

夾邊溝、峨邊墳 抹不掉的罪證(圖)
2020-08-08

夾邊溝,那囚禁3千右派的勞教營遺址,90%被改造成白骨的罪孽,已被圈為禁地,紀念碑被搗毀,地窩子地牢(地窖式監房)正被填埋。當罪證被抹去時,激怒了廣州中山大學勇敢女教授艾曉明,她幾次奔赴甘...

《往事微痕》:討飯十年的地下黨員 一門三右
2020-08-07

我叫俞雪吟,同丈夫潘惟琦雙雙劃為右派。他曾是一名地下黨員。中共能夠取得政權,與「隱蔽精良、伺機待起」的地下黨分不開。 一、一家三右苦不堪受 1957年,毛澤東號召幫助共產黨整風。惟琦對至好教友說過:「要做包青天,與官僚主義作鬥爭...

忘不了南京街頭驚心動魄的一幕
2020-08-03

1970年元旦前後,我父親從五七幹校回到南京,得知我已摘帽並回到家鄉,要我到他那裡小住,養養身體,我便到了南京。 一天早晨,妹妹買菜回來,不安地悄悄對我說:「今天要槍斃一批罪犯,布告貼出來了,有像你這樣的右派份子!」我心中一震...

自解佩劍:反右前知識份子的陷落(圖)
2020-07-28

反右對大陸知識份子來說猶如平地驚雷,似乎是毛澤東聖心瞬逆。其實,這場運動不僅源自特定的中國政治環境,也源自當時的社會基礎。反右前知識份子整體左偏,所持守的人文價值嚴重傾側,乃是反右得以爆發不可或缺的社會土壤。從社會態勢上說,若無19...

「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作者下場有多慘(圖)
2020-07-22

李劫夫是中國近現代作曲家,曾為共產黨創作了幾千首用於給洗腦的政治歌曲,包括大量的毛澤東詩詞歌曲和毛澤東語錄歌曲,最為著名的就是曾風行一時的《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文革期間,他與妻子被關入「學習班」審查了五年多,直到「四人幫」被打倒之後的1...

夾邊溝集中營 傅作恭等三位留美科學家慘死(圖)
2020-07-01

夾邊溝是中共大躍進和反右運動的一個縮影。(網絡圖片) 傅作義胞弟傅作恭等留美科學家在夾邊溝這座人間煉獄之中,受盡折磨和飢餓慘死。短短三年,三千名「右派」知識份子只活下來了三百人。在當代中國,夾邊溝可以說是中共大躍進和反右運動的...